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376

作者:老山头之汗  |  更新时间:2019-01-13 07:37  |  字数:2115字

土匪其实也代表这组织纪律性差,但是土匪更怕强权,因为在土匪窝都是强者为尊,被强者杀死没有杀人偿命一说。但是这个晚上却透漏这诡异,竟然有人无视熊阔海的命令!看到自己的手下竟然无视大寨主的命令,吕望也急眼了,抽出手中的刀,大声喊:“你们几个,跟我站住!”他已经暗暗下了狠心,如果这几个人还不知道好歹,就不要怪他刀下无情!

这不能怪吕望,如果他的手下不识相,继续作乱,必然会让大寨主生气。他可不敢让寨主生气,那个后果很严重。吕望记得前几年就有一个小头目,仗着讨熊阔海的欢心,竟然质疑熊阔海的一个决定,结果大寨主把他叫到身前,一手就捏断了他的脖子。吕望知道自己不如那个人的份量,他更不敢在熊阔海生气的时候作死,只能想法自保。虽然这些手下,平时也懂得孝敬他,但是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候,他不敢心存侥幸,所有决定这几个人如果不识趣,他只好杀死他们以求自保。

“停下!”吕望又喊了一下,希望这几个还不知道悔改的手下能悬崖勒马,停下来。他一边喊着,一边举起手中的刀,作势欲劈。是个人都明白吕望的意思,但是那几个人依然不管不顾的向前冲,根本不理会吕望。其实他们也是没有办法,不趁机浑水摸鱼,一旦等熊阔海他们和吕望这些人回合,他们恐怕就无法逃跑了。

单雄信他们经过审问李四和王麻子知道,这里地势复杂,不走山路,不仅难以走出去,还可能迷路,所以也只好选择走山路。而且他们也知道吕望在前面,既然有人在前面开路,干嘛不坐享其成,所以他们就跟在吕望他们的后面。至于穿山越岭,单雄信他们也不想了。吴泽听沈校长说过,世上本来就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但是这个路不是随便走出来的,而是最短或者最方便才被大家走成了路。所以想要快速逃离金顶寨,还是山路最靠谱。

吕望他们哪里能想到单雄信他们就跟在他们的后面,而他们反而成了带路4党。不过,因为他并不想立功,更不想冒险,所以这种追击和游山玩水的速度强不了多少。单雄信他们虽然着急,但是带路4党不愿意走快,他们也没有办法催促,只能慢吞吞地跟在后面。吴泽也担心熊阔海他们追上来,但是总认为他们不可能那么快就发现真相,也许等熊阔海发现的时候,他们已经逃走了。再说刚刚在山里迷路,现在除了这条山路外,他们也没有其它的选择。

因为吴泽他们知道吕望他们在前面,而吕望他们却不知道他们跟在后面,所以这样更安全。如果一直跟下去,在浓雾散去前,也许吕望能把他们带出金顶寨的势力范围。到时候,听到他们向回返的时候,大家躲在路边。等他们过去后再继续赶路,仔细想想再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吴泽也就安心跟在后面。

虽然单雄信他们跟在吕望的后面很安全,但是有些地方却必须注意,那就是必须轻手轻脚,千万不能弄出声音。如果让吕望他们发觉后面有人的话,肯定不甘心做带路4党。本来,一个在前面带路,一个在后面跟,两支队伍井水不犯合数,相安无事。可是,谁能想到,熊阔海因为要找黄山泼商议事情,结果却发现单雄信他们逃走的事,而且迅速追了下来。

当熊阔海追过来的时候,知道前面有自己人,也认为单雄信他们应该在更前面,或者在另一路的最前面,所以并没有在意快速追赶时发出的嘈杂声,所有一转过山脚就让单雄信他们听到后面又有了追兵。这时候,其实熊阔海他们离单雄信他们并不远,有二三十步。一听到后面有追兵后,单雄信他们再想躲,仓促间已经来不及了。

按说熊阔海他们追上来没有这么快,但是架不住吕望他们磨叽。懒人上磨屎尿多,这些土匪也知道单雄信他们不好惹,刚才在半山腰,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就死了五六个人,他们现在才三十多个人,真要碰上了单雄信他们,谁找谁麻烦还真不好说。一般来说,江洋大盗凶残,亡命之徒不惜命,但是土匪,尤其是这些喽啰,只会欺软怕硬,一个比一个奸猾。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再加上吕望也一样贪生怕死,还能指望他们有什么表现,一路上正经追赶的没有,拉屎撒尿的不少。

刚才就有一个土匪说拉肚子,钻到旁边去解决。拉肚子的都已经出来了,坐在石头上偷懒的还不愿起来。这么一耽搁,让熊阔海他们一转过山脚就离单雄信他们不远了。既然没有时间向路边躲,吴泽悄悄给大家说:“冲!”,就拽着罗士信率先冲过去。他们这些人中,虽然说单雄信地位最高,但是吴泽才是智囊,他一发话,大家都跟在后面向前冲。

因为吴泽他们穿的还是土匪的衣服,所以仓促间土匪也以为是自己人。再说熊阔海他们听到前面是吕望他们后,也有人向前跑,只是听到熊阔海的喊声后,才慢了下来。熊阔海也不是不让大家跑,只是不让发出响声,害怕惊动单雄信,让他们有机会躲起来。

现在单雄信倒是被惊动了,但是却没有时间躲起来,而是以他们想不到的一种方式给了他们一个惊喜。这个惊喜面对的第一个人就是吕望,他拿出刀想要威慑自己的手下,却没有想到冲过来的是死神!

看到吕望举起刀,罗士信闷声不响,脚步越冲越快,长枪拖在地上,溅起一朵朵火花。这时候吕望如果还不能发觉不对劲,他的脑袋就是浆糊,危险来临前他终于发现这几个人是瓦岗军,害怕使得他的声音显得尖厉:“快拦住他们!他们是瓦……”

刺破浓雾的声音随着“咔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