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模

红模 240:张警官问话

作者:模特徽因

本章内容简介: 可李善却不太一样。 他眼中只有一样东西是最重要的。 这是很久很久之后,我才知道的。 & 李善踌躇半天后,转身说:“要不,宏仁那边我也不过去了,我留在汉江这边陪...

看着张警官的电话,我直接挂断。

而后,直接拨通了张亮的电话。

“姐?你忙完了?”张亮接起电话问。

“你在哪儿呢?咱爸给你打电话了吗?”我问。

“没有碍…我这刚吃完饭呢。咋了?”

“咱爸要打电话,就说我跟你在一起啊!别露馅儿了!对了,回来之后,在小区门口等我,咱俩一块儿回去。”我嘱咐好后,便挂断了电话。

来不及跟他们解释的,立刻又给张爸回电话,“喂,爸。”

“你在哪儿呢?”他声音有点儿冷的说。

“在外面刚跟张亮吃完饭,这就往回走了。”我说。

“真的?”

“真的埃怎么了?”我反问。

“没什么……吃完饭都早点回家。”他说着,便挂断了电话。

张警官极少给我打电话,这么莫名其妙的打电话绝对有事儿。

但是,他没说,我也不能问埃

旁边的李善见我愁眉不展便问:“你爸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刘警官可能会给我爸打电话,但是,不可能将全部事情都说出来。”我说。

“那你就早点回去吧。”李善说。

我看着老板将菜端上来后,便让他们好好吃饭,而后,便走出了烧烤棚。

李善跟着我走出来后,脸上仍旧是担忧之色,“唉,我还是觉得你回宏仁县好。现在宏仁县很多事情都等着我们去做,好些解决不了的矛盾,等着我们去解决呢。”

&

李善说的事情我知道,过去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经常接到一些宏仁县的短信。

宏仁县知道我是大佬的人越来越多,但是,对于我长什么样、多大等一些细节却不知道。县里很多民事纠纷之类的事情,也会找我们帮忙。

像城北那些厂子的矛盾,李善都会给我发信息说明情况。小事儿他解决,但是大事儿上,还是要我下决定。

诸如,两个场子为了挣一块儿地,打的不开开胶。一个有土地证,而另一个有租赁证,中间人两边吃了之后跑了人。

其中一个人找我们帮忙,把对方压下去。

另一方又找了县里的关系,想通过领导把这事儿压下去。

我们是收钱办事儿的,要不怎么养活手底下的那帮人?

李善问我怎么办?

我就说先看另一方找县里怎么解决,他们要是偏袒他们,咱们就出手。

结果,城北街道派人直接将我们这边那个厂子查了一通,各种税收、污染、消防之类的。

那边的厂长找我诉苦,让我赶紧的想办法。

我就说,这事儿暂时办不了。那厂长气的直跺脚,但是他很清楚我们这批人是干什么的,也是敢怒不敢言。

跟我打完电话之后,我就给李善打电话,我让他立刻给那个厂长嘱咐好。毕竟两人一个唱红脸,另一个就得唱白脸。李善便找到厂长解释说:“这事儿我们老大已经知道了,但是,如果他嘴巴不老实,出去乱吆喝,绝对给他个好果子吃。”

那厂长没办法了,只能配合着街道上的人治理一通。完事儿,那片地拱手让给了对方。

但是,没过几天,我就让李善他们动手了。

当初想着街道上如果真要处理这事儿,就不应该偏袒任何一方,实在不行把地一分为二,重新处置也行!但是,给他们下礼之后,就如此偏袒一方怎么可以?

当晚就让李善找到了对方的厂子,一通砸!

后来,又采取了一些措施,这里就不讲了。

总之,最后的情况,就是街道罚了这边厂子的钱,跟我们砸了对方厂子的损失扯平了。

而那块地依据谁花的钱多、钱少,来重新给他们分了。

李善好奇我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这么办,我便告诉他说,永远不要让对方知道我们在想什么。还有,领导、当权的不抓住把柄,不能惹。那领导若公平处理,便不需要我们插手了。

这种事情越来越多,县里很多特殊关系也时不时的让李善和阿龙他们约我吃饭。

但是,我哪儿敢去啊?如果让他们知道我是个高中生的话,怕是他们得惊掉大牙。

再者,我也不在宏仁县,只能让他们推辞,并给我渲染上点儿神秘色彩。

&

“我知道宏仁县很多事情,但是,汉江这边我真的不能走……”我略有沉闷的说。

人生就是这样。

尤其是那个青春时期,根本分不清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甚至于,现在的我也会时常恍惚。人活着,到底什么是最重要的?

小时候,老师和大人们,总会给我们灌输一种高级的奉献精神,给我们讲述钢铁是怎么炼成的,让我们知道我们有生之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为了我们远大的目标理想而奋斗。

但是,人总是越活越明白、越活越自私。

曾经的远大理想,曾经的宏大志向,在现实中慢慢的被瓦解,看到身边的妻儿子女时,便会觉得亲人是最重要的。

可是,当我们身处困境中的时候,兄弟的情谊又显得那么的弥足珍贵。感情又成了最重要的。

当朋友、亲人有难的时候,钱又成了最重要的。

所有的一切,都显得很重要的时候,我们变的犹豫不决,开始迷茫和恍惚。

可李善却不太一样。

他眼中只有一样东西是最重要的。

这是很久很久之后,我才知道的。

&

李善踌躇半天后,转身说:“要不,宏仁那边我也不过去了,我留在汉江这边陪你。”

“不行,宏仁那边还是你做事我放心。而且,那是我们的根,决不能丢。”

“不是还有阿龙他们吗?黄毛也可以1李善有些激动的说。

“庆丰他们不是在这儿吗?有他们在这儿就行。”

“我不放心啊1李善难得一见的在我面前大声说话。

“怎么?我这个老大说话都不听了?”我盯着他说。

他眼神微微晃动之后,头一低,转身很是郁闷的走进了烧烤棚。

那一刻,我内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动了动,但是,却又瞬间泯灭了。

而后,莫名其妙的想到了陆厉。

想到陆厉之后,心里又是一沉。

我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更不知道他过的怎么样。

他永远都那么神秘而谨慎,只知道他的存在,却不知道他的未来。

踏着夜色,行走在熟悉的路上,清冷的风吹起发丝,让人觉得这夜漫长而又清冷。

……

张亮已在小区门口等着我了,见我过来后,便问:“咱爸给你打电话了吗?刚才给我打电话了,我说跟你在一块呢。”

“我也是那么说的。”

“他干嘛给你打电话啊?”张亮比较担心的问。

“不知道碍…咱赶紧回家吧。”我说着便往里走。

他推着自行车一把将我拽住,“你今晚去哪儿吃饭了?李善呢?”

“走了……过来找我吃了个饭就走了。”我拽开他的手,故意隐瞒说。

“姐!你是不是有很多事儿都故意不告诉我。”张亮推着自行车追着我问。

“没有埃我瞒着你干什么。”

“骗人!你绝对有事儿,现在高三那帮家伙啊加了我都不敢靠近!还有那些什么龙虎帮的小混混,见了我有的都停下脚步的不动弹。”

“是么,那挺好埃”

“好个屁!打架都找不到茬,多没劲!?”张亮特浪的说。

我翻了他个白眼说:“你才舒服了几天啊?又想找事儿……”

“诶,你不知道啊!史俊杰明天就来上学了!到时候,看我怎么整他。”

“不许动他1我马上喝止说。毕竟后面我还要找他老爸商量庆丰等人去干保安的事儿呢。

“干嘛这么激动?”他停下脚步,一脸不解的看着我。

“好不容易平息了,不许再找他事儿了。”

“他喂我吃过屎啊!我总得让他吃一次才行1张亮不听话的说。

“我说不行就不行1

“切,谁听你的1张亮直接推着车子进了单元门。

&

回到家的时候,付香芹还没睡觉。

见我们回来,便将电视机关掉了。

“今儿不是星期天不上晚自习吗?你俩又去哪儿野了?”付香芹更年期的脾气真的很大。

“没事儿,我们就是去吃了个饭!都这么大了,您哪儿那么多操心事碍…”张亮翻了翻白眼就进了房间。

张警官听见动静后,穿着睡衣从卧室里走出来。

我怕他问我话,便赶紧的进卧室。

前脚刚踏进去,他后脚跟上就推住了我的卧室门。

“……怎么了?”我回过头看着他问。

他皱眉盯了我一眼,那眼神就跟要从我眼珠子里挖出什么东西似的,“刘组找你了?就是我那个同事。”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