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超级奶爸 都市言情

娱乐超级奶爸 第三百八十二章 雪晶呐,你可长点

作者:洛山山

本章内容简介:了才正常! …… 两个人又聊了起来,范韦也不知不觉地走了进来。 “表哥,我伺唤人伺唤得……” 刘子夏像个小女孩一样,摇晃着双腿,用左手捶了范韦的右胳膊一把,“可好了呢,...

“没那说,那都过去啦,现在都看星~座1刘子夏面向观众,表情很夸张地说道:“我双子座,她白羊座,星座特别合1

一边说着,刘子夏还伸开双手食指碰到了一起,后面特意拉长了尾音。

扭头瞧着一脸懵的范韦,刘子夏问道:“大哥,你什么星座?”

范韦像是看傻子一样地看着刘子夏,说道:“我是沙发座的,我瘫痪,哪也去不了了。”

刘子夏被范韦的话给逗乐了,说道:“啊哈哈,我问你星座。”

范韦重复着说道:“你星不星座,我也得搁这坐着了,瘫痪。”

哈哈哈,观众们再一次爆笑了起来。

你什么星座?沙发坐!

范韦大叔八成是从火星来的吧?怎么连星座都不晓得啊?

这个梗,观众们可以笑一年。

而且他们相信,万能的网友们,肯定会针对这两句简单地对话,进行各种改编。

到时候,又是一个网络流行对白,诞生了!

严雪晶这个时候,端着水走进了物资。

刘子夏很无奈地说道:“这表哥,就算是整不明白了。”

严雪晶把水杯朝刘子夏递了过去,说道:“来,喝水。”

范韦半途伸手,把水杯给截胡了过去,说道:“啊,我看看你沏没沏开。”

说着,他就把保温杯拿起来搁在嘴边喝了一口。

呸!

“茶叶都没沏开,你喝吧。”只是嘬了一小口,范韦就给吐了出来,一边说着话,还一边把保温杯递给了刘子夏。

“……”

刘子夏手里拿着保温杯,是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只能那么尴尬地拿着。

观众们乐了,到底是范大叔啊,连犯.贱都犯地这么清新脱俗。

你说你都喝了一口了,人家不得嫌你脏啊?

搁谁,谁都不能喝啊?

严雪晶被范韦的无理取闹给搞地很无奈,怒道:“这给客人的水,你说你抢着喝什么玩意,你上那屋待会去啊1

“我瘫痪,你咋老忘呢?”范韦乐了,指着自己的两条腿,说道:“又好啦?”

严雪晶无奈,只能领着刘子夏进了里屋。

……

里头的屋子,俩人隔着老远坐在了床铺上。

严雪晶倒是没什么,刘子夏表现得倒是挺矜持的,不光两腿并拢起来,时不时地往上翘一下,就连脸上的表情也很委婉。

严雪晶看了刘子夏一眼,说道:“诶,我问你个事,其实我都看出来了……”

“别瞎问。”

严雪晶话都还没说完呢,刘子夏就凑了过去,右手握成拳,捶了严雪晶的左胳膊一下。

“我是男的1刘子夏很傲娇地一撇嘴,拉着长音说道。

刘子夏这话一说出口,现尝直播间前的观众门,一下子就喷了出来。

“我是男的?哈哈哈……我夏真是太有意思了1

“哎呦,不行了,快笑死我了,刚刚那捶人的动作,太女性化,太娘了1

“这委婉的模样,还有女性化的动作,我夏,你是真女子……”

观众们乐得都快抽筋了。

就刘子夏现在这么‘娘’的状态,和以往那个高大、帅气、阳光的形象,还真是一点都不沾边,反倒有些像娘娘腔!

其实,这体态动作、说话语气,还是刘子夏特意向给他化妆的小谢同志请教的。

化妆师小谢是倾囊相授,刘子夏拼尽全力去学。

短短的几分钟他就学会了,甚至比他前世的那位宋小宝还要更加地可喜乐!

观众对创作这小品本子的编剧,充满了好奇!

到底是何方神圣啊?竟然能让刘子夏放开手脚地去演这个小品,而且一演就给这个角色演活了!

不得不说,刘子夏又开始圈粉了,而且圈的还是喜剧界的粉丝们!

舞台上,严雪晶都听懵了,什么你就是个男的啊?

“你说你们这几个银,谁逮谁问,谁逮谁问。”

刘子夏这话茬一挑开就没完了,他说道:“这几个小老太太,一天把我问懵圈了都!把我问得,我自己个儿都不道自己个儿咋回事儿了!这一天天的,现在上厕所,我都不知道蹲着好还是站着好了,呃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真是,太皮了!

上个厕所都能整出这么多讲究来,还蹲着好,站着好!

这是在预意,蹲着就是女的,站着就是男的吗?

尽管有那么点粗俗,不过听着是真可乐,再加上刘子夏最后自带的那种充满魔性的笑声,引得观众们想不笑都不行。

严雪晶也被刘子夏给逗乐了,两个人笑得那是前仰后合,肆无忌惮地。

范韦坐在屋外,正竖直了耳朵听着屋子里,俩人的动静。

听见里头充满了欢笑,不由得悄悄起身,探进了半拉身子。

刘子夏正恣意地笑着,冷不防看到范韦探进来半拉身子,顿时吓了一跳。

‘嗷’地一嗓子叫了起啦,随后像兔子一样蹿向了严雪晶。

噗!

刚刚不是说了,你是一个瘫痪吗?怎么站起来了?

观众们在笑刘子夏的同时,也对接下来的剧情很感兴趣了。

严雪晶站起身来,问道:“不是,你咋站起来了呢?”

范韦站在门口,说道:“咋地了,我说你们这谈对象可加小心呐,别把命谈没喽,注点儿意奥1

严雪晶气急:“你快,回你那屋去1

范韦摆摆手,说道:“你们聊吧,我继续瘫痪。”

刘子夏赶紧坐下来,问道:“咋回事儿啊?”

严雪晶低声说道:“后遗症,精神也像不正常似的。”

刘子夏恍然大悟,道:“嗷,哈哈哈……”

我靠,这都能圆过来,再说这解释也太牵强了一点了,是个有正常思维的人都不能信啊?

偏偏,这货信了!

不过想想也是,小品吗,要的就是夸张一些,搞笑一些,信了才正常!

……

两个人又聊了起来,范韦也不知不觉地走了进来。

“表哥,我伺唤人伺唤得……”

刘子夏像个小女孩一样,摇晃着双腿,用左手捶了范韦的右胳膊一把,“可好了呢,哈哈哈哈哈哈……”

又来了,标准地捶人动作,充满魔性地,仿佛能一下子笑抽过去的笑声。

每每看到、听到这些,观众们就会不由自主地嘴角上扬。

而且只要刘子夏稍稍夸张起来,观众们的笑声就会随之出现,无比地神奇。

“你这是干啥呀?”

瞧着刘子夏毫无形象,一抽一抽地大笑模样,范韦都有点怕了,他说道:“我这让你伺唤一天,就能把我伺唤走了。”

观众们已经笑得肚子疼了。

“不行啊,我夏笑起来这个状态,我都怕他自己把自己给笑死了。”

“就这态度,绝对能给人伺唤走了,范大叔真可怜啊1

“主要是这肤色、这动作、这笑声,晚上要给他放出来,绝壁能吓死人1

“我算看明白了,范大叔是在破坏俩人的相亲呢,继续往下看……”

这剧情,是真没得说。

相亲、然后破坏相亲,两种场景不停地上演着。

再加上刘子夏那无比亮眼的表现,让观众们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仨人跟屋里聊着,说起了生孩子的事。

严雪晶:“不生1

范韦不干了,说道:“别那么整啊,你搞对象,你就说你的事儿得了呗,老头好好的,咋又不生了呢?”

严雪晶气道:“老头死了。”

范韦问道:“老头死了?啥前儿死的?”

“没死1严雪晶生硬地吐出几个字,“永远活在我们心中1

这句话太有意思了,就像小学语文课本里说的,‘某某某,永远活在我们心中’一样,这摆明了就是说人没了的最高境界!

俩人就活像两口子吵架,我说你不好,你说我不好。

刘子夏像是不倒翁一样,给他夹在中间,一会听这边说两句,一会听那边说两句。

总算到了范韦疯狂吐槽严雪晶的时候:

“第一次扭秧歌回来了,那家伙那脸画的,像乌眼青似的。”

范韦苦着一张脸,说道:“搁大门口,哐昌一摁完门铃,就不进屋了,我趴门眼一看,我以为我妈回来了呢。”

他妈回来了?说媳妇像他.妈?

是俩人太像了吗?

就在观众们想到这里的时候,范韦继续说道:“我随后我就烧纸,给那磕头哇,这一上午1

哈哈哈,老范这张嘴也是不饶人。

感情他.妈早就没了,这是在说严雪晶描眉画眼儿地,打扮地像鬼呢!

俩人旁若无人地聊半天,把刘子夏当空气了。

总算让刘子夏逮到机会,插上一句嘴了:“诶呀,那你就是她老头吧?”

范韦一拍手,说道:“你看着没,傻子都看出来了1

“嗯1刘子夏像个傻大胆似地,竟然还点了点头。

在观众们被刘子夏的呆萌逗乐的时候,他一拍腿,对严雪晶说道:

“我听到这我才明白过来呀!那个,这么好个大哥,雪晶呐,你可长点儿心吧!这才是最最疼你的人,这才是最爱你的人呐!你可别瞎整了,还把我领家来了,你胆儿多肥呀你呀1

可不是胆儿肥吗,这小黑老头的形象,你瞧得上啊?

刘子夏继续说道:“我要告诉你,我那一千多平你指不上啦1

严雪晶好奇道:“怎么滴捏?”

刘子夏说出了实情:“我那是单位锅炉房。”

严雪晶追问:“那你咋说你管两千多人呢?”

刘子夏一瞪眼:“供暖嘛1

严雪晶傻眼了:“你是烧锅炉的啊?”

“嗯1刘子夏点了点头。

坐在一边的范韦发话了:“你看见没?这色你不对上了嘛,烤的1

哈哈哈!

观众们又一次笑了起来,今儿这小品节目,从一开始到现在,可没少埋汰刘子夏身上这皮肤颜色。

感情这还是个能够长期使用的笑点!9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