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四百二十八章 短兵(三)

作者:更俗  |  更新时间:2019-01-13 06:57  |  字数:4960字

赵臻从来都自信,同等兵力的人马都压上去打,不畏伤亡,楚州军精锐面对赤山军是有压倒性优势的。

楚州军老卒超过一半,新的奴婢也皆是挑选出来的精壮,兵甲更加精良,给食补给更加充足。

对面的赤山军第一都,虽然号称精锐,但还有近半数的将卒所持,还是称为狼牙筅的破长竹杆,仅有不到四分之一的兵卒穿有铠甲,还都是缴获的革甲,在这场战事开打之前,将卒每天的给食仅有正常的一半,

所以尚家堡一战,他们在侧翼的失利,赵臻心里非常的不服,憋着一口气,心里惦念着总有一天要找回道来,眼前的机会来临了,何况他们在兵力还是占优的。

即便他率部从溧阳出发,赶到南塘寨,将卒在体力上多少有些消耗,但赵臻仍然坚定无比的相信胜利已经掌握在他的手里。

然而战斗从申时初刻爆发,一直到暮色四合,双方在浅溪的南岸、南塘寨的西面一座宽逾三四里的浅谷地里激战超过两个时辰,赵臻的信心第一次动摇了。

赤山军的将卒是弱,双方投入战场的一支支百人队撞到一起,七成以上都是赤山军的百人队被打散,被打溃。

这要是在其他战场之上,入夜之前楚州军早就应该锁定胜局了,但赤山军打得太坚韧了。

赤山军每一支百人队被打散,被打溃,但后方或侧翼的百人队却极少受到干扰,令楚州军难以趁机扩大战果,甚至还要防备后侧翼的赤山军发疯的猛扑上来。

赤山军被打散、打溃的将卒,甚至在阵中便能在极短的时间内重新整顿集结起来,重新封锁住缺口,令楚州军难以前行一步。

这不仅意味着赤山军对伤亡的承受程度,要高过楚州军,也意味着什长到队率这两级的基层武官,组织能力跟作战韧性也要高过楚州军。

这也使得在短短两个时辰的激战时间内,南塘寨一线的赤山军伤亡率超过三成,战斗力犹没有瓦解、崩溃的迹象,相比较之下,赵臻从己方的将卒眼里看到畏惧之色,临夜之前似乎都是被他强逼着重新踏入战场。

楚州军的指挥体系,强在队率与营指挥使一级,强于列阵而战,虽然入夜后仅仅是薄阴天气,还稀微的星光从薄云间闪烁,能叫人隐约看到远山的轮廓,但在入夜之后楚州军也必须撤出血腥战场,退到临时从界岭山西麓流出的一条浅溪之后休整。

这时候赵臻甚至都要庆幸赤山军的将卒太弱了,庆幸眼前这部赤山军在过去两个月里都没有得到充足的粮食供应,以致激战这么久导致体力上的严重消耗,持续作战能力也随之被严重削弱。

要不然的话,对面这支赤山军入夜后不与楚州军脱离,还要继续纠缠下去,甚至往己阵纵深处穿插,赵臻便要担忧在队卒以下基层武官作战韧性要稍差一些的楚州军,更容易诱发不可逆转的混乱。

王文谦感受到午前匆忙赶往溧阳与赵臻会合时马车翻倒还是伤到肋骨了,他此时与赵臻、殷鹏爬上浅溪边的矮岭,还是觉得胸肋隐隐作痛,但眼下不是关心这些的时候,他们此时往南眺望,能看到一队人马,在上百支火把的映照下,进入南面赤山军的营地。

虽然楚州军在金坛的千余人马,在入夜时赶过来,但赤山军在南岸也在不断的增兵,他们赶在韩谦攻陷郎溪城之前,撕开赤山军的拦截吗?

王文谦的信心也禁不住动摇起来,忍不住暗暗的问自己这个问题。

他也清楚一旦被韩谦提前攻下郎溪城,他们就必须撤军,要不然的话,赤山军能撤入南塘寨、郎溪城休整、喘息,打疲、伤亡惨重的楚州军还继续暴露在外,将是何等的危险,是不言而喻的。

能将一支仓促成军、物资条件比流民军好不到哪里的兵马,在短短不到两三个月间打造成这等的程度,这是何等的治军水准?

王文谦深深后悔当初没有坚持己见,没有在针对赤山军的策略上坚持下去,甚至这时候他们能在南线调集两万左右的精锐兵力投入战场,也不会有这样的忧虑啊。

“明天还是要加把劲啊,赤山军第一都精锐如此敢拼,第三都即便武备极差,但也不能小窥啊,照这个情形看,郎溪城的守兵未必能支撑到几天!”赵臻枯瘦的老脸,眉头皱得跟山似的,也后悔当初没有支持王文谦封锁赤山军东线的策略,没想到让赤山军获得两个月的喘息机会后,会演变成这么大的麻烦,说到底还是对韩谦重视不够啊。

…………

…………

肖大虎与郭奴儿率千余援兵赶到洪林埠时,天色已黑,但正赶上一支七八百人规模的宣州兵从小道翻越麻姑山,绕到洪林埠的西侧,想着趁夜从侧后对坚守洪林埠南面隘口的赵无忌所部发动进攻。

赵无忌率三百多骑兵、千余步卒在重创乡兵、击退宣州兵第一波进袭的骑兵之后,在狭窄不到三百步的隘口坚守已经有半天,打退宣州兵七次进攻,伤亡接近五百人,目前剩不到九百人还能持兵刃作战,体力消耗极大。

赵无忌右臂鲜血淋漓,这一天他都不知道开弓多少次,此时都无力拿起一支箭枝来。

即便早就侦察到有一部宣州兵从侧翼的山道穿插过来,但他也无力分兵去拦截,只能率残兵被动守住狭窄的隘口,将更多的宣州兵堵在南面,不使其北上打乱第三都进攻郎溪城的节奏。

“王侯无种,将相非命,五年前我郭奴儿与肖指挥使都还是被世家门阀践踏在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