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450 盈盈

作者:西窗白  |  更新时间:今天10:09更新  |  字数:2522字

重逢是始料未及,别来无恙是你。

……

父女俩之间的对话,一字不漏的传进了秦若盈耳朵里。

虽然她失忆了,可这却并不代表她失了智,所以她很清楚这番对话究竟意味着什么。

实际上……

从清醒到现在,秦若盈一直都在认真思考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而她之所以会表现的如此镇定自若、处变不惊,也仅仅只是因为她的性格本来就是如此罢了。

这时候的秦若盈,虽然不像秦妤卿那样几乎随时都在脸上挂个牌子,上面明写着‘生人勿近’几个大字,但却同样给人一种难以靠近的感觉。

在失去了与陈曦之间的感情羁绊后,她也终于展现了自己最真实的样子。

毕竟,一个女人总不能随便就对陌生人表现出温柔如水的样子吧?

这才是陈曦一开始认识的秦若盈。

她是真正的女神。

所以……

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陈曦不敢轻易靠近她。

而这时,小家伙也发现妈妈变得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因此,哪怕有陈曦在背后的鼓励,小家伙也迟迟不肯迈出脚步。

小孩子其实是很敏感的。

小家伙发现妈妈看她的眼神和以前完全不一样后,顿时就像大冬天被人泼了一盆冷水似得,彻底来了个透心凉。

她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见状,陈曦只得在小家伙耳边又低声鼓励几句。

但小家伙听完以后,却还是畏畏缩缩的不肯上前。

对此,陈曦也不禁有些头大。

可就在这时……

令人感到意外的一幕却突然出现了!

之前一直没有任何动作的秦若盈,这时候居然主动朝小家伙招了招手,似乎是在示意她过去。

见状,小家伙又哪儿还憋得住?

几乎瞬间就迈开脚步,直接屁颠屁颠的朝秦若盈扑了过去。

“妈妈!”

“妈妈!”

“你终于醒过来啦!”

“我好想你吖!”

刚一靠近秦若盈,小家伙就猛地搂住了她的腰,然后把脑袋埋在她腰间,十分腻歪的撒起了娇来。

那一刻,秦若盈的身体明显僵了一下。

但紧跟着……

她却是又主动把手放在小家伙头上,并轻轻的摩挲了起来。

秦若盈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亲近这个小女孩。

在被她紧紧搂住以后,秦若盈更是隐隐有了一种既陌生又熟悉的亲密感觉。

‘难道……’

‘我真是她的妈妈?’

想到这里,秦若盈不禁转头看了陈曦一眼。

这时,陈曦正因为她们母女重逢而发自内心的笑着。

他不笑都还好。

这一笑反而让秦若盈为之面色一冷,甚至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被这对父女联手欺骗了……

……

这场别开生面的重逢很快落下了帷幕。

除了小家伙以外,秦若盈根本不对任何人假以颜色。

要知道,这家里根本就没有任何外人。

一个是她丈夫,一个是她父亲。

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此刻居然也只能站在一旁,满脸无奈的看着她和小家伙在院里嬉戏着。

虽然这个重逢时的场景,可能和想象中的有些不太一样。

但最起码,他们一家还是团聚了。

陈曦回来了,秦若盈也醒了。

这个家……

也终于又像个家了。

随后,掌勺的大权便重新落回了陈曦手上。

为了庆祝这次重逢,陈曦可是使出了压箱底的功夫。

无论天上飞的、地上跑的,还是水里游的,今天统统都得摆上桌。

总之凑满九菜一汤,力求十全十美!

小家伙已经很久没吃过陈曦做的菜的,所以第一道菜上桌后,她就拉着秦若盈直接坐到了位置上,口中还不断吆喝着要爸爸快点上菜。

对此,秦若盈倒也没有客气。

虽然她还没有认可陈曦,但眼前这个男人确实让她感觉不到一丝反感,反而还会隐隐牵动着她的心。

她在偷偷观察陈曦,却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早已尽数落入了陈曦眼中。

陈曦暗爽不已,表面上却丝毫不动声色。

若不是考虑到小姨子还没有醒来,他必须要再去魂鉴一趟的话……

陈曦甚至都想和失忆后的盈盈再多相处一段时间了……

晚饭吃得还算愉快。

期间秦若盈一句话也没说过,小家伙便自然而然的成为了父母沟通的桥梁。

她在陈曦的授意下不断吆喝着妈妈吃菜。

那憨憨的小模样,倒是惹得秦若盈不禁为之轻笑了起来。

秦永言一向不喜欢过问儿女的事。

眼见陈曦平安归来,他自然也可以将肩头的担子卸下了。

因此,确定秦若盈的失忆症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后,他便草草吃过晚饭,然后回房间闭起了关来。

晚饭过后,天色已然黯淡了下来。

等到陈曦收拾好桌椅碗筷,小家伙也已经拉着秦若盈回西厢房看起了动画片。

陈曦在门房外稍稍犹豫了一下,刚一准备踏进房间,秦若盈冰冷的声音就从屋里传了出来。

“出去。”

闻言,陈曦也只得一阵摇头苦笑。

得,他现在连进屋的资格都没有了?

陈曦着实郁闷不已。

而这时,小家伙却是还不忘补刀道“爸爸,你自己玩吧!”

“妈妈说了,不准你进屋!”

“今天我跟妈妈睡!”

“……”

没办法,陈曦只得转头走进了乔媛之前住过的客房。

早在陈曦离开的时候,乔媛就已经在谷老的介绍下,成功进入了一家跨国公司实习,所以茶馆也因此彻底歇业了。

陈曦躺在床上,一边琢磨着明天让茶馆重新开业,一边听着隔壁屋里的动静。

秦若盈虽然失忆了,但她却依然对念念抱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关爱。

这也让陈曦感到十分欣慰。

盈盈还是那个盈盈。

虽然不完整,却也还是那个令他不禁为之着迷的盈盈……

秦若盈似乎忘记了怎么修炼,所以等到小家伙沉沉入睡以后,她就默默的躺在了一旁。

陈曦在墙这边,她在墙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