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124章 我的菜

作者:一梦黄粱  |  更新时间:今天07:03更新  |  字数:2306字

孟婆见此,随后哈哈大笑道:“你这兔崽子……果然有意思!哈哈……”

秦寿摊摊手道:“要是药效对您有用的话,这一锅下去,啧啧……估计您老这辈子就在那尝汤了。”

孟婆继续笑。

秦寿见气氛缓和了,于是问道:“婆婆,我有个问题问你啊。”

孟婆笑呵呵的道:“问吧。”

秦寿道:“你不会真的自己尝这汤吧?”

孟婆点头。

秦寿又问:“那你就不怕这汤真的对你有效?”

听到这个问题,孟婆沉默了……沉默了许久之后,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沉吟道:“若是有用,就好了……”

说完,孟婆的脸上再没有了笑容,而是一脸的惆怅、思念之色,眼神飘忽向远方,似乎陷入了某种深沉的回忆当中。她的泪水不知不觉的打湿了衣襟……

秦寿好几次想要去帮她擦擦,后来觉得孤男寡女的动手不太地道,于是拿了一快手帕递过去。

结果孟婆真的陷入在自己的回忆当中,秦寿举了半天的手,最后胳膊都麻了,孟婆愣是没看见!

秦寿苦兮兮的发现,他现在是收回手也不是,不收回也不是了。

收回来吧,万一孟婆醒了呢?那看到他收回手去,岂不是很尴尬?

不收回来吧?胳膊是真酸啊!

就在秦寿准备一咬牙收回手的时候,孟婆忽然低下了头,看着秦寿手里的手帕,一脸的惊讶之色,随后呵呵一笑,接了过去,擦了擦眼角的泪光道:“谢谢。”

秦寿顿时有种解脱的感觉,抡起膀子大风车一样的转着胳膊,同时道:“我谢谢你才对。”

孟婆不解的问道:“为何谢我?”

秦寿干咳一声,岔开话题道:“不说这个了,那个……你刚刚想啥呢?”

孟婆道:“想一段想忘记去忘不了的回忆,兔子,你有这样的回忆么?”

秦寿仰头望着天,翻遍了脑子里的记忆,他的记忆深处,是秦老爷子以及相邻,再就是嫦娥,还有天庭的那群逗比师父,每一段回忆都是无比的温馨和快乐。尤其是现在,和大家分开后,这些记忆显得尤其珍贵……于是秦寿摇头道:“没有……我的记忆都太宝贵了,恨不得一秒一秒的清晰记着,记一辈子。”

孟婆羡慕的道:“羡慕你啊……”

说完,孟婆起身道:“下去坐坐吧,新汤应该差不多了。”

秦寿点点头,跟着孟婆走了下去。

地下并不是秦寿想象中的,地球电影里演的欧洲巫师住的环境那样脏乱差。相反,下去后秦寿才发现,这下面竟然别有洞天,有一个巨大的溶洞,溶洞里有小桥流水,还有一座不大的小庄园。

庄园里,一只老母鸡带着一群小鸡仔在四处挖坑找食物吃,一条大黄狗伸着舌头趴在地上,哈哈哈的喘着粗气;院子里种着萝卜、白菜等青菜,还有蝴蝶在飞舞;

岩洞的最顶上挂着一颗极大的夜明珠,将整个岩洞内照的如同白昼一般!

整个小庄园布置的十分讲究,似乎每一朵花,每一根草该在哪里,都是被人精心设计过的。

最让秦寿啼笑皆非的是,房子顶上竟然还挂着一朵很大的花,那花软趴趴的趴在房顶上,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天生就长那德行。

不过总的来说,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显示出一股和孟婆完全不搭调的气息,这里是青春和活力,但是孟婆给人的感觉确实死气沉沉的样子。

秦寿有点怀疑,这里真的是孟婆的家么?还是孟婆杀了这里的女主人,占为己有?

当然,想想后面的猜测就不太可能,因为孟婆在这里住了太多年了……

这是秦寿下了地府后,第一次感觉到白天的感觉,也是第一次感觉到人间烟火的味道,顿时有种亲切的小激动。

孟婆走在前面,一边走一边道:“寒舍简陋,日夜游神切勿怪罪。”

秦寿苦笑道:“你这要是叫简陋的话,魏征、钟馗他们住的地方就是狗窝了。还是这里好啊,轻松……”

秦寿伸开双手,一脸的惬意,随便扯了一把椅子过来,就躺在院子里晒起了夜明珠的光。

孟婆见此微微一笑,一挥手,一口大锅从一间房子里飞了出来,大铁锅里咕噜噜的冒着泡,同时一股浓郁的香味飘了过来,秦寿闻了一下后就蹦了起来,叫道:“胡辣汤!加了料的!重口啊!”

孟婆笑道:“我又调试了几种材料进去,消除记忆的能力增强了些许。”

“只增强了些许么?”秦寿有点嫌弃。

孟婆瞪了秦寿一眼道:“你当这是什么?我这孟婆汤已经调制了数百万年,配方一直在强化。早就是百尺竿头了!想更进一步,已经极其困难,能提升一点,已经着实不易了。”

秦寿知道说错话了,连忙认错。

孟婆又白了秦寿一眼,这才指着铁锅里的孟婆汤道:“还敢喝……”

还没等孟婆说完呢,孟婆就看到这死兔子十分自觉的拿起了勺子,舀起一勺子,直接喝了。

看到这一幕,孟婆一阵无语。其实,她找秦寿来,的确有想法想让兔子帮忙做实验的。结果他还没说呢,兔子先喝上了,弄得她现在不知道该说这兔子是识相呢。还是该说这兔子没礼貌,没经过允许就随便喝……

这时候秦寿眯了眯眼睛,一脸的陶醉模样。

看到这幅表情,孟婆叹了口气,她知道,八成是对这死兔子无效了,否则应该是一脸呆滞,而不是如此模样。

孟婆问道:“兔子,你觉得我这汤差在哪?”

秦寿吧嗒吧嗒嘴道:“盐多了,不过我口重,总体来说,是我的菜!”

孟婆直接抢过勺子,给了秦寿一勺子,敲的秦寿脑门上火星子都崩出来了,气哼哼的道:“我让你帮我尝尝这汤的药效差在哪,不是味道差在哪!”

秦寿苦苦兮兮的一摊手道:“婆婆,你这……你这不是问道于盲么?我是吃货,又不是药罐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