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926章 因为我而死

作者:苏烟南  |  更新时间:2019-02-02 03:09  |  字数:2582字

对于其他人,叶白可以说谎。#

可对于庞少龙,那就没必要了。

“对,死了,因为我而死。”

叶白没有推脱自己的责任。

庞少龙摇了摇头:“不,是因为我,她才死的。”

“你说什么?”叶白有些蒙了。

庞少龙解释道:“当我知道你要去坤海的时候,十分担心你的安危,然后我就求孟和平,让她去保护你。”

叶白面带不解:“你求她?她就去了?”

“我说你这个人十分有潜力,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如果她能在你弱小的时候交好你,一定会对她未来有很大的帮助。”

庞少龙说的不假,当初他在求孟和平的时候,的确说了这样的,但他却并没有说,自己当初是跪下求的孟和平。

叶白沉默了,不说话。

就在这时,满脸笑容的店小二端上了一个菜。

不过见到叶白三个人脸色全都不太好的时候,他连忙收起笑容,轻轻的把菜放在了桌子上,二话不说,就转身离开。

作为一个服务人员,他十分清楚这种情况下自己应该如何去做。

南宫婉儿闻了闻桌子上的菜,味道不错,不过见到叶白和庞少龙两个人的表情,她并没有动筷。

叶白苦笑了一下,看向庞少龙:“不管是因为你,还是因为我,人已经死了,人死不能复生,而且杀掉她的人,我也已经杀死了。”

说到这里,叶白想问庞少龙知不知道孟和平的敌人是谁,不过话到嘴边,他并没有问出口。

这种机密的事情,孟和平是绝对不会告诉庞少龙的。

叶白不清楚庞少龙心中对孟和平是什么态度,但他知道,孟和平对庞少龙,应该是没有任何想法。

庞少龙叹了口气:“都是我害了她啊。”

“这件事情与你无关。”叶白说到这里,再次说道:“跟我走吧。”

庞少龙点了点头:“好。”

孟和平既然已经死了,他也就不可能留在这里了,不说别的,安全问题都保证不了。

苦笑了一下,叶白冲着南宫婉儿说:“吃吧,在海上这些天,咱们也没太吃好。”

南宫婉儿没有多说什么,动筷,吃饭,她已经想好了,此时只做一个安静的吃客。

很快,两个人点的菜,就陆续的端了上来。

叶白虽然在吃,可心情也不太好。

在他的预想中,最少也要饭吃完了,甚至是不告诉庞少龙孟和平死亡的消息。

可是没想到话赶话在没开吃之前,就把这件事情说了。

“叶白,你也别自责了,这也许就是命。”庞少龙重重的叹了口气,大口大口的开吃起来。

尽管他心中很难受,可他知道,日子还要过下去。

就在这时,一个脸色漆黑的男人从门口走了进来。

扫视了一眼,他就发现了叶白。

而后,他笔直的朝着叶白走去。

感觉到有人朝自己这边走来,叶白抬起头,就看见了面露怒火的秦牧。

来到叶白的桌子旁,秦牧直接坐了下来,他死死的盯着叶白:“刚才是你说孟和平死了?”

“对。”叶白没有隐瞒。

“他是怎么死的?”

秦牧大吼,一把就抓住了叶白的脖领子。

南宫婉儿楞了一下,却没说什么。

秦牧刚来的时候,气息是收敛的。

可是现在,秦牧的气息完全爆发,可只有九品红莲境,不可能是叶白的对手。

叶白微微皱眉:“秦牧,人死了我很难过,我也不想,但请你放开我,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和平死了?是不是跟你有关?是不是你连累的她?”秦牧双眼猩红。

“是我。”

叶白缓缓的说道。

如果要是换一个人敢跟他动手,叶白早就出手了。

可叶白知道,秦牧喜欢孟和平。

而孟和平死了,还因为自己,他能理解秦牧的那种心情。

秦牧咬着牙:“告诉我,她是怎么死的?是谁杀了她?我一定会帮她报仇的。”

“杀她的人,我已经杀死了。”叶白说。

秦牧楞了一下:“你说什么?”

虽然他现在还不知道孟和平是怎么死的,但孟和平是九品红莲境,能杀掉孟和平的人,最起码也得九品红莲境。

可是叶白呢,从现在的气息强度上来看,只有三品红莲境。

叶白没有解释什么,把收敛的气血强度,全都爆发开来。

当意识到叶白的气血强度,比自己父亲还强大的时候,秦牧目瞪口呆。

叶白伸出手,把秦牧的手,从自己的脖领子上拿开。

沉默了一下,他道:“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我有事情要问你。”

“去我那里吧,我父亲也想见见你。”

秦牧在得知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就来到了这里,至于他父亲水伯那里,他并未告知。

不过现在消息已经确定了,秦牧觉得,也就没有隐瞒自己父亲的意义了。

更何况发生了这样的大事,肯定是要告诉父亲的。

“好。”

叶白想都没想,就同意了下来。

随后,叶白带着南宫婉儿和庞少龙,跟着失魂落魄的秦牧走了。

不久后,叶白见到了水伯。

没有隐瞒,叶白把关于孟和平死的事情全说了,当然了,报仇的事情叶白也说了。

听完之后,水伯重重的叹了口气:“我真是没想到啊,这丫头居然就这么死了。”

“对不起,如果没有我,她也就不会死了。”

水伯摇了摇头:“不能怪你,是这丫头技不如人,而且为了救那丫头,你也差点死了,算对得起她了。更何况现在杀她的人,也已经被你杀死了。”

说到这里,水伯停顿了一下:“叶白,你还记得,和平为什么要帮你吗?”

“记得。水伯,虽然她死了,但是我答应她的事情,一定会做。”叶白斩钉截铁的说道。

水伯点了点头,而后,看向了南宫婉儿和庞少龙。

“这两位都值得信任。”叶白说。

水伯开口说:“和平的敌人是申天霸,他是……”

“啊!”

还没等叶白开口,一旁的南宫婉儿就吃了一惊。

申天霸。

那不是申海龙和申海花两个人的父亲吗?

更是叶白的头号敌人。

“姑娘您知道?”水伯把视线转向南宫婉儿,开口问道。

叶白开口道:“我也知道,而且我和申天霸之间,也算是深仇大恨了。”

{本章完}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