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727章 圣战

作者:青之辰  |  更新时间:今天09:18更新  |  字数:2745字

越是接近星盟的位置,人类的地位越低,经过几个文明的星系,景曦对此已经麻木。

刚开始时,占星并不管大家外出时是什么形态,直到形式越来越严重,每次出去,他都提醒大家为了安全着想,最好化形成其它种族出去。

景曦的目标是星盟,在路上,她并不想出意外,影响大家的行程,每次出去,都会按照占星的吩咐做。

终于到达星盟的星空城,星盟星系外的星空城,占星神情严肃的吩咐大家注意事项。

等大家走下战船,经过检测进入星空城。

入眼的都是各种人形生物,一个3米多高,皮肤像老树皮一样的人走到景曦等人后面。

“低等人类,让开。”

听到这话,走到前面的占星和憨道停下来,来到景曦身边,拦下她的动作,道歉道:“抱歉!您先请!”

那人哼了一声,从他们面前走过去。

等人走远后,景曦问:“不过是个星皇,你为什么拦着我?”

“在这里的人类分等级,我们华夏人确实是低等人类。”占星平静地说出事实。

“星盟不是号称所有高等智慧生物人人平等吗?怎么在人类的星空城地盘就分三六九等?”血舞很不满意。

这里的星盟跟星网上完全不一样,星网上大家要么是游客网名,要么是精神体,景曦神尊的精神力等级不低,一般的精神体都不敢小看她,没有想到在现实的星盟,一个星皇都敢瞧不起人。

“这是人类自己的分级,跟星盟无关。”

自从进入星盟,占星的神情一直紧崩,再也没有在外面时经常开玩笑的嘴脸。

听到占星的话,景曦心里冷笑。

看来星盟的人类内部的内耗很大。

“远山族在人类属于哪个等级?”

“远山族力气大,在星盟做一些机器人代替不了的苦力,属于人类中等种族。”

看景曦没有表示,占星知道她心里不服气。

不仅是她,所有第一次来这里的人,心里都跟景曦差不多。

“别忘了我们的任务,在这之前,你们别给我惹事。”

占星这话表面上是说给景曦听的,实际上,他是借着景曦的明义,告戒所有不服气的人。

“我知道了。”

景曦的目标是古蓝星监狱系统,在没有达到目标前,景曦也不想惹事。

可是,景曦不想惹事,并不代表别人不惹他们。

此时,体现出宙启送两个神仆给她的用途,每次有人想上前为难他们,两个神仆一亮身份,那些人就吓得赶紧远离他们这一行人。

尽管两个神仆帮大家开道,帮了他们很多忙,景曦确很不开心。

越是这样,说明宙启所图越大。

几人在星空城找了一个酒店住下来,星空城是通往星盟内部的通道,按理说他们经过星空城的检测,可以立马赶往星盟的星球,为什么要停留在星空城上,景曦不理解占星的行为。

“我们为什么要在这里逗留,不进入星盟内部?”

“星盟最近严控进出人员,没有得到准许的人,都被滞留在星空城上。”

听到占星的话,景曦以为星盟出了问题。

“星盟出了什么事?”

“没事,经常发生这样的事。”

“是谁下的通知?”

“人类联盟。”

人类联盟是星盟所有人形高等智慧生物的联盟。

“咱们华夏好歹是一个星盟国,为什么我们要事事听他们安排?”

占星的行为未免太听话,说等消息他就真的老实的等消息,连派人出去打听都没有。

听到景曦的质问,占星说:“那是星盟上次圣战的结果,如果你想华夏多一点话语权,这次就是机会。”

还有事瞒着自己,景曦问:“我们这次不是顺路来星盟访问吗?为什么说这是一个机会,什么是圣战?”

“星盟圣战三千年举行一次,如果我们能在这一次战事中取得一点成绩,自然可以增加在星盟的话语权。”

“往年星盟的圣战华夏是怎么参与的?”

“华夏已经连续三次没有参战。”

三次没有参战,那就代表华夏有1万年没有参加星盟圣战,景曦的感觉很不好。

“既然往年你们不参加,为什么这次准备参加。”

“你知道华夏每千年左右发生一次混乱吗?星盟圣战的成绩就影响华夏出现混乱星域面积的大小,华夏再不参加圣战,最后的安全星系也保不住了,你不想自己辛苦建设好的炎黄区再次毁于一旦吧?”

“所以,你们带我来,就是想让我代表华夏参加圣战?铁面可不是这么说的。”

知道他们背后的打算,景曦很生气,她既然到最后才知道。

“咱们只能在圣战中取得好成绩,你的那个任务才能继续。”

占星这么说等于变相的解释,铁面没有说错,她的最终目的还是古蓝星监狱系统,圣战只是过渡。

“参加圣战的人都有谁?”

“我、憨道、谬峥、还有你,四个人。”

“憨道不是散修神尊吗?”

“他已经同意代表华夏参加圣战。”

占星怎么跟憨道交易的,景曦没有心情管。

事情成了定局,景曦只好说:“把参加圣战的注意事项发给我。”

从占星这里得到想要的消息,景曦回到自己的住处。

虽然景曦没有什么表示,但是,血舞确知道景曦生气了。

不过是去见占星一面,为什么会让景曦很生气?

只有一个原因,占星或者他背后的人,做出对景曦不利的事情。

琅牙想跟血舞一起去见景曦,而血舞这一次确拦住了他,对他说:“你在家里等着,我一个人去。”

琅牙心里不愿意,可是血舞毫无商量的余地,想到景曦不好情绪,他也不想直面景曦的炮火,他只好放弃。

听到有人按门铃,景曦打开门,放血舞进来。

“景曦,发生了什么事让你这么生气。”

“这一趟的星盟之行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在这里,景曦只有血舞和琅牙可用,景曦不打算瞒她。

说到这里,不等血舞开口,景曦继续说:“星盟三千年举行一次的圣战即将开始,圣战结束后,按成绩重新分配星盟各族的利益。”

“圣战?星盟还有这玩意儿?”

血舞怎么也没有想到,星盟既然有战场。

惊讶过后,她说:“那我们就按往届照常参加。”

“华夏已经连续三次没有参加圣战。”

听到这话,血舞惊呆了,华夏为什么连续三次都不参加圣战?而这次确让景曦参加。

“我们的任务不是古蓝星监狱系统吗?为什么铁面不提前告诉你,你还要参加圣战。”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