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1233 另辟蹊径

作者:磨砚少年  |  更新时间:今天02:38更新  |  字数:3438字

“斑比?斑比,你没事吧?”斯坦利、鲁帕蒂等人全部都蜂拥了过来,担忧地注视着陆恪,眼神里写满了担忧。

陆恪连连摆手,“没事,没事。我没有受到撞击,我没事。”

再次登场之后,绿湾包装工防守组明显提升了力度,一次成功的跑球拦截,一次成功的短传防守,转眼之间,旧金山49人就陷入了三档jiǔmǎ的困难局面中。

更重要的是,刚刚二档攻防对峙中,包装工选择了突袭四分卫,以三名防守锋线钳制住了五名进攻锋线,而后通过两名外接手完成包夹,将陆恪的所有潜在移动空间全部掐断,而陆恪也没有能够及时发现合适的传球目标,迫使他不得不在千钧一发之际将橄榄球朝着边界传了出去,避免遭遇擒杀。

两名线卫还是没有能够完成紧急刹车,双双撞上了陆恪,不过他们都在最后关键时刻收住了自己的力量,三个人只是碰撞在了一起,并没有施加冲撞的力道。

尽管如此,旧金山进攻锋线的球员们依旧是满脸惊慌地围了上来,纷纷出声询问陆恪的状态。

紧接着,裁判就投掷了黄旗。

“故意掷地。进攻组十四号。罚掉十码,三档。”

在橄榄球比赛中,关于四分卫的传球规则也有相当繁琐而细节的规定,其中一项就是禁止“故意将橄榄球投掷向地面,继而避免遭遇擒杀损失码数”。

如何理解呢?

在每一次进攻列阵时,进攻锋线五名球员一字排开,以左右两个进攻截锋作为标志,延伸出一条垂直线,这一片区域就被称为是“口袋”。

当四分卫双脚站在口袋之中,他的传球就必须选择一个目标,当四分卫出手的传球方向没有己方接球球员的时候,这就被认为是“故意掷地”;而当四分卫双脚离开口袋的区域,那么传球方向就没有限制了。

比赛之中可以这样理解,当四分卫即将遭遇擒杀的时候,他可以寻找一个自己接球球员所在的方向,然后将橄榄球传出边界,避免遭遇擒杀损失码数,这是合法的;又或者是,四分卫依靠自己的脚步跑出口袋保护区域,然后在遭遇擒杀之前,快速将橄榄球掷地,制造死球,这也是合法的。

另外还有一种特殊情况,在比赛紧要关头,进攻组已经没有暂停,而比赛时间即将走完,四分卫为了将比赛时间暂停下来,他可以掷地停表。这种情况下,四分卫的掷地也必须直接扔在自己和中锋之间的地面上,又或者是有己方球员站位的方向这就相当于一次传球未完成造成了死球。

重新回到比赛来,刚刚陆恪的脚步就没有能够及时离开口袋,传球方向也看不到任何49人的球员,于是裁判就投掷了黄旗。这是一次正确的判罚。

陆恪深呼吸了一口气,绿湾包装工防守组的强度得到了明显的提升,他们朝着短传区域的施压正在一步一步增强,准确来说,这也是陆恪所期待看到的情形,只不过刚刚这一次突袭没有能够做出预判,跑动路线安排就落于下风,直接导致了陆恪找不到传球目标,这才如此狼狈。重生嫡女谋天下

转眼之间,旧金山49人就必须面对三档十jiǔmǎ的困境,而进攻锋线的列阵更是干脆退后到了己方十一码线之上,距离自己的端区就已经没有多远了。

不到两分钟之前,罗杰斯雄心壮志地登场,却遗憾地遭遇三振出局;现在,陆恪也同样面临着难题,甚至还要更加困难三档十jiǔmǎ,稍稍不注意,还可能丢掉安全分,这也再次证明了实际比赛之中局势时时刻刻都在变化的真理。

所有人都知道陆恪肯定会选择放手一搏,他是绝对不可能保守起见地选择地面推进,然后通过跑球的推进来寻找一个更加合适的弃踢位置:对于旧金山来说,进入第四节比赛之后,为了保留一丝的胜利可能,他们也不能保守下去。

于是,陆恪干脆就直接清空了后场,光明正大地将五名接球球员全部都推了上前,右侧三名左侧两名,双翼齐飞地摆出了全力传球的姿态。

“准备完毕?准备完毕?”

正式开球之前,陆恪朝着左侧和右侧分别呼喊了两声,没有战术变化,但五名接球球员却清楚地明白暗号背后的意思这是在确认乔恩和博尔丁是否理解了战术。

本次进攻战术是通过开球之前的聚商完成的,陆恪详细地讲述了整个错综复杂的跑动路线,只希望乔恩和博尔丁不要再次理解错误了。现在,陆恪又重复确认,这让两名被点名的外接手又羞又恼,耳根都不由发烫起来。

至于两名外接手的自尊心,那就等到比赛结束之后再来考量吧。

确认之后,陆恪就收回了视线,再次看向了正前方,不经意地朝着落在后方的两名安全卫投射了视线,而后又隐蔽地朝着自己左侧方向扫视了一下如果防守组的线卫注意观察四分卫的视线落点,他们就可以注意到陆恪的小动作,这对于防守组来说,也是他们的比赛气质。

现在就看绿湾包装工的线卫是否具备了如此能力了,如果他们真的观察到了细节变化,那也就意味着……上当了。

“攻击!”

伴随着陆恪宣布开球的声音,博尔丁正准备条件反射地冲刺,但随即耳边就再次想起了陆恪刚刚的叮嘱,他就硬生生地把自己的脚步停顿了下来,然后就可以看到一道道红色的身影瞬间穿行了出去。

和博尔丁同样位列右翼的球员是洛根与吉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