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八百零七章 不做亏心事,跑什么?

作者:傲骨铁心  |  更新时间:昨日08:27更新  |  字数:2625字

这就是时代的缺陷了,高音喇叭没有,无线电没有,唯一想要辨别对方的办法就是靠上去。

魏公公估摸现在双方的距离应当有几海里,但不知道这会明朝军队于海上距离是用什么来丈量,所以随口问王大力那几条船距离有多远。

王大力答称目视的话至少有七八里,公公微微点头,果然,海里这个西式概念当下是不存在的。

海军这次总共出动了46条战船,不过速度最快的不是体积最大的福船和楼船,而是铜绞艄和海舫,只是这两种船体积过小,船上搭配的火炮也少,因此一般只用于侦察和传讯使用。

王大力等一干海军将领都是老水师了,经过大阵仗,具体的海上指挥自是不用魏公公指手划脚。

随着旗号和号角声,船队中便陆续从左右两翼开出几条快船,其余船只则以扇形呈包围姿势围向那几条来路不明的船只。

公公所在的座舰东亚号又被海军上下称为“一号船”,这倒不是公公的创意,而是明军水师的惯称。

即通常情况下,明军会将体型最大、配备火炮最多的战船称为“一号船”{《纪效新书》载}

通常,“一号船”的标配火力是“无敌神飞炮”两门,“大狼机”十二门,“百子铳”十六门。

“无敌神飞炮”和“大狼机”实际就是仿佛郎机炮,根据轻重分为重型和轻型两种,俗称大炮和小炮,发射的是实心弹。

“百子铳”就是明军一般所使用的小铜炮,类似于步兵使用的虎蹲炮,发射的主要是散子。

在成为提督海事内臣魏公公座舰前,东亚号上大小火炮实际只有28门可用,但现在却标配了52门。

并且,根据魏公公的要求,所有火炮均置于船身两侧,且只使用轻型佛郎机,卸掉了原有的两门重型炮,船上其余东西能不要的尽量不要,以保证船身受力和运载能力。

换言之,经过改造后的东亚号实际就是一艘纯炮船,火炮装载是诸船之首,然而魏公公深知和西洋诸国一艘船上动辄数十门炮相比,他的东亚号火力配置还是很低的。诸如,现在的海上强国荷兰的炮舰一般标配就是炮七十余门。在船只规模同样的前提下,明军的战船的火力显然是不及西洋诸国的。

好在,船队中另外仿西洋人的三条三桅炮船火力配置还是可以的,轻重佛郎机每条船上都做到配备四十门左右。

再加上其余战船,整个船队这次携带的火炮,包括小型大杆子铳,计有五百余门。

这些火炮无论轻重还是大杆子或百子铳,都是经过严格校准和维护过的,不敢确保百分百的开火率,但八成的开火率是能确保的。为此,公公付出的药子和维护费用就高达万余两。

如此多的战船和火炮数量,用以实现魏公公以多胜少、以大欺小的战略目的,绰绰有余了。

毕竟,西洋诸国的海军再强,在东亚这片海面上,他们的投放能力也是有限的。皇军真正的大敌其实是日本和以李旦为首的汉人海盗。

诚如公公在打牌时对将领们的谆谆教导——“咱家不懂海战,但咱家明白一个理咧,这理就跟打牌一样。只要腰包里钱足够多,咱就能一直做庄,哪怕一直输,但只要腰包里的钱还能赔付,咱家这庄总能翻本。”

腰包里的银子跟海军的家当是一个道理,家大业大,输一次无所谓,输两次无所谓,因为咱输得起,别个输不起。

当然,这不是说公公的志向是想当运输大队长。

他老人家说的只是一个道理。

……..

随着前方船只越来越近,公公的内心显然也有些激动。

因为,他觉得,这很有可能是他老人家第一次见识真正的海战。

民船也好,战船也好,都是敌人。

从今天起,没有经过魏公公允许在海上游荡的船,都是敌对势力。

公公,就是这么霸道。

对面那六条船也是感受到了魏公公的霸道。

他们不是商船,而是隶属定海后千户所的战船。

定海后千户所又称穿山千户所,和定海中中千户所、定海中左千户所、大嵩千户所、霩{雨衢}千户所一起隶定海卫。

也就是说,这六条属穿山千户所的战船和皇军要讨伐的定海中左千户所是一个单位的。

发现自己突然被包围后,穿山千户所试千户周某立即命人打旗,表明自己的身份。

千户为正五品官,一个千户所通常有两个千户,一为正,一为副。正为实授掌印,副为佥书,又称试千户。

通常情况下,出外领军多由试千户带队,一千户按军制有兵1120人,下有10百户。

不过和陆上卫所一般,沿海诸卫所也是空额严重,穿山千户所便实有兵不到一半,百户、总旗倒是一个不差,甚至还多。

如果说吴淞水营守着宝山却染指不得,只能挨穷,定海各卫所却是官兵一体致富奔小康了。

周某此次带队出外就是替某海商运送一批货物到琉球。那海商势力极大,和浙党某些人物关系极近,听说前首辅沈一贯致仕回家后这海商一次孝敬其十万两。

浙江是浙党的老巢,从省到地方,自是浙党天下。而浙党又是海贸的最大得利者,所以连带着出现沿海各卫,如宁波卫、定海卫、观海卫、昌国卫、临山卫、台州卫、海门卫等大小十三卫都由海商所控,就不难理解了。

沿海各卫都有各自旗号,魏公公统领的皇家海军辨别出了穿山千户所的身份,但穿山千户所却不知道包围他们的皇家海军是哪路人马。

试千户周某隐隐觉得包围他的好像就是吴淞水营的船,可是看来看去也没发现吴淞卫的旗号,这就让周某十分不解了,更让周某气愤的是,对方的旗语竟然叫他们立即停船,接受皇家海军检查。

“放他娘的屁,他们凭什么检查咱们的船!”

周某心虚,他这六条船上装的可都是货物,没人追究就罢了,真要有人顶,私用战船运货,那可是犯王法的事。

而且,来者不善,善者不来,那打着皇家海军旗号的船队明知道他们是定海卫的,还强行兜上来,这分明就是不安好心。

人可以出事,货绝不能出事。

周某可是知道他这六条船上的货物价值十几万两白银,要是出了纰漏,莫说他一个试千户,就是卫指挥恐怕都保不住脑袋。

因而,他不可能停船让那皇家海军来检查,不加思虑,便下令各船立即转向,从尚未合围的皇家海军南侧冲出去。

发现穿山千户所的船掉头要跑,王大力立即请示魏公公的命令。

“不做亏心事,跑什么?”

公公下令炮击,命令海军采取有力措施,务必拦住这六条船。必要时,可以全部击沉。总之,绝不能放穿山所的人跑了!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