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王爷的丫鬟不好当 侦探推理

重生之王爷的丫鬟不好当 第424章 身孕?

作者:南风知我意

本章内容简介:p> 果然。 宋昭华闻言瞬间坐起身蹙眉看着她,眸中不乏担忧,“湛诚受伤了?” 程婧菀只得再重复一遍,“怕王爷受伤,所以还是提前制备好这些为好。” “这些交给下人去做就行了,你...

“程姐姐?”

梦溪一进门就看见程婧菀干呕的样子,急忙跑过去扶住人,“怎么了程姐姐?”

程婧菀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可能就不小心喝到了隔夜茶罢了。”

梦溪看着那杯只喝了一口的茶皱了皱眉,没有再说什么,随即带着兴奋道:“程姐姐,太子被捕,王爷救驾成功。”

“嗯我知道。”程婧菀十分平静。

???她怎么就知道了?

程婧菀见她那不可言说的表情还是好心的解释了一句。“之前不小心听到长公主属下说的话了。”

梦溪一听到这句话就紧张了起来,“那长公主殿下没有把你怎么样吧?”之前走的时候她可是看到那长公主气势汹汹的架势。

程婧菀想了想,“没有。”的确是没把她怎么样,就是语言上为难她了,不过也没什么大事。

“那就行。”某只护主的小丫头松了一口气,让程婧菀看了哭笑不得。

“宋湛诚呢?”

“王爷被奉命去查太子余党了,估计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程婧菀垂了垂眸默叹。

“程姐姐你是不是想老爷夫人了?”

程婧菀也没想瞒她,淡淡嗯了一声。

梦溪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今天本来是程姐姐和王爷回国探亲的日子,却突然太子逼宫,那么这件事在王爷没解决完之前定是不能提上行程了。

绞尽脑汁说了句安慰人的话,“程姐姐别伤心了,反正迟早都是要回去的,就是晚了一点,相信王爷会很快处理好的。”

程婧菀轻笑出声,“行了,真拙劣。”

这句话说的什么显而易见。

梦溪撇了撇嘴,她也是想安慰程姐姐嘛。

“好好好,我定会是……“

话未完之前的那种恶心感又再度传来,依然是呕吐了一阵什么都没有呕吐出来,胃部很难受,脸色有些苍白的抿紧唇,难道是吃坏肚子了?但是她从今天就没吃过什么东西埃

这可是把梦溪吓坏了,“程姐姐你怎么了?要不要去看看大夫?”

程婧菀揉了揉眉心,“看什么大夫,我自己就是大夫。”

醍醐灌顶的梦溪差点忘了这档子事儿,拍了一下脑门儿懊恼道:“对,差点儿忘了,那程姐姐你自己看一下,万一真的是吃坏肚子的话那……”

程婧菀没再听她的絮絮叨叨,把手放在另一手腕把脉,她其实有一种预感。

感受到之间脉向的滑动之后程婧菀复杂的垂了垂眸,果然。

她有了身孕。

手不自觉放在小腹处,低头看去,这里即将有小宝宝了吗?

真是……来的不是时候埃

她怕宋湛诚知道之后会因为她有身孕而再次耽误回国探亲的事情。

抚着小腹的手虚握了握,抬头望上那一双担忧的眸子,如常笑了笑,“没事,就是可能被这杯茶给坏了肚子了,吃点药就好了。”

还是先不说罢。

不是她不信任梦溪,之只是她现在自己也很复杂,不想跟任何人说这件事。

所以,只能这样了。

看着梦溪颇有些愧疚。

闻言梦溪松了一口气,她今天紧张松气的次数太多,让她都快神经痛了。

不过还是叮嘱道,“那程姐姐你要什么药到时候吩咐我去拿就好,我先把这壶茶换一壶,真是,这些下人怎么做事的,茶都不唤,我等下定要批评她们几句。”

程婧菀任由她把茶盏拿走,笑着应了一声。

待人走后方才瘫坐在凳,揉了揉揉无奈,这都是什么事儿碍…

不过她现在真的想见到宋湛诚,听一听声音也好。

这样想的也就这么做了。

起身朝着北苑走去。

“姐姐。”程婧菀低眉朝着人行了一个礼。

宋昭华掀开眸子看了她一眼,随即又半阖眸淡淡应了一声,“有事?”

指腹磨了磨衣摆衣料斟酌开口,“我想出府。”

宋昭华皱了皱眸,“出府干什么?”

“我……”语调一转改变刚刚的想法,“我想去购置一些药材,药膳堂的药材没有多少了,那些个下人对这些终究没有我了解,所以我想亲自去,且怕王爷到时候带伤回来,还是多准备一些为好。”

果然。

宋昭华闻言瞬间坐起身蹙眉看着她,眸中不乏担忧,“湛诚受伤了?”

程婧菀只得再重复一遍,“怕王爷受伤,所以还是提前制备好这些为好。”

“这些交给下人去做就行了,你贵为王妃,即便比那些个下人懂这行,但是总归是身份不妥,你列举药单叫他们买就是了。”

哦。

“好的。”

微笑,不能气。

她总觉得她是知道她的意思的,但是就是拐着弯儿不让自己出去见宋湛诚。

很棒。

“那婧菀便就先行退下了。”行了个礼便就准备走出暖阁。

“等等。”

“嗯?”

程婧菀不解的看过去,还有事?

“你说,为何宋景赫会突然逼宫?”宋昭华神色幽然道。

这是准备跟她开始交心还是交情?有点措不及防。

这话可不好接啊,这宋景赫遂说是太子,但是他还有一个身份也是宋昭华的弟弟,虽然不是亲的,但是总归是有血缘关系的,而且,她摸不准她到底想听什么。

低眉沉吟了片刻道:“婧菀认为,他并非是真正想要皇位。”

“哦?”宋昭华扬眉略惊看过去,似是没想到她会是这个回答,旋即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还能做什么,继续说呗。

“这次逼宫太过突然,有些事将就天时地利人和,而这次我觉得似乎一样都没有占却莫名其妙就逼宫了,这是我疑问的一点。”

“其次,说他并非是为了皇位的原因是,经过了这么久,也算是对这位太子殿下有了初步的了解,他有些记仇,且不允许别人比他更厉害的这种心里,然则这两样湛诚都占了,所以他就把所有精力都用在了对付湛诚身上。”

“面对皇上对湛诚的愈发青睐,太子便就再也忍不住了,这点又可以勉强解释他为何现在突然逼宫的原因,但是忍了这么久却又在这点又忍不下去了,这又是一个疑点,到底是什么刺激了他?或者说,谁怂恿了他。”

说完程婧菀也开始思索了起来,她说的真的就是她的想法,这件事太过于不解,但是按常理来说又很好理解,很矛盾,所以她想找到宋湛诚看他知不知道些什么。

有时候对一件事太过于好奇也不是一件好事,自古以来就有好奇害死猫这句名言。

宋昭华听了她的分析眉头一拧,久久没说话,最后也只是叫她告退。

走在路上的程婧菀望着天边快要暗下去的天色沉了沉眸,心事重重回到了闹苑。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