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二百二十八章毁灭地狱之门(大结局)

作者: 旒苏洛痕  |  更新时间:2013-01-23 23:40  |  字数:5723字

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记住哦!..辉夜生气的样子,墨隐众人虽说不常见但也不是没见过,但像如今这种置对方于死地的打法倒也算是不多见,至少大部分时间辉夜秉持着能辅助绝不攻击的想法站在队伍的最后方。om*...

照白小兔的说法,那就是一个字“懒”呗,不过作为大神的辉夜当然是一次都没有附和过白小兔的这种说法的。一下子从辅助型奶爸升级到了火炮手,众人突然发现自己的血量很没有安全感,于是在辉夜得理不饶人的一再进攻清崖的同时,其余人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各个都退后到了风清浅昏迷躺着的地方,美曰其名这是为了保护嫂子的师傅大人。

暂且不提墨隐其他人心里的那些小九九,白小兔在见到辉夜力战清崖,又看了看旁边昏迷不清、体内仙魔两气交替的风清浅,咬了咬下唇,拿起了双剑,大喝一声:“奶爸,我来帮你!”就毅然决然地加入了战局。

二对一,再加上一开始清崖对战辉夜的时候就不算是示弱,此时两个人对战起清崖来倒是让对面的清崖感到了一丝丝的压力。

“不错,有趣有趣。”清崖的脸色依旧没有任何的改变,眼神中倒是透露出一丝丝的兴趣,手上的动作却是再度发生了变化,左右双手全都出现了数张符纸,下一刻几道符纸分别冲向了辉夜和白小兔,而最让众人惊讶的却是不同的符纸就连法术也是不同的。

“筱白,小心!”辉夜面对的符纸数量犹在白小兔之上,可见相比起白小兔。他在清崖心目中的危险度更高。但即便如此,辉夜却还是抽空提醒了白小兔,显然在他看来对方的安危比自己更加重要。

白小兔哪里会不知道辉夜心里的想法,感动之余也提醒道:“奶爸。不用管我。你自己小心。”说完,就好似是想要证明这句话一般,她手上的双剑立刻舞出了一道道的剑花,当然可别小看了这一朵朵虚幻、看似脆弱的小花,很快它们就组合成了一道道防御墙迎向了清崖的法术。

这个技能是白小兔最近领悟的,好像是因为其中两个技能到达了等级便衍生出了这个技能,就实用性来说自然是非常的好。看着白小兔的这个招式,辉夜松了口气欣慰地点点头,而清崖则是双眼微睁。似是也没想到对方还有这么一招。

相比白小兔那边技能的绚丽,辉夜面对数量更多的法术,招式却是更为的简洁。只见他身影在原地微闪了几下,下一刻就地往旁边一滚就引得几个法术在半空冲撞在了一起,消散了。

“好!”率先对辉夜这个举动喝彩的不是墨隐这边的家伙们,反而是清崖,他饶有兴趣地看着辉夜,笑着说,“小兔子不赖啊,这眼光果然没的说。”虽说是盯着辉夜在看,但话却是对着白小兔说的。

“要你管!”白小兔呲牙咧嘴地瞪了清崖一眼,随后和辉夜对视一眼。两人极有默契地同时发动了攻击,不过相比起之前的两人各自为政,显然此时他们是在配合了。om~

白小兔主攻,手提双剑笔直向着清崖冲去,清崖只是微微一愣就反应了过来。手中的符纸再度悄无声息地出现。只是他能如此顺利地就向白小兔出手吗?当然自然是否定的,别忘了旁边还有辉夜这家伙在虎视眈眈呢!

辉夜手里的扇子虚空中连点数下。下一刻清崖就明显感觉到来自于自己左后侧的威胁,撇过头就见几道落英顺着玄奥的路线向他袭来,而就这一刻的耽搁,不仅让他措施了攻击白小兔的机会,同时也让白小兔和辉夜完成了一次前后夹击的攻击战术!

其余人要不是因为此时时机不对,都要忍不住鼓掌来称赞下这次的精彩对局了。可是谁知是不是他们之前太空闲了的关系,辉夜只是淡淡瞥了他们一眼说:“你们在楞着做什么?”

“老大,我们哪里是发愣,是在……”观战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虎振雄威就被一旁的茶具兄捂住了嘴,显然除了虎振雄威这个傻大个,其他人此时可不想去碰辉夜这个大钉子。范泛书生似乎有些明白了辉夜的意图,趁众人都没有开口之际问道:“我们要做什么?”

“破门。”辉夜想也没想直接说道,有他和白小兔在这里牵制住清崖的行动,接下来其余人自然要趁这个机会去破坏那个该死的地狱之门啦!其余人互相看了看,从彼此的眼中都看出了这一次的机会,想也没想都点了点头,下一刻众人各自行动了起来。

人妖和藤叶靠着自己的速度优势率先一步向着地狱之门跑去,为后门的人做起了探路的铺垫。剩下的人自然是在躲开清崖的同时,慢慢地向着地狱之门接近。只可惜清崖很快就发现了他们的企图,毫不在意地笑了笑说:“你们以为会有这么容易吗?”

说着的同时,他的身子在半空中扭过了一个诡异的弧度,竟是准备朝墨隐的其他人所在的方向攻击而去。当然正如他自己的话应验在了自己的身上,辉夜和白小兔毫不示弱地堵在了他前进的道路上,白小兔挑了挑眉说:“当然没这么容易,你的对手是我们。”

“还有我。”一道清冷的声音在清崖的背后响了起来,不知何时风清浅已经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只是看了一眼场中的形势她就隐约间明白了什么,神色复杂地看向了清崖,但最终她却什么也不说。

看着风清浅的苏醒,最惊喜的人倒是白小兔,她开心地说:“师傅,你没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