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三三四章祸起

作者: 闲听落花  |  更新时间:2012-12-15 14:23  |  字数:49299字

诚王深吸了几口气,几步跳上台阶,顿住脚步,又深吸了口气,闭着眼睛缓缓吐出,平复着激动的心情,跟着内侍进了殿内。

周景然大步流星的走到最前头,恨不能一步跨进睿思宫,内侍躬着身子,小碎步挪得极快,紧跟在周景然身后,汤相、严相拎着袍子,一路小跑的紧跟在内侍后头,殿前都指挥使曹成彪大步跟在严相后头,一行人往睿思宫疾行而来。

在离睿思宫几步远的地方,周景然迎头撞到了程贵妃,忙上前扶着满脸是泪的母亲,汤丞相和严丞相对视了一眼,悄悄的往后退了两步,又退了两步,曹成彪一边看着周景然,一边瞄着两位丞相,跟着往后退去。

程贵妃仰头看着儿子,用帕子急急的拭了拭眼泪,低低的说道:

“诚王在里面,皇上让我放心,宫里头你放心,赶紧去吧。”

周景然一颗心落了下来,眼眶微微缩了缩,轻轻的‘嗯’了一声,低声叮嘱道:

“母亲小心”

程贵妃点了点头,往后退了半步,仰头看了眼儿子,转身扶着女官的手上了轿子,径直回去蕴翠宫了。

周景然站的笔直,片刻,转过身,看了眼离自己十来步远的汤相等人,冷着脸,转身疾步进了睿思宫。

睿思宫院子里站满了低头垂手的内侍,正殿门口,四名贴身内侍垂手守着,见周景然和汤丞相等人进来,守在最外面的内侍急忙迎到院子里,躬身见着礼,低低的禀报道:

“景王爷,皇上还好。”

周景然闭了闭眼睛,长长的松了口气,汤丞相抬手抹了把汗,皇上大事还没交待,这会儿,可什么事都不能出啊。

四个人正心神不宁间,只听到殿内一声暴喝,诚王的怒吼声清晰的传了出来,周景然眼睛骤然凌利起来,点着门口的内侍,厉声吩咐道:

“快进去侍候皇上”

守在门口的四个内侍一涌而入,在门口挤成一团,硬生生的挤了进去,周景然正要往里冲,诚王怒气冲冲的疾冲而出,曹成彪反应极快,一个健步冲到周景然面前,紧盯着诚王,将周景然护到了身后,诚王脚下微微顿了顿,眼里冒着火,喘着粗气狠狠的盯着周景然一眼,大步留星的出了睿思宫。

周景然也顾不得理会诚王,几步上了台阶,冲进了殿内。

殿内床上,皇上直直的躺着,太医们已经都进来了,王太医半跪在床前,满脸冷汗的诊着脉,周景然扑到床前,看着面色青白,晕迷不醒的皇上,悲从心起,伏在床上痛哭起来。

汤丞相和严丞相对视了一眼,一起转头紧盯着宋医正,宋医正紧张的喉结滚动着,喉咙干涩着,勉强挤了几个字来,

“皇上体虚,不敢用针,不知道……”

汤丞相上前几步,紧紧捏着宋医正的胳膊,压低着声音,焦灼异常的说道:

“无论如何,得让皇上醒醒得醒醒”

宋医正急忙点着头,不停的点着头,严丞相上前扶着周景然,低低的劝道:

“王爷这会儿先别哭,得您主持大局呢,这宫里得先封了。”

周景然直起身子,满脸汗水的转头看着侍立在床头的内侍总管,点着严丞相吩咐道:

“我心乱的很,这睿思宫,这宫里,你听严相差遣。”

内侍总管立即躬身答应着,转过视线,征询般看着严丞相,严丞相往后退了几步,叫了内侍总管过来,低低的吩咐了一会儿,内侍总管答应着,转身出去安排了。

曹成彪站在周景然身后,转头看着几个人,想了想,往周景然身边挪了挪,低低的建议道:

“王爷,下官要不要出去安排安排?”

周景然闭着眼睛长出了口气,

“嗯,你听汝南王世子安排吧。”

曹成彪暗暗舒了口气,长揖答应了,悄悄退了出去。

几个太医轮流给皇上诊了脉,聚在一处,嘀嘀咕咕商量了片刻,宋医正过来,躬身禀报道:

“王爷,皇上身子极虚,刚才是火急攻心,一时晕了过去,这会儿若用针,只怕皇上承受不住,要不……先……等一等,略等一等,一会儿也许能醒。”

宋太医紧张的口气起来,周景然侧身坐在床沿上,眼睛盯着晕迷的父亲,闭了闭眼睛,算是答应了。

几个人心急如焚的守了两三个时辰,皇上呼吸平缓了些,可却没有醒过来的样子,汤丞相焦虑万分的看着同样焦虑万分的严丞相,两人往殿角挪了挪,凑到一处嘀咕了几句,严丞相走到周景然身边,低声建议道:

“王爷,不能拖了,得让皇上醒醒,用针吧。”

周景然悲伤的看着晕睡不醒的父亲,呆了半晌,才迟缓的点了下头,宋医正转头看着王太医,王太医苦笑着低低的说道:

“宋大人,还是你吧,我这腿都软了。”

宋医正硬着头皮走到床前,接过胡太医递给过的银针,调了几回呼吸,捏着银针,稳稳的扎进了皇上头上的大穴,汤丞相和严丞相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里,紧紧盯着皇上的脸,周景然紧握着父亲的手,心痛的看着父亲头上的银针越来越多。

银子一根扎进去,旋动着,又拔出来,片刻功夫,宋太医后背就被冷汗湿透了。

皇上猛然抖动了下,突然吐出口气,睁开了眼睛。

周景然急忙站起来,半跪着扑倒在皇上床前,

“父亲,你醒了?”

皇上闭着眼睛,慢慢吐着气,任由儿子握着手,聚了一会儿力气,睁开眼睛,看着探头看着自己的汤丞相和严丞相,极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