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九百八十四章 小公主

作者:袖里箭  |  更新时间:今天04:26更新  |  字数:2597字

“心折、林巧乐接旨!”

心折、林巧乐刚进入宫中就被一队侍卫拦下,除了领头之人,身后还有人端着托盘。

心折愣了愣,恭恭敬敬拱手:“心折接旨。”

“陛下有旨,心折恢复皇宫侍卫统领一职,林巧乐恢复清心殿典籍一职,二人即刻上任!”侍卫宣完冲两人拱手:“恭喜统领,林典籍。”

“陛下让你二人沐浴更衣后再觐见!”

“是!”心折应道。

低头看看自己一身破旧的衣服,确实不适合现在去见陛下。

看来陛下早就想到了。

端着的托盘里便是心折的盔甲,宫中的令牌,还有林巧乐的衣物。

“统领在宫中的住所还留着,一应物品都未变。”那侍卫又道。

“回禀陛下,心折沐浴更衣后便去觐见。”心折对对方拱手,又接过托盘,有了旨意和令牌,便算是官复原职了。

接下来便不需要人带领,心折对皇宫也熟悉,端着令牌回到自己在宫中的住所,一路上遇到的侍卫都恭敬行礼。心折虽然刚回来,但仍然是他们心中的统领。

回了自己的院子,里面倒是干净,看样子刚有人打扫过。

心折自己到院子里打水沐浴,这些事她从前也是不假人手。

沐浴更衣,仔细抚摸了一遍那套熟悉的盔甲,心折才再次穿戴上。

走出院子喊了个侍卫:“林典籍呢?”

话刚问完,她就知道不用问了。

径直去清心殿,果然,林巧乐脸朝下趴在院子里,托盘也扔到一边,只有从铜兰那抢的糖果才还被她紧紧攥在手里。

心折毫不客气,一脚踢了上去。

林巧乐浑身汗毛炸起,跳起来反手就一爪子。

对任八千都不怎么好用的一招,对心折更是毫无威力。

“穿衣服,随我去见陛下!”心折冷着脸道。

林巧乐这才想起来还有事要做。

就那么在院子里把衣服换上,打个哈欠道:“走吧。”

清心殿二楼坐着的阴森老妪,耳朵动了动,咧嘴骂道:“这丫头都忘了自己是被谁捡的了。”

虽然林司籍对林巧乐的感情,就像捡到的小猫小狗那样。

可怎么也没想到,这丫头回来先是直接扑倒在院子里睡着,随后就跟着去见陛下,对自己这个老太太完全忘记了。

一时间颇有种这些年养了只白眼狼的感觉。

两人前往碧霄宫,这是女帝现在的位置。

本来皇帝的寝宫是在中央,塌了后就换西面,西面塌了换东面,这几年来,这皇宫里面塌塌建建,任八千和女帝算是住了一小半的宫殿。

往上数出十几代,灏国皇帝住过的宫殿加一起可能都没俩人多。

现在整个宫里就等着新城新皇宫建成,省得再折腾下去了。

至于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咆哮帝仍然孜孜不倦的趁人没发现偷偷在地下挖洞,之前二花走过的如同蜘蛛网一般密布在皇宫下面的通道就是他的杰作。

如今那里也成了二花探险的地方,总能找到一些味道不错的东西。

来到碧霄宫外,两人便听到一连串孩子的欢呼声。

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手脚并用,沿着院子中的一一棵棵树上蹿下跳。

三两下的功夫那孩子就跳到两人面前,有些好奇的看着两人。

看看那双和女帝一个模子出来的丹凤眼,两人就知道这孩子是谁了。

心折的脸上也挤出一丝笑意:“公主!”

“你是谁啊?”二花抬头看着心折,一脸的好奇,很快抽了抽鼻子,注意力就被其他东西吸引住了。

脚下一动就到了林巧乐面前,绕着她转了一圈,小手就伸向林巧乐腰间的糖果袋子了。

这袋子还是当初任八千给她的,此时刚好装上从铜兰那抢来的。

“啪!”

二花眼睛盯着林巧乐腰间的袋子呢,手上就是一痛。

林巧乐耳朵直抖,虎牙都呲出来了:“我的!”

二花愣了愣,在宫中这么久,这还是第一次,竟然有人不给自己东西还打自己?

一时间她都忘了哭了。

“这是公主!”心折冷着脸,很想给她一脚。

“我还是司籍呢!”林巧乐不以为然道。从来都是我抢人家,什么时候有人抢我了?

心折脸上变了变。“公主还是个孩子!”

林巧乐眼珠子一翻,一手捂着糖果袋子:“谁还不是个孩子怎么的?”

自己还没成年呢!

心折顿时被噎了个半死,要不是陛下就在里面,非得先和那家伙打上一架再说。

恨恨的瞪她一眼,先去见陛下,等回头再找机会盯着她。

很久之前她就知道林巧乐是清心殿中的司籍,不过两人从未打过什么交道。

这次去挖了三年矿,她才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对她的感官早就降到了冰点以下。

昭亲王能忍她,心折一板一眼的性子却忍不了。

二花这时候才缓过神来,小嘴一瘪,有点想哭,又怕被父王听到,又该挨说了。

泪花含在眼里,小脑袋四下转了圈,身子一动便到了花坛,小手向下一抓,直接从土里抓出条手指长的地龙来。

“换!”二花伸出手仰着脸一脸期盼的看着林巧乐。

“不换!”林巧乐捂着糖袋子,她对虫子可没什么兴趣。

二花眼睛里的泪珠更多了。

又跳到树上抓下来一只独角甲虫,小手扬到林巧乐面前:“换!”

“不换!”

心折在一边脸色开始变得铁青。

今天就是拼着被陛下责罚,自己也得教训教训这个没规矩的。

二花眼圈都红了,鼻子抽抽搭搭,眼看着就要哭出来,想了半天,身子一闪钻到树上,拿下来一条成人手掌长的东西。

心折嘴角抽了抽,那东西她看的清楚,一只扒了皮的老鼠,还是晒干的。

山民有不少吃这东西的,可这小公主,谁敢给她吃这个?

“换!”二花倔强的看着林巧乐。

“换了!”林巧乐从看到这东西就眉开眼笑起来。

小心翼翼从糖果袋里掏出一颗糖塞给二花,又抢走她手里的老鼠干挂腰上。

“咱俩两清!”

林巧乐笑眯眯道。

二花看着手里指甲那么大的一块儿糖,也不觉得自己拿那么大的老鼠干来换亏了,直接将糖扔嘴里,眼睛都眯了起来。

看到这张脸就知道幸福的含义了。

“陛下让两位觐见!”这时侍卫传来声音,心折不甘的瞪了一眼林巧乐,扭身默不作声的朝里走。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