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一五八六章番外八、大结局

作者:豫西山人  |  更新时间:2013-05-31 03:17  |  字数:4368字

这个时候,中共中央已经迁到北平办公,统一指挥各解放区的战后重建问题。中央本来准备召开党的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但是由于国共谈判刚刚开始,谈判结果尚不明朗,召开七大的条件不成熟,只能召开了六届八次全会,分析当前形势,部署解放区战后重建工作。

刘一民乘飞机回北平参加了六届八次会议。

历史上只有六届七次全会,没有六届八次全会。但是现在情况特殊,我党拥有了这么大的解放区,解放区战后重建问题上升为主要问题,许多问题都需要在中央全会上研究并形成决议,中央这才决定召开了六届八次全会。

刘一民在大会上做了发言,向大会详细报告了成立东北人民抗日民主联军以来的工作情况,总结了经验教训,指出东野的奋斗历程、奋斗实践,充分证明军队建设、根据地政权建设、经济建设,三者相辅相成,互为促进,不可偏废。

从湘江突围到今天的跃马东京,刘一民的贡献全党同志都看的清清楚楚。他的发言被一阵阵掌声打断,持续了整整一个下午。

六届八次会议确定了现阶段我党基本任务:发展解放区经济,努力建立以我党为主导的联合政府。

六届八次会议增援了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刘一民以全票当选中央政治局委员。东野政治部主任、中共天津市委书记兼天津市长蔡中、东野政治部副主任兼沈阳市委书记程翠林、东野参谋长袁国平同时被增选为中央委员。

六届八次会议结束后,中央决定免去蔡中兼任的天津市委书记、市长职务。以东野政治部主任身份兼任我军驻日本部队政委,傅作义任日本驻军司令员。从华中野战军、西北野战军、傅作义三十五军、晋绥军、各抽调一部,编组为5万人的日本驻军,开赴日本接替东野第一兵团防务。从山东野战军、傅作义三十五军、晋绥军各抽调一部组成3万人的驻泰国部队,从晋冀豫野战军、傅作义三十五军、晋绥军各抽调一部,组成3万人的驻越南、缅甸部队,从晋察冀野战军、第三十五军、晋绥军各抽调一部,组成3万人的驻柬埔寨、老挝部队。这些驻外部队基本上都是从主力部队抽调架子、补充我军征召训练的新兵编成,确保不影响主力兵力总数和战斗力。至于新加坡。由于承担着东野主力补给和美军补给中转站的任务,由东野辎重部队驻防。

这些驻外部队,除了驻日本部队长期驻扎外,其它驻越南、缅甸、驻泰国、驻老挝、柬埔寨部队都是暂时性的,一旦欧战结束,世界局势恢复和平,这些部队都要撤回国内的。

就这。英国外交部已经派来了代表团,抵达重庆,和国民政府外交部、中共赴重庆代表团展开了谈判,要求中国军队撤离新加坡、缅甸。这位这些地区原来是英国的殖民地。

泰国原来是独立王国,又上了日本人的当,我军接受驻泰国日军投降后。泰国政府、泰国王室忙着撇清和日本人的关系,生怕同盟国把他们划入德意日仆从国一方,就没有派代表到重庆去,而是派代表追着刘一民的脚步到了北平,和我党秘密接触。希望刘一民将军能够原谅泰国政府在太平洋战争前犯的低级错误,正确评估泰国王室和泰国人民多日军的反抗。将泰国作为对日作战战胜国对待。

只有原属于法国殖民地的法属印度支那地区,因为法国维希政府属于德意日轴心国阵线,不可能此时派人来谈判要求我军退出越南、老挝、柬埔寨。不过,戴高乐将军的法国抵抗政府已经通过英国政府向我党传信,希望我军能把法属印度支那交给法国抵抗政府。

对于这些要求,刘一民在六届八次全会发言上就已经申明了立场:不可能!理由是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殖民主义必将随着二战的结束而结束,西方列强殖民亚洲的历史将一去不复返!

蒋委员长最后没有同意抽调国军主力上欧洲战场,理由是中共部队没有退回黄河以北和大别山东麓的长江以北地区。如果中共军队退回指定地区,由国军接受豫南和鄂北以及整个江南地区,让国民政府还都南京,国军就抽调相当兵力受刘一民指挥,西进欧洲战场。这个条件被在重庆与国民政府谈判的董必武拒绝,理由是这些地区是我军从日本人手里收复的,理应纳入我党我军解放区。

国共双方刚刚开始谈判,就针锋相对,寸土不让,充满着浓浓的火药味。

六届八次全会结束的时候,主席、周副主席、朱老总和刘一民进行了一次长谈,重点就是研究和国民党谈判问题。

现在的问题很明显,如果我军还要坚决固守京沪杭地区、武汉地区、广州地区和武汉到越南的交通线,内战不可避免。这已经不是蒋介石一个人的问题了,是国民党和国军整体上不会容忍我党我军占领上述地区。

主席问刘一民,如果和国民党爆发全面内战,三到五年时间能不能解决问题?

历史上在国民党发动内战后,经过1947年一年的战争实践,主席就提出了用三到五年时间消灭国民党军队的设想,结果仅仅打了三年,我英雄的人民解放军就消灭了八百万国民党军,解放了除台湾以外的全部国土。现在,我军的实力远远超过历史上抗战胜利后的实力,兵精将广,又有坚强辽远的解放区做后盾,刘一民毫不犹豫的告诉主席:“一年足矣!”

主席和周副主席、老总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