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963章福临的危机

作者:话凄凉  |  更新时间:2019-01-13 06:57  |  字数:2295字

?????登州府蓬莱县外,大海边上。

旷野之中,散落的清军骑兵仓皇的逃向海边,他们大多丢弃了兵器,相当一部分人还卸掉了战马和自己身上的盔甲,减少几十近的负重,夺路而逃。

这是楼亲率领的另一支骑兵,耿仲明见势不妙就溜,楼亲则等到溃兵撞上了主阵,知道无力回天后,才向东奔逃。

因为对地形不熟悉,加上魏军追得急,骑兵一路乱窜,才跑到了蓬莱。

这时近万马军,战场消耗,中途失散,已经只剩下一千骑,不过魏军却并不打算放过他们。

“追上来了!”一片惊呼声响起,狂奔的清军回首一望,只见魏军骑兵再次撵了上来,绝望的清军顿是提起最后一口气,催马跑向岸边的海船。

青州之战让徐黑虎失了脸面,他领兵一路追杀,风驰于前,手中那柄大斧,早已饱饮敌血。

这时他已经追了一两天的时间,可却似乎没有停下的意思,他已经杀红眼,一定要将清军赶尽杀绝,来缓解自己的尴尬。

战马飞驰,徐黑虎看见清军残兵,奔向岸边如林的桅杆,看见海湾中停满了海船,立刻大声怒吼,“杀光他们!”

清军骑兵冲到岸边,水手和船夫早已逃了个干净,四散着向山林奔跑,或者起锚离开岸边。

魏军骑兵冲入岸边的清军骑兵之中,立刻开始屠杀,成片的清军被驱赶着直接奔入大海。

徐黑虎抡起板斧将清军砸落下马,看见岸边起锚的海船,顿时大声怒吼,“烧了他们!”

一旁的黄秉忠却急忙阻止,“大都督,不可啊!这船大王肯定有用!”

徐黑虎闻语,忙改口道:“杀,别让他们跑了!”

······

青州府,乐昌县,在高义欢击败清军不久,河东魏军便击溃了断后的清军,追入了山东。

赵大宪率领五万大军,赶到乐昌县,与高义欢会师。

这时在县城外的旷野上,魏军营帐将城池包围,入目望去,俱是一片白包般的军帐,难以计数,装备精良的魏军士卒,密密麻麻的穿行于营中,显得繁忙异常。

此时,城中府衙内,魏军高级将领,围在沙盘前,商讨军情。

高义欢依然很有派头的穿着金盔金甲,脸上满是骄横之色,还没从解决关内清军的喜悦中调整过来。

他开口询问道:“现在我军驻扎于此地,是该向北巩固河北,收取北京,还是应该向南,趁势攻击明军!”

大堂内,重人议论纷纷,陈名夏道:“大王,臣以为现在首先要确定,北京是什么情况,如果落入明军之手,那就该先拿下北京,要是没有,那就可以先发檄文,声讨朱慈烺,然后大军趁势南下,一统天下。”

高义欢闻语微微颔首,忽然问道:“大宪,你没收到虎大威的消息吗?”

赵大宪忙道,“总共收到了两封,最后一封是老虎率军去阻击明军,我料想明军不可能占据北京。”

高义欢皱眉道:“料想可不行,孤王要确切的消息。”

“大王,现在河北情况比较混乱,到处都有清军的散兵游勇,道路不通,不过即便绕道,消息应该也快到了!”高义成回道。

正说着,李来亨急步进堂,脸上大喜道:“大王,虎都督军报,北京拿下了!”

高义欢眉头一挑,急忙迎接上去,“快,拿来给孤一观!”

这时高义欢接过军报,打开观看,他匆匆扫视一遍,便连连赞扬道:“好,好,好。虎大威做的不错,孤王要重赏他!”

这次多亏了虎大威当即力断,否则要是让明军接收北京,河北山东两地直接易帜归明,那高义欢在政治上就被动了。

“大王,那接下来怎么办?”赵大宪听说高义欢要重赏虎大威,心头急了,他这一趟过来,又毛都没捞到。

高义欢神情严肃起来,一挥手道,“骑兵先行南下,先抄了马士英的后路再说。”说着他扭头看向陈名夏,“陈先生你去准备檄文,礼部宣教司也要立刻行动起来,给天下讲事实,摆道理,总之孤王不管你们怎么办,用什么说辞,必须给孤王将此事说通!”

~~~~~~

索尼一路,在莱州只接到了千余清兵,便仓皇渡海。

他的船队与耿仲明的船队一样,同样遇见了风暴,不过庆幸的是他比耿仲明早出发,船队没按着预定航线航向辽东,却也没被吹太远,漂泊了几天,到了朝鲜全罗道。

这时,博洛便要求船队靠岸,然后护着福临前往盛京,不过索尼却将船队停在了一座岛屿旁。

几日后,海船停泊在海湾内,船上点着灯火,博洛与尼堪聚集在一起,在船舱内小声商议。

博洛一脸忧郁道:“我看索尼是不想让我们回到辽东。”

尼堪沉声道:“当初,本来是肃王要登上皇位的,后来因为摄政王,他才没能如愿。现在他掌握关外和朝鲜,好比皇帝,如果摄政王带着大军撤回,肃王或许不会怎么样,可是现在就我们这点残兵败将,肃王会怎么想?”

博洛脸色阴沉,“肃王肯定不会愿意皇上回到盛京!”

豪格现在掌控关外和朝鲜,福临回到盛京,他该怎么对待这个弟弟呢?

如果福临回到盛京,对豪格而言肯定是个麻烦,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福临无法回到盛京,直接弄死算了,反正也没感情。

尼堪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索尼不靠岸,或许就是再等肃王的回复。如果肃王~”

博洛知道尼堪后面的话语,他不禁站起身来,来回踱步,最后忽然停下,急声道:“现在我们在海上,就算是被杀死,也没人知道吧!”

尼堪面沉如水,“你想怎么办?”

博洛没有说话,沉默半响,“现在我们要么投靠肃王,要么先下手为强。如果索尼得到肃王的指令,那一切都迟了。”

尼堪沉默了,房间内立时安静下来,谁也拿不定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