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一百四十九章 饵!

作者:倾城白鹤  |  更新时间:2016-06-15 20:54  |  字数:2206字

对于苏星海来说,陈锋这颗炸弹还好办,关键是小家伙这颗炸弹,扔不得,却又不能坐视不理,才是最麻烦的存在。£∝,赵家、左家、张家虽说明面上顾忌他的存在,暂时无所动作,但,谁又能保证他们不在暗地里搞动作了......!?

虽然近些年来苏家的实力确实强大不少,不管是在商界还是京城,都有着极高的威望,但是苏星海自己心里清楚,那些拥有百年传承底蕴的古老家族,不是他苏家这种才站稳脚跟几十年的家族能够比拟的。说句不好听的话,在这种传承了几百年的古老家族面前,苏家就是个还未断奶的婴儿。以苏家目前的实力,想和这样的庞然大物抗衡简直就是异想天开,更何况是同时面对几大家族了!?

所以,目前的当务之急,就是让小家伙这个不稳定因素,变成稳定因素。而能解决这个问题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陈锋。苏溪雨在沪海之所以能够安然无恙,全都是因为他的存在,这一点苏星海心里比谁都清楚。这也是为什么明知陈锋这个男朋友是假的情况下,还没有当面拆穿的原因所在。

因为只有陈锋,才能让几大家族忌惮,甚至连龙焱都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此可见陈锋的强大绝非一般。

“看来这个女婿我还非认不可了......。”

其实从内心身处,苏星海是不愿自己闺女和陈锋这样的人走得太近,因为那太过危险,他不想自己的女儿陷入这场危机之中。虽然这样的结果是他万万不想见到的,可既然现在已深陷其中,那也就别无他选,只能想办法留住陈锋。而留住陈锋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苏溪雨嫁给他,除此之外,他想不出任何一个可靠的办法。

过了良久苏星海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微微一叹,随后又深深吸了口气,目视前方,喃喃自语道:“这个事儿不能拖,得越快越好好啊......。”

说完苏星海想都没想,便掏出手机,拨了出去。

“喂,慕青,有个事儿我想和你商量商量,就是小雨和陈锋他们俩的事,我觉得还是尽快定下来的好。哎呀,这事一句两句电话里也说不清,这样吧,我现在就回去,咱们当面......。”

......

与此同时,张家大院。

“家主,真的有必要这么做吗!?可是我想不明白,既然我们的目标是那孩子,为何不趁机摸进苏家别墅,将那孩子带走了!?”张晋福微微一欠身,恭敬说道。

“呵呵,晋福你也有想不明白的事!既然你不明白,那我就告诉你吧。”张博云微微一笑,转身看了眼张晋福,缓缓说道:“这么做当然是有必要的,之所以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挑起左家与他的矛盾,让他们相互自相残杀,我们好坐收渔翁之利。至于,为什么不趁机摸进苏家别墅,将那孩子带走......。”

说完张博云顿了顿,遂又回过头来,瞥了眼张晋福,幽幽叹道:“就算我们摸进苏家别墅,带走了那孩子,难道你天真的认为我们能做到万无一失,百分百的保证不透露半丝消息!?到那时,你觉得我们张家,能挡住陈锋那几近疯狂的报复!?即便能够挡住那疯狂的报复,也必定是两败俱伤的结果,这不是我所愿意看到的......。”说完张博云站起身来,向前走了几步。

其实张博云做这么多,其目的就是为了壮大张家,若是能够成功,不说能跻身四大帝字号家族,最起码也能与之相抗衡。若是最后因为一时疏忽大意,让张家陷入万劫不复,甚至就此覆灭,那可不就得不偿失了,这种赔钱的买卖他张博云是不会做的,也不可能做!

听了张博云的话,张晋福眉头微皱,想了想这才开口说道:“能击退血钻榜排名第三的骷髅,和排名第四的狂徒,足以说明其实力深不可测,这样的人确实不能轻易得罪。”

“所以,这个陈锋只要一天不死,我们就一天得不到那孩子。既然如此,何不让陈锋和左家拼个你死我活,然后我们在乘其不备,从背后给他们在补上一刀,岂不是一箭双雕,一石二鸟之计!”说完张博云微微一笑,扭头看向张晋福,道:“现在你明白我为何要这么做了吧!”

“明白,明白了......。高,高呀,家主这招实在是高呀。”张晋福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冲着张博云竖起了大拇指,哈哈大笑道:“既能得到那孩子,又能除掉左家和陈锋,可谓是一劳永逸。家主,这可是一箭三雕,一石三鸟之计啊!”

只是过了片刻,张晋福的眉头又再次皱了起来,虽说这一石三鸟之计可行。但,陈锋岂会轻易上当,以他的能力又怎会看不出,这其中的端倪,谁又能保证陈锋会乖乖上钩了!?

想到这里张晋福不禁脸色微沉,看向张博云沉声道:“可是家主,这陈锋会轻易上当吗!?”

“呵呵......,这个你放心吧!”

张博云回过身来,向前走了几步,来到石桌前坐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随即嘴角一咧,神秘一笑,道:“放心吧,陈锋他会乖乖上钩的。”

虽然不知道张博云为何会如此确定,但是在得到他的肯定后,张晋福的心却是松了下来。

“对了,晋福,事情都安排好了吧,这件事不容疏忽大意,可千万不能出纰漏呀!”张博云看向他,双眼微微眯起,一脸的严肃之意。

“家主还请放心,这些我都以安排好了,绝对不会出先纰漏。”张晋福一欠身,看了看张博云面露犹豫之色,迟疑片刻,还是张口问道:“家主,既然只是放出个饵,为何要派出三名‘狂暴者’,这代价会不会太......。”

“嗯。”

张博云一摆手,眼露寒光,沉声道:“哼,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