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一百七十四章一代将才

作者:拼命的鸡  |  更新时间:今天07:53更新  |  字数:2613字

宇文拓逼音成线和周不同说了几句后后,周不同瞪大了双目,在周不同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宇文拓已经出手,

“啪”!

一巴掌,扇在了周不同的脸上,这一巴掌,又狠又快,将周不同半张脸,都给打肿了。

一点都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

而这也正是宇文拓的本性,沉默寡言、谋略过人、不择手段、以天下事为己任。

隋朝之镇国太师,拥有蓝黑双瞳之阴阳眼及古铜色之发。身上佩带一把金色之上古神器轩辕剑,一人一剑在战场上轻易即可摧毁万千大军,让变民盗匪闻之色变。

他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这一巴掌,太响,叫身后的士兵们,也是傻眼,

突然,宇文拓叫道:“这里我是将军,所有人都该听我的,你什么态度?说,你看我的时候,是什么态度?以为我叫你一声师兄,你就得意了吗?”

周不同也没想到宇文拓这么狠,演戏而已,

真打?

这一巴掌,打的他半张脸肿大,其中蕴含宇文拓的灵力,根本不是一般肿大,也就是说,没有羊脂玉净瓶,这肿大,好不了。

“宇文拓,你又是什么态度。”周不同咬牙,当即一拳接着一拳朝着宇文拓而去,也不留情:“居然打我脸,我跟你拼了。”

“区区武皇,也敢跟秘宗争锋?”

宇文拓哼了一声,

神火,使用而出,

顿时,火光冲天而起,四周树木燃烧之声,百里皆闻!

周围燃烧大山里的兽类,都亡命而逃!

......“将军,你看对面。”

大江的战船之上,副将突然发现了什么,脸色肃穆的喊了起来,

缥缈将军,很快到来,他微蹙眉头,对面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两军交战,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有时候一点小事,都可以扭转战场局势。

“阴山副将,你去看一下。”缥缈将军一声令下,

他今年二十七岁,年纪轻轻,却为将军,这和他的天赋不无关系,他也确实是一个打战的好手,至尊天域,自六星成为八星势力,其中大小十五战,全是他打下来的。

他在军中的话,比风云横还管用。

“是,将军。”

刚才的副将立马应声道,

他原本是杀手出身,本来还是来行刺缥缈的,但缥缈却放过他,

之后,二人不打不相识,成为主仆关系,阴山副将,他的潜藏术,比一般人高明的多,更不是斥候可以相比的,

话音落下后,阴山跳下船,进入江水之中,

入水之时,一点水花,一点声响都没有,

缥缈将军嘴角含笑,作为一个将军,若帐下一群酒囊饭袋,那么就算他这个将军再厉害也是无用的,

对于阴山,他很满意,

还有其他几个副将,都是缥缈亲自挑选出来的,每一个人除了修为在秘宗之外,

他们更有各自的一两手绝活。

试问,他帐下,这么一支水军,如何会败呢?

不管到来的是什么对手,

缥缈都从容应付之。

......阴山,不被察觉的到了对岸,他不用钻出头去,他的武皇元素乃是水,对水的掌控,精妙无比,

靠着水元素,与自身本领,他在江水下,也足以听到岸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的眼睛,在水下,也可以清晰的看到水面上,岸边发生之事。

他看到了,

也听到了,

原来吴天的军队果然来了,

而宇文拓则仗势欺人,年纪轻轻,独领一军,就看不起人了?

于是乎跟周不同打了起来。

当然,阴山不是那么好骗的,他要看清楚,岸上的两个人,到底是演技,还是来真的。

......岸上,

宇文拓不知道是否对方是否已经有人到来,

但想来,也该来了。

那位缥缈,肯定的会派出斥候,

这一次“周瑜打黄盖”

必须要打的真。

“区区武皇,不自量力。”宇文拓一脚踹出,

神火,席卷而去,空气,熊熊燃烧,一一殆尽。

“我跟你拼了。”周不同火也打出来了,

一拳轰出,

“青帝拳。”

这一拳,出现的很是突兀。

然而,

“轰”

终究不敌宇文拓的神火,

二者境界,差距太大,神火破开青帝拳,如一把火焰之剑,璀璨耀眼,直接刺入周不同胸膛,贯穿而过。

“噗。”

一个血淋淋的大洞,出现在周不同胸前,一口鲜血,猛然喷出,周不同气势萎靡,不由倒下。

......江水下,阴山诧异,

打成这样,肯定是真的啊,不是九幽之尊,伤成了这样,怕是活不了多久了。

......岸上,

宇文拓手中的轩辕剑有异动,但宇文拓紧紧握住它,不让它躁动,他知道周围肯定有敌人。

他秘宗境发现不了多方,说明对方,也是秘宗。

若不是轩辕剑,还真的不知道对方来了。到了这时候,演戏,就要演全套。

“周不同,你该死了。”

宇文拓面色冷然,大步朝着倒地,还在吐血的周不同走了上去,身上杀气腾腾,手掌一握,神火凝聚为剑,就是要直接刺死周不同。

“将军,不可以啊。”

“不错,将军,他怎么说都是陛下的弟子,你杀了他,陛下那边解释不过去。”

“对,我看他也没多长时间好活了,找个地方丢了吧。”

“对,伤成这样,必死,既然如此,何必多此一举?”

早被安排好的一些士兵,立马上来劝谏。

“好,那么就将他丢了。”宇文拓手掌摊开,神火之剑消散,语气冷然:“你们也要记住,回去后,就说周不同死于我们和至尊天域的交战之中,懂了吗?”

“懂”!

全军上下,一一应道,

“我......我诅咒你......”

周不同,感觉生机,彻底在流失,

没想到宇文拓居然真的真的是来真的,现在的他,五官都在流血,便是被士兵抬走,拿到无人的江水边,丢掉。

......江水之下的阴山,立马游去,带走周不同,这样的情况下,完全可以说服周不同,变成他们的人。

另外,刚才宇文拓的军中那么多人为周不同求情,说明周不同完全有策反宇文拓大部分士兵的能力啊。

这是一张好牌,

必须带回去!!!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