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四十四章普通航班

作者:冷酷社会  |  更新时间:2014-03-17 06:48  |  字数:2921字

屋子里空荡荡的,所有值得回忆的东西都被潘红升塞进了行囊。

摸摸自己电脑显示器,上面满是尘土。

他也记不清自己多久没扫去这些岁月的灰尘了。

“真的要走?”苏雅不知道何时出现在门前,轻轻咬着嘴唇……

潘红升没有回答,随手按了一下电话答录机。

“小潘?你在?听到这则留言之后立刻收拾东西,你杀死国安组守卫的事情已经被搞大了!我只能拖延时间,你快点走吧!”

答录机在“滴”一声后发出刺耳忙音,屋子里一阵寂静。

“咕咕哒!”窗前鸟笼里的画眉紧张不安的鸣叫着,似乎也感受到了气氛的压抑。

潘红升收拾行李的动作迟缓下来,他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苏雅,似乎双眼就像是一台照相机,要把这个女人的影像全部拓下来。

“我和小雪商量了,国外的生活我们还……很不适应,我们还些亲眷年纪都大了,我们走了他们怎么办?”苏雅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不看着潘红升。

“没事,我懂得。”潘红升微微一笑,笑容中却带着几分凄楚:我不会强迫你们做任何事,以前不会,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

苏雅捂着嘴巴离去,走的步子很乱。

潘红升拿着行李径直上了汽车。

117次航班,空旷的机场。

没人送我。

老爷子给我起名潘红升,寓意是让我步步高歌猛进,福星高照,步步高升……很浅显易懂的名字。

但我很显然一直没有遵循他老人家的意愿,一直以来都是离经叛道,即使是在象征着最高执行力的国安组,我也没有收敛自己的性子。

我曾经对自己此时的境遇不满,认为自己为这片土地,这个国家这些人们做了那么多事,理应享受更多,约束更少。

但是从那些死难守卫的葬礼归来,让我想明白了很多。

即便是再平凡的人,也有家人,孩子,朋友……也有属于自己的生活和世界。

不能因为自己强势就把别人的世界肆意践踏,别人的一切剥夺。

我以前一直以为自己做的很对,自己拯救了一切,但从哪些被我杀死的警卫家属眼里,我看到了绝望。

对于他们来说,家人就是一切,我已经毫无怨言。

我试图劝说自己想开点,却没有成功,这次就连花妖都没法让我释然。

说起花妖,我还真没想到这丫头偷偷喜欢上我……我一直遵循着“不能把手下的女人变成手上的女人”这个准则,但这次看来要破例了。

“要不要我送你上飞机?对不起直通航班已经没有座位了,我买的是普通航班,会慢一点。”脸色微红的花妖看我的眼神意味深长。

或许她有点可怜我?没想到自认为遍地都是红颜知己,到最后只有她一人形影不离?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烟,或许只有在花妖这个女人面前他才可以毫无忌惮的在车里抽烟。

昨天的一幕幕伏在脑海里翻腾:

“佳佳你知道的,她为了跟自己的妈妈在一起连留教的机会都不要了……还有王小姐……”

是啊,所有人都有自己的牵绊,只有我没有。现在想想老爷子当时为我办好瑞士国籍,没准那个时候已经预料到会有今天。

“您的机票,请收好。”

穿着红色制服的空勤小姐很漂亮,但普通话却很不标准带着泥土味,牙齿还带着点米色。

再回头看一眼,这座熟悉的城市,

呵呵,也罢;随她去吧……

在空中的几个小时,宛若几年一般漫长。

我开始思考自己的前半生。

到底做了什么?

是成功,还是一塌糊涂?

这些年我拥有了普通人做梦都想象不到的财富,地位和荣誉,但又给我,给爱我的人们带来了什么?

我真的给女孩们幸福了吗?还是一次又一次的牵肠挂肚?

我试图算清自己对女孩们食言的次数,但最后还是失败了。

或许……她们早就受够了我一次又一次无法兑现的承诺?

“能不能把那玩意关了?”我突然脸红脖子粗的站起来,吓得空姐连退几步。

我这种不绅士的行为立刻遭受到周围乘客鄙视的白眼,但老子没心情在乎了。

这架老式飞机上还像城乡公交车一样,过道装着闭路电视,现在正在播放的是《富士山春剧毒》。

作为一个**型电影人,我见识过的烂片子不计其数,自以为会很淡定的看待一切事物,但这部片子还是让我失态了。

但我这种粗暴的行为并不是没有价值,闭路电视换成了棒子剧,好吧……至少这些棒子们是很认真在演电影的棒子。

到了瑞士我才发觉,冬天在我浑然不知的状态下降临了。

漫天大雪,据说雪中华丽之都米兰,在现在的我眼里,却只是一个花枝招展俗不可耐的妓女,它甚至不如我笔记本电脑上面的一张静态图片。

一大帮来接机的人,各种肤色;这些白种人黑种人还有半黄不黑肤色的人们,欢天喜地的迎接自己的亲人,朋友,同事。

一对青年男女还当众热吻,旁边的人连个侧脸的都没有,显然都见过世面。

去他娘的情侣!我走过他们身边的时候故意蹭了他们一下,那个大鼻子白人男青年居然还笑着对我说“骚瑞”。

我本以为,就算再不济道格拉斯也会来迎接我,就算女人都靠不住,男人之间的情意靠谱的多;但那狗日的道格拉斯却只派了一名秃顶庞司机来接我,直接把我从机场接到了太阳花酒店。

这是上次我执行任务的时候,带着苏雅苏雪他们住的酒店;原来这酒店已经破产了,全球经济不景气时期它被划分成无数商品房出售,只不过大厅厕所还是那种酒店烫金酒红风格。

“丈夫,有什么事情请打我这个号码,就不要再打道格拉斯丈夫的工作号码了,他很忙。”

那杂种秃顶司机居然敢这样跟我说话,看起来他意识到了自己的主人对我漠不关心。

人走茶凉……呵呵,我早猜到了,没什么。

但这种境遇还是让我心里很不好受,穿过走廊的时候我甚至想直接把行李丢到墙壁上,直接冲到道格拉斯面前狠狠给他一顿胖揍。

门开了,意外的是里面居然有个穿制服的女服务人员,还戴着低檐帽。

“这是……”我突然意识到,道格拉斯很可能以自己的思维乐趣来判断别人的思维,所以给我安排了一顿荤腥。

女服务员不声不响的走到门前,用修长的腿把门踢上了。

瀑布般的长发,从低檐帽中流淌出来,熟悉的脸让我表情扭曲了:“小凌!你!”

“你想丢掉我们来这里找洋妞?没门!”

王小凌一把把我推倒在床上,此时厕所的门开了,一大堆人冲了出来……

“小雅,小雪……你们……”

苏雅颇为得意的环顾左右:“怎么样姐妹们?我的演技不错吧?”

“是啊,瞧他那小可怜的样!就像是一只被人抛弃的小卷毛狗……”许舒居然用手掐我的脸!笑的有点狰狞。

后来的话我都听不清楚了,只觉得耳朵边嗡嗡作响,无数只枕头向我飞来……

恍惚间我看到道格拉斯那孙子,站在门前的他抱着个金发妞右手还端着杯红酒,冲我举了一下:“兄弟,这才是生活。”

我的视线,被枕头里飞出来的羽毛遮盖住了,在喧嚣中回头看看地上的机票,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