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七百五十一章 尾声

作者:寒香寂寞  |  更新时间:2016-05-18 02:32  |  字数:3057字

?下一页

十月十七日,是恶魔岛开门之日,五国之土上,诸宗诸地,但凡获得魔族邀请函的人,都会有光门大开,引入恶魔岛。

早在这之前,各邪道人马,大小宗派都赶往七大宗门所在地。

虽然每个获得邀请函的人在各地都能有光门出现,但是众人都清楚,这一场恶魔岛圣典不止是提升修为的机会,同时也是诸宗争峰,夺取第一的机会。

谁能够站在其他宗门的头顶上,就能够一统天下。

结局未出,谁也不知道哪个宗门能获胜,但当然,各国的大小宗派都赶往各国魔使所在的宗门,集思广益,以献忠诚。

这原本该是一场浩大的盛宴,亦是大喜之极的日子,大家应该在各宗魔使的领导下进入恶魔岛。

然而,这日近时,各宗魔使却突然失踪了,以至于光门大开时,还是各宗宗主当机立断,想着可能魔使有事外出,应该在他处。

所以,各国人马在没有魔使带领的情况下进入恶魔岛。

这一进去,却发现魔使们并不在场。

若只是一国一宗,虽会引发不少的猜测,但大局尚稳,甚至很多人都会认为这是大好事情,毕竟,宗门魔使未现,那就少了个对手。

然而众人却惊恐的发现,二十一个魔使全都没有出现。

原本魔族麾下的童子们是来带路的,不曾想到魔使们都未出现,吃惊之余连忙赶回去通报。

巨大的恶魔浮岛悬浮在天际之颠,弦月触手可及,群星闪烁如烛火。

在漆黑如墨的大宝殿中,五个魔族盘膝而坐,神色都透着些凝重。

“只怕是扎鲁干的。”

其中一个头生牛角,一脸黑炭色的大汉沉声说道。

“那扎鲁竟能够在这么快的时间里修复好心脉?而且,巫山和宝骖修为都不低,居然会被他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

另一个三眼大汉质疑道。

“当年我黑冥率领三百精锐追杀扎鲁,却被他杀得一人都不剩,我也只是留了一口气这才恢复过来。所以,以他的本事恢复好修为,并且偷袭,倒也不是什么不合理的事情。”

居中的那个独角男子说道。

“没想到扎鲁居然藏在暗处对付咱们,不过,既然知道他的主意,倒也不怕。眼下之计是夺取半界大权,只待今日大典之后,便可实施计划了。”

另一个身着黑袍,如同影子的魔族说道。

众人都点点头,这时便见几个童子突然赶了过来,将魔使失踪的事情道了出来。

“什么?魔使全都没来?”

几个魔族都是大吃了一惊。

“不对劲啊,邀请函上的阵法足以在任何险境打开通道,而且,一旦触摸了邀请函,即使东西不在手上,也可以打开通道。”

三眼魔使揉起额头来。

“莫非——都被干掉了?”

黑影沉声说道。

几个魔族心头都是咯噔一声响,然后,黑冥便沉声说道:“那咱们就看看吧。”

魔族们都点了点头,一个个微微闭目,他们早在灵血器上布设有一缕灵识,如今意念一动,自可清楚器在何地。

待到众人不约而同的一睁眼,脸色便是一沉。

“居然全都被拿下了……”

半晌后,黑冥才说了句话。

“那小子竟如此厉害?听说在圣仙岛上,听经十四卷,硬是按捺着没有飞升,论修为说是半界第一倒是真不假,但短短时间能够做到这点还真是让人惊叹呐。”

牛角大汉说道。

“确是小看了这小子,看来,咱们现在是腹背受敌啊,要想在选出二十一个人来代替这些魔使却是不容易。”

三眼大汉摇了摇头,也不免愁上眉梢。

“看来,这一局是他们胜了。”

黑冥则长长叹了口气。

这般一说,几个魔族也都跟着叹了下。

事到如今,正道势力已昌盛不倒,再在这里磨蹭下去,还不如另寻个地方再谋大局。

反正,象半界这样的属地,那可是数以万计呢。

黑冥慢慢站起身来,眼神中闪过几分厉色,冷笑道:“那小子不日即将飞升,这笔帐总有和他清算的时候。”

众魔族也都点点头,眼中皆是杀机。

很快的,关于七大宗门二十一魔使被李默所擒的消息从万象城火速传开,一时间震撼半界诸宗,消息所到之处,无不是邪道闻风丧胆,正道欣喜若狂。

随着李默擒魔之策的传出,又引起阵阵波澜。

消息传至九玄天时,夏侯鹰呆坐在宝座上,愣得久久未语,最近经由休养,又在圣仙岛获得了不少好处的夏侯尚德,听得这事情又吐了一桶血,直是卧床不起。

与此同时,李默一行则乘坐着无根岛一路北上而去,直到回到了武极宗,稍作停留之后抵达了燕皇门。

李默回归,自然引来诸宗崇拜,燕皇门里设宴席千座,庆贺了整整十日。

诸魔使被擒,恶魔岛盛典也因为魔族之言而停止,失去了魔族支撑的邪道也知道大势将去,不久前还叫嚣着攻打正道的大小宗门都突然哑了声。

收复半界之土,再无障碍。

与此同时,有消息传来,李默将在不日之后飞升。

一石激起千重浪,更多的人朝着燕皇门赶去。

这日,风清云淡,在燕皇门最高峰的绝顶峰头之上,诸宗人马汇聚,密密麻麻的沿着山顶蔓延开去。

这里本是祭天之所,高可摸云彩,如今云淡了些,但视野更是辽阔。

李默站在祭台之前,负手仰望长空。

身边,苏雁诸女俏然而立,美如画卷。

小黑、小金等人环于四周,在李默脚边上,雪球也昂着头望天,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似的。

在外围的地方,无根岛上诸人、燕皇门、武极宗……一个个熟悉的宗门,一张张的熟悉的面孔,此刻都按捺着激动和期望。

论其中最激动者,却莫过于云天门的人了。

作为李家弟子,李默入云天门时不过区区凡土支族子弟,未入五服,当初入门时便搅动风云,让人担心于他的前程性命。

刚若易折,小小年纪,无权无势却对上秋水宗这样的大宗门,让人不免扼腕叹息。

但谁也没想到他就这样硬打硬闯,劈荆斩棘而来,如同一颗彗星,以惊人的速度崛起。

短短几十载,步步登天,直到如今站在着巍峨山顶之上,让所有人都要仰望。

“我先走一步。”

回过头来,李默细看着诸女,嘴角含笑。

“恩。”

苏雁轻轻点头,眼眶却不由得一红。

是为李默即将飞升成仙而激动,亦是为他可能遭遇的风险而担忧,更是为这短短几十载的相处而相似莫名。

她如此,柳凝璇、宋舒瑶、龙嫣和秦可儿亦是如此。

四目相触,是情思连连,永不相断。

从相知相识到长厢厮守,多少浓情,几番相思,如今又到分别之时。

李默心头按捺着涌动,他是多舍不得和她们分别呀,但事已不可阻止,他能够感受到体内的波动,天地的召唤。

他目光移动,落在其他人身上。

翼王、镜魂、宋北风、朱孝廉……一个个人,一片片记忆,皆如走马灯般在脑海中流走着,而他目光对视的人,亦都用激动的眼神回望过来。

不多时,九天之上突然云雷滚滚,呼啸的山风似乎要将山脉上的林海连根拔起般。

白日突成黑夜,闪雷划破长空,一种震慑人心的威压自九天而来,压得众人喘不过气来。

轻轻吸了口气,李默化作一道虹光冲天而起,紧接着又是一道白光尾随而上,却是雪球。

一人一兽,没入天际,和那雷光撞击在一起,化作无数星光灿烂,同时也留下了名留千古的传说。

,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