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六百三十六章 异闻

作者:君有一言  |  更新时间:今天02:27更新  |  字数:2295字

喝完茶,明镜告诉云草和魏无忧,说是只能留他俩一日、第二日一早便会送他俩出明镜台。另又告诫他二人,可以随意在寺内闲逛,只夜里需警醒些,无论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不许出寺,这才携了玉生去了内殿。

“云道友,我瞧着你与玉生似乎很熟?”魏无忧有些无聊的看着头顶的菩提树问。

“我在冥海的时候见过他,关于莲花生大士的事也知道一些。只没想到,大师竟是莲花生大士的师傅。或许是时间太过久远,又或者因着佛宗的没落,如今外面倒是没见谁提过佛宗的那些大佛如何。”云草有些感慨的道。

“道魔大战的时候,据说有大佛以己身化彼岸,引佛道各宗护着数十万凡人去了神州的普陀山,想是连着香火都带了过去。如今苍梧只剩一家金刚寺,整日里也是闭门苦修,不问世事。不过我听说,你们灵寂宗旁边的伏魔地新建了一座寺庙,好像叫伏魔寺,可有此事?”

“嗯,寺里的主持和我来自同一个地方。”

“青木界?”

“嗯,一个成型不久的小世界。”

“听说是由一棵神树孕育出来的小世界,当初那棵神树出现在无尽海的时候,不少人都看到过。有不少大修想着去捡一截树枝什么的,谁知道这棵神树不久就消失了,听人说好像是往藏龙冢那方向去了。”

“藏龙冢?”

“你莫不是想着回去看看?”

“嗯,我想回去看看我娘。

“令尊?”

“去了好多年了。”

“抱歉。”

“无事。”

“出去后,我也该去漠北走一趟,我娘的事多谢你了。”半响,魏无忧才幽幽的道。

“应该的,我们是共过患难的朋友不是?”

“那你以后喊我名字吧,道友,道友的,太客气了些。”

“也好,那以后你也叫我阿云吧,他们都这样叫我。”

“行。才大师说夜里不许出去,你可知为甚?”魏无忧扭头去看寺外的佛塔道。

“莫不是与前面的佛塔有关。”

“先前我只以为是无稽之谈,如今倒是信了几分。传说明镜台里有无量塔,塔下镇着一只女魃。据说,这女魃来历不小,先前曾是一位飞仙。后因着道侣堕入了魔道,被神剔了仙骨。虽侥幸逃到下界,又因着做乱鬼域,被地藏王镇在无量塔下。才明镜大师说让我们夜里不要出寺,莫不是这位夜里会出来作乱?”

“听着倒像话本里的故事,你可知这位的姓名?”

“据说叫做夏清雨,人称雨落飞仙。”

“雨落飞仙?好熟悉的名字?对了,我好似看过一本同名的话本,里面的主角就是一个叫夏清雨的女子,不知你可有看过?”

“…没有。”

“故事倒是跟你说的差不多,只更详细一些。前情说的比较模糊,故事主要是从夏清雨逃出神界后讲起的。说是夏清雨逃出来后,历经千难万险,与一棵枯死的神树融合才成了女魃。为了寻找转生草,这才到了鬼域。却原来他的道侣受了重伤,元魄已消,元神也快熬不住了,要想进轮回谷,需的一株转生草送他前去。可惜转生草从未有人见过,只知道鬼域曾出现过一株。她等不及,所以大闹鬼域,最后方知地藏王手中有一株。地藏王愿意将转生草给她,不过提了一个要求,那就是让她在无量塔里待着,希望无量塔能够消了她心中的怨恨,以免她为祸人世。在亲眼见到道侣转世后,她自愿就进了无量塔。后面记得不是很清楚,好像是说先前她因着一心想救道侣,所以强压下了心中的仇恨。以致于进了无量塔后,心中仇恨彻底爆发出来,不仅没消,反而与日俱增。加之担忧她那转世的道侣,以致于每到夜里必啼哭不停什么的。”

“等天黑了,或许就能知道真假。”

“趁着还早,不如去佛窟里转转。”

“也好。”魏无忧说着站了起来。

绕过菩提树往右拐,就能进入石窟。石窟并不深,只有一尺来宽,石壁上绘着一尊宝相庄严的菩萨,旁边有两个供奉童子。正想着怎么往下一个石窟里去的时候,忽听的轰的一声响,石窟外面出现了一块块一人宽的石板。两人这才走了出去,踩着石板往来于各个石窟中。底下的石窟里多绘着些菩萨罗汉,往上走却多绘着些佛宗故事,甚至还有典籍里才会提起的极乐世界,看着倒也有趣。

等将所有石窟看完,天也黑了。除了翠云寺这边,原本金光闪闪的天地忽的暗了下来。黄土上多了不少恶鬼鬼兽,他们顺着肆掠的狂风,像一团团移动的黑烟一般到处滚动着。

很快,无量塔里亮起了幽蓝的火焰,紧接着塔顶上的窗户忽的都开了,一个女子出现在窗户前。只见她穿着一袭雪衣,披散着长长的头发,正无声的笑着。慢慢的,声音传了出来,却不是笑声,却似在哭。那声音非难非女,看着像是数万人在哭一般,分不清谁是谁。且这哭声震人心魂,听者会不自禁的流泪。渐渐的,荒原上的鬼魂也跟着哭了起来,鬼兽们更是直接嚎了起来,一时间这片天地只剩下了哭声。

云草摸了摸眼角的泪水,正自诧异。忽然,心底传来一个凄清的

声音。她忍不住抬头朝塔里看去,就见着那个女子正直直的盯着自己,似乎能看尽她的心里一般。云草看的清楚,那嫣红的唇轻轻的动着。她在说,“救救我”。是那样的无助又无力,好似受尽磨难一般。

云草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好像被人揪着了一般,整个人难受的紧。很快,她魔怔了一般的站了起来,一步步的往寺门前走去。刚走到寺门前的时候,忽然听见有人在喊自己,心底的声音终于消失了。

她轻叹了口气,回头感激的看了魏无忧一眼。她想她倒底还是心志不坚,所以才会一时不防就被塔里的女子控制住心神。只不知道自己若出了寺,会发生什么。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回头朝塔里看去,只见那女子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脸上多了不少泪珠。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