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八百二十五章 陆谦很满意

作者:汉风雄烈  |  更新时间:今天02:22更新  |  字数:3584字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这夫妻之情且是如此,更勿囵是君君臣臣了。南宋已经危如累卵,非是那徐徽言出人意料的拒绝了齐军的招降,且与之连连血战不休,力保贵州不失。南宋早就凉了!

牛皋带兵席卷了桂西北路,贵州城下的李彦仙倒是与徐徽言斗的不分胜负。

二人都是武力超群之辈,徐徽言作战经验更为丰富,可困于手中兵力孱弱,又无火炮犀利,之前与陆齐交锋,是连吃败仗。

李彦仙正史上成就非凡,那是有成为一代名将的资本的,但眼下还缺少些历练。可他兵强马壮,身边又有李永奇、王琪、张用等得力干将辅助,那场面上始终是压过徐徽言一头。

后者手下说到有得力之人,除了大哥徐昌言,就是呼延庆了。其他的如刘正彦、苗傅二人,还有病危危的种师道的亲孙种彦崇,这都是可用之人。甚至是那刘延庆若真心效力,也能起到不俗的作用。

可惜,耿南仲先前收权的行为让刘正彦和苗傅此刻都选择了作壁上观,种师道再是忠诚赵宋,都到如今这个境地儿了,他也要为自己的孙子留条后路不是?而刘延庆,人老早就高高挂起了。

所以,南宋真的要凉了。

徐徽言夺取了贵州之后,按照陆皇帝的示意,给这座城池来了一场大手术,这也是到现下,徐徽言依旧能守住贵州的最大根本。

这绝不是李彦仙在放水,而是徐徽言真的守住了贵州。

但是,徐徽言他原先的地盘,柳州、象州,包括更北边的桂州,却都已经被牛皋率军拿下。同时南洋水师也在着手进入珠母海,也就是后世的北部湾,准备在钦州、廉州登陆。届时兵锋直指邕州!

南宁府邕州城,府衙后书房。

一双圈椅上端坐着两个年龄相近的中年人,二人都是容貌不俗,身材高大。其中一人,留有三缕美髯长须,正是邕州知州上官衡。而他手边的这人则就是他兄弟上官平。

与走仕途之路的兄长不同,上官平没那读书的资质,早年就专门打理家中庶务。等到上官衡发达了,上官平就自然也水涨船高。手中的庶务直接扩展到了邕州全境,接着又很快渗透进了周遭州县,为上官家赢得了丰厚的利润。

他都不需要去干些违法乱纪的没品之事,就是老老实实做生意,当二手贩子,就足以让上官家赚的盆满钵满,吃的肥肠满肚。

然而上官平身上却半点也无商贾的油滑奸诈气息,而是一身的书卷气,又容姿不凡,看起来更叫人感觉是一饱学之士。

年龄上上官平要差上官衡好几岁,但现在也年过四十,有儿有女。上官家的一些后辈还是有出息的,虽然也有些害群之马,但总的来说还是上进的。至少对比着他们老家那些没落中的书香门第,兄弟俩都是极为满意。

“大哥,瑞文先前的举动可是你授意?那一队物资倒还不算甚,可打通了钦廉二州却实是做的好大勾当。”此时的上官平正低声向上官衡询问着。

自从与南越军那场拼杀过后,邕州便被升格为南宁府,但是辖地却没半点变化。倒也有人建议给上官衡这个新鲜出炉的府尹大人更大的权利,比如把钦州、廉州并入南宁府,却被贵州干净利索的否决了。

不然,上官衡此番能做出更大的手笔来。

上官平心中感慨着,这商贾钱财再多也不及当官啊。上官家大业大,光是邕州地界的产业,就已经遍地开花,不用说桂西的其他地方了。

在桂西这一亩三分地,上官家虽然是一个新兴的家族,却已经超越了很多本土存在了百多年,甚至是更长久古老的大户巨室了。尤其是邕州升格之后,即便上官家再如何低调,也遮掩不住他们身上的光彩。

这样的一份家业,上官平纵然有着功劳,但显然他们家能风生水起,原因更在于上官衡。

同时也是担忧上官平平日里交往的人多,应酬多,免得酒后失言,上官衡秘密与谍报司有联系的事,真就一个字都没对他说过。

现在猛地听说上官瑞文亲自押着一批物资送往了钦州、廉州,心中的震惊就可想而知了。

事到如今,谁还不知道钦州、廉州不久后就要为齐军攻取么?他大哥若是没在其中有手笔,把物质粮秣和自己的大儿子送去钦、廉二州,岂不是拿着肉包子打狗?自己找死?

正因为如此,上官平这才跑到大哥的书房,向他询问此事。然后就听到他大哥说,自己不仅跟陆齐早有接触,此番还为钦州、廉州二地的州官牵线搭桥,叫他们也勾搭了上。上官平拍手叫好!

树倒猢狲散,这就这么个理儿。那赵宋且都要沉船了,还不许他们跳船自救么?至于忠孝节义之说,那赵宋自己先就得国不正,就不须去多言了。横竖尽是借口来。

“为兄皇榜高中时候,且是在崇宁年间,彼时官家刚继位无多时,聪明睿智,心怀凌云壮志,再掀起新法之事,一心继承父兄未尽之伟业。大宋朝亦是国势安定太平,国库充盈,百姓净平,岂是有一丝半毫的破国亡天下之迹象?”现在二十年过去了,上官衡想了又想,真觉得是冰火两重天啊。“时也命也。”

“官家虽非若晋惠之愚、孙皓之暴,亦非有曹、马之篡夺,然其恃私智小慧,用心一偏,疏斥正士,狎近奸谀。叫蔡京之流以獧薄巧佞之资,济其骄奢淫佚之志。溺信虚无,崇饰游观,困竭民力。君臣逸豫,相为诞谩,怠弃国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