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832章 卧底(小鱼鱼又被坑了)

作者:沧澜止戈  |  更新时间:今天08:37更新  |  字数:2921字

两个武道大师看到了,懵了下,皆噗嗤笑了,后察觉这样不对,飞快板正脸,盯着秦鱼愤怒道:“你个邪门歪道,满心思弯弯绕绕,还敢用这种见不得人的东西糊弄大小姐!”

去你大爷的见不得人,老子画得很可爱好不好!

而且为了懵,秦鱼还特地模拟上了娇娇那厮的形体姿态跟眼神。

诶~胖娇不在这里,却依旧有他的传说啊。

这女的怎么不笑,以前可没有一个女的扛得住胖娇的卖萌,就是那姓尹的也喜欢陡那小胖子。

“没,我是真心的,上闻小姐还请相信我。”

上闻泠韫也没笑,只是把纸张压在桌子上,纤长手指轻点着,“你为什么不写字?”

“我字丑。”

“你人也丑么?戴着面具作甚。”

你丑么?你不也戴着面纱!

秦鱼内心怼她,表面上乖巧伶俐,略羞涩说:“为了神秘。”

“嗯?”

“人在江湖,需要神秘感,而且我以前是做坏事的,怕别人看到真面目。”

“那如果我现在要让你取下面具呢?”

“额,还是不要了~~好吧,其实我就是很丑,特别丑,会伤大小姐的眼。”

“你的画已经伤到我的眼了。”

“...”

这种卡通抽象萌萌哒天下独一份,不识货哦。

秦鱼飞快瞟了下那两个虎视眈眈的武道大师,“我还是写字吧。”

她写了字,一排。

小娘子,等我小鱼公子来爱你。

字迹一气呵成,一模一样。

丫鬟黑了脸,帮上闻泠韫拆开那信笺比对了下,“小姐,是她。”

这不要脸的东西,还敢挑这最恶心人的话写。

却不知秦鱼心里正庆幸那小鱼公子文化水平低,往日留下的一些信笺里面对那些女子的话语都有这样一句。

恶心巴拉不要脸。

上闻泠韫的怀疑淡去,再看秦鱼也就没了原来的和蔼从容,反多了几分冷意,“都说金盆洗手还是一条好汉,但你往日行径害了不少姑娘,便是你真悔改了,也抹不了过去,你说,我该如何处置你?”

要杀她了?

秦鱼目光闪烁,说:“那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上闻泠韫疑惑。

秦鱼:“上闻小姐可以诅咒我将来也被其他人采花羞辱糟蹋凌辱蹂躏欲生欲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上闻泠韫:“...”

大概都被秦鱼的无耻跟狠毒给震慑到了,丫鬟跟大师都很沉默。

上闻泠韫也沉默了片刻,才给了回应,“难为你找到这么多恰当的词儿~~但我可能做不来这种事儿。”

秦鱼:“那放我自生自灭去?”

你想得美!

上闻泠韫轻笑了,“不过我倒是想到一个可以蹂躏你的人。”

“不知是?”

“蔺珩。”

“....”

说好的贤良淑德世家典范善良贵女呢?

————————

秦鱼早有预感上闻泠韫不会单单为了一个给自己送过采花信的小贼浪费时间,必有所图。

果不其然,这是盯上她还有一点利用价值吧,或者说上闻泠韫料定蔺珩会将她收为己用。

从前有一座山,特别好看。

什么山?

冷山,断背山,喜马拉雅山?

不,碟中谍3。

还有一条道,走上去就回不了头。

什么道?

赤道人行道非机动车道?

不,无间道。

“上闻小姐的意思是让我....”

“你有兴趣洗心革面弃暗投明当一回内奸吗?”

“...”

还是跟奸有关吗,我能换一条路子吗?

秦鱼有些迟疑,沉默,后尴尬,“蔺相那样的人物,我这种货色是断断不敢凑上去找死的,上闻小姐恐怕看错人了,而且弄虚作假背叛人,这也不算好人吧。”

“蔺珩算坏人么?”

“算。”

“我是好人么?”

“自然是。”

“那你为一个好人去对付一个坏人,这自然是最正确的事儿,既然是做正确的事,也自然是好人,都说洗心革面,你不做点事儿,佛祖怎么知道你悔改了呢?”

我信你个鬼你个白莲花心肠坏得很!

秦鱼:“一般说来我给寺庙投一麻袋香火钱,那些和尚就认定我悔改了。”

上闻泠韫:“....”

这厮说的让人无言以对。

大概看不过自家大小姐的温柔手段,见大小姐叹息哀愁,两个大师很是粗暴,刀剑出鞘,直接落在秦鱼脖子上。

秦鱼立马弱弱说:“我觉得这件事我们还可以从长计议一下,搞一个计划,做一项光辉伟大的事业,利国利民益苍生。”

上闻泠韫垂眸微笑。

这人以前唱戏的么?段子一套一套的。

————————

跟上闻泠韫达成伟大任务合作项目后,敌我状态改变,上闻泠韫看秦鱼也顺眼了几分,温柔和蔼道:“小鱼公子才华横溢,天赋超绝,未来一定不可限量。”

秦鱼:“我要是被蔺珩蹂躏死了,上闻小姐可能为我收尸?”

上闻泠韫皱眉,然后叹气,“一般说来蔺珩弄死的人基本尸骨无存,你换一个愿望吧。”

我希望你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大姨妈在线。

“那就给我送点武林秘籍或者增强内力的天材地宝吧,我根基浅,武功低,自保尚不够~~俗话说马无夜草不肥,你不下点本钱投资我,我将来怎么给你卖力呢?”

江湖小人物么,顺着杆子望上爬,再洗心革面也是小流氓一个,上闻泠韫倒也没把人想得太好,闻言一笑,“自然,若是合作愉快,利益共输,我绝不会亏待一个好人,不过首先我们先定一个盟约吧。”

所谓盟约,就是拿来要挟她的证据了,每人一份,可在秦鱼手里的盟约对上闻泠韫没有什么杀伤力,因为太师府跟相府本来就敌对,可秦鱼是卧底,上闻泠韫拿捏着这盟约,就等于掐住了秦鱼咽喉。

但秦鱼无所谓,因为她在蔺珩那儿债多不愁。

正要分开,上闻泠韫忽然问:“小鱼公子,刚刚看你手里拿捏着一个小秘卷,可能给我一观?”

这是那老头给我的礼物怎么能给你看。

但秦鱼瞥到边上那大师的长剑吞吐寒芒,立刻微笑,“当然可以,送你吧,当见面礼,我就不是个小气的人。”

反正猜想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秦鱼把小秘卷放在了桌子上,整理了下衣袖,准备离开。

上闻泠韫也就是临时起意,随意打开小秘卷后,她愣了下,又阖上了。

“不用了,你自己拿着用吧。”

语气有些淡。

然后她走了,一群人哗啦啦消失在竹林里。

秦鱼若有所思,拿起孤零零的小秘卷看,

哦,上面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一套男男女女动作模拟图。

说是男男女女,不是男女,这是因为有男男,有男女,还有女女。

数列组合你可懂?

一套十三种姿势。

栩栩如生。

还是彩绘写实的。

这么一副小秘卷,再配合她口口声声的洗心革面痛改前非,焉知那上闻泠韫会把她想成什么样的变态。

秦鱼:“...”

那死糟老头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