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六百八十章 反击

作者:可大可小  |  更新时间:今天13:42更新  |  字数:2473字

{}?路承周从得知张奉新死在法租界第五号路后,心里的石头就落了地。

松本昌弘“破译”出海沽站的电报,其中提到了火柴被捕,张奉新叛变等事。

他知道,张奉新事件,应该靠一段落了。

散会后他就回了家,准备与曾紫莲见个面。

路承周目前最担心的是胡然蔚,张奉新的被捕,严重影响了海沽站的正常运转。

情报三室的行动,金惕明很少会与胡然蔚一起出现。

在法租界码头,金惕明不但与胡然蔚一起出现,金惕明似乎还特别留意胡然蔚。

路承周之所以散会后就回家,是希望曾紫莲能与他联系。

马婶虽然不在,但路承周暂时不能外出吃饭,他得拉亮家里的电灯,让别人知道,他回来了。

果然,不到半个小时,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两重三轻,这个暗号表示,来的是自己人。

“怎么是你?”路承周打开门,看到是马玉珍,诧异地问。

同时,他将身子侧开,等马玉珍进来后,又看了看外面,没有异常后才关上门。

“紫莲姐受伤了。”马玉珍走进房间后,轻声说。

“什么?她怎么会受伤的?”路承周更是惊讶,曾紫莲自担任情报组长以来,还从来没受过伤。

“受伤了?严不严重?”路承周关心地问。

“手臂擦伤,行动无大碍,她让我向你汇报。”马玉珍说。

曾紫莲还有一个任务,协助胡然蔚离开。

张奉新死后,日本人已经取消了对几个路口的特别检查。

虽然英法租界的封锁依然,但日本人不会再对挂英国旗的车子特别检查。

而且,以胡然蔚的身份,他要离开租界,还是很容易的。

“是不是因为张奉新?”路承周问。

“是的,张奉新出来后,完全不配合,只想出去,还动手打了紫莲姐……”马玉珍当时也在场,现在还感觉不可思议。

当时的张奉新,完全不像一个正常人,固执、偏激,听不进任何人的劝说。

“张奉新死后,事态会慢慢平息,这段时间,我们要隐蔽起来,保护好自己。”路承周叮嘱着说。

“知道。”马玉珍点了点头。

抛开军统这层关系,她觉得路承周还是很优秀的。

可惜,路承周很反动,对gòngchǎn党有一种发自骨子里的仇恨。

“你和曾紫莲,要准备重新换个身份和姓名,下个学期开始,振华中学就不要去了。”路承周提醒着说。

振华中学一直是支持抗战的,宪兵分队在英租界有执法权后,肯定会重点监视振华中学。

“我会考虑的。”马玉珍想了想,说。

她并不只是军统海沽站的情报员,还是蚂蚁的交通员。

如果振华中学的工作,真的会有危险,她肯定会换工作换身份。

路承周原本想跟马玉珍一起吃顿饭,他已经记不起,有多久没跟马玉珍单独待一起了。

但是,想到胡然蔚可能有危险,他没有说出口。

马玉珍走后,路承周才开车去了法租界,依然先去了国民饭店,化好装后,才去了福煦将军路。

曾紫莲在情报里,说起了处决张奉新的原因:张奉新已经不顾团体纪律,肆意妄为,置团体安全于不顾,处决他实属不得已而为之。

曾紫莲的果断,路承周是很欣赏的,如果不是她及时将张奉新的尸体抛出来,恐怕今天宪兵队,会在法租界搞一次大的搜查。

发现了张奉新的尸体,日本人也就没有再搜查的必要了。

曾紫莲说到了晚上的行动,她会去趟胡然蔚家,劝说胡然蔚转移。

虽然胡然蔚的作用很重要,潜伏在情报三室也特别不容易,但金惕明非常奸滑,一旦被他怀疑,最好的办法是撤离。

换句话说,情报三室中,胡然蔚和金惕明只能留一个。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要除掉金惕明的可能性不大。

想到曾紫莲手臂受伤,还要劝说胡然蔚,路承周当即决定,去见一下胡然蔚。

自曾紫莲与胡然蔚接触上后,路承周这个火柴,就再没与胡然蔚见过面了。

他们两人都在宪兵分队,胡然蔚又是原来华北区的情报处长,与他接触多了,路承周实在没把握能瞒下去。

虽然胡然蔚家应该是安全的,但路承周还是习惯性的,先绕着外面转一圈。

这一圈绕下来,让路承周发现了异常。

在胡然蔚家对面,他看到了两个熟人:金惕明和邵龙阁。

一看到他们,路承周顿时明白,今天晚上是胡然蔚最后的机会了。

幸好,胡然蔚家后门并没有动静。

这也是路承周之前的叮嘱,每个安全屋都要有后门。

宁愿价钱贵点,也不能视安全为儿戏。

此时胡然蔚正与曾紫莲在谈着撤退的事情,胡然蔚得知,上面让他撤退,确实很吃惊。

他的态度很明确,金惕明纵然对自己有怀疑,但他没有证据。

直到后门响起两重一轻的敲门声,他们还在为此而争执。

“是我们的人。”曾紫莲仔细一听,两重一轻,这是路承周特有的节奏。

胡然蔚却很紧张,他掏出枪,子弹上瞠,将阻击枪放在身后,才缓缓打开了后门。

“金惕明和邵龙阁在前面。”路承周进来后,第一句话就把胡然蔚和曾紫莲吓了一跳。

“你们赶紧走。”胡然蔚看着路承周的相貌有些陌生,可是路承周一开口,他就断定,这是火柴无疑。

“不是我们赶紧走,而是大家一起走。曾组长,你先去通知方南生,集合一个小队准备接应。”路承周缓缓地说。

“是。”曾紫莲听到路承周的话,马上从后门离开。

“我不能走,如果我走了,谁来传递宪兵分队的情报?”胡然蔚见曾紫莲离开,急道。

“金惕明已经开始怀疑你,此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如果你继续留在情报三室,他会天天盯着你,时刻给你设置陷阱。这段时间,海沽站损失很大,亟需补充得力人员。”路承周缓缓地说。

“为何不能反击呢?”胡然蔚突然说。

如果外面只有金惕明和邵龙阁,那今天晚上就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如果金惕明死在法租界,情报三室的主任,是不是得姓胡?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