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二百四十章 伤兵营

作者:北冥老鱼  |  更新时间:昨日19:24更新  |  字数:3266字

“啪~”李璋一不小心没有注意到脚下,结果踩到一个鲜血汇聚而成的泥坑里,鞋子和衣服的下摆也溅上不少鲜血,甚至他还看到一截手指在血坑里沉浮。

尸体,到处都是尸体,哪怕李璋极力远眺,但视线的尽头依然也是尸体,一排排打扫战场的宋军将士提着刀,只要见到党项人躺在地上,无论死活都要补上一刀,战场上时不时发出阵阵惨叫,吸引来一群又一群的乌鸦,落在旁边的枯木上注视着眼前的大餐。

李璋自问胆子不算小,对尸体也十分熟悉,毕竟是学过医的人,而且他也不是没有杀过人,所以本以为会对战场上的情况有所免疫,但是当他亲眼看到战场上的残酷与血腥时,却还是禁不住一阵阵的反胃。

“哇~”这时旁边的金山终于忍不住了,跑到一边大吐特吐起来,那种呕吐的声音如同魔音入耳,让听到的人更想吐了。

更让李璋难以忍受的是,战场上的味道实在太臭了,不仅仅只有血腥味,另外还有许多人被开膛破肚,里面的内脏流了一地,那种臭气简直能把人熏晕过去,李璋也感觉自己的脑仁痛,胃里更是一阵阵翻江倒海。

“参军,想吐就吐吧,吐出来更舒服一点,上次我跟着火枪营打仗时,也是吐的昏天暗地,不过只要适应也就没事了。”正在这时,陪着李璋来战场的秦怀志看到他的脸色不对,当下也是笑着开口道。

秦怀志虽然是太监,但他身为监军,之前大战时也和呼延守信一起呆在火枪军中,当然他只是督战,并没有消耗太大的力气,至于呼延守信和曹俣等人现在早就累的躺在拓远寨里喘气了。

“没事,我……我还撑得住!”李璋这时却强忍着道,说完他闭上眼睛缓缓的呼出口气,其实战场上的残肢内脏之类的对他的冲击还不是太大,最忍受的就是这股臭味,他鼻子又比较灵敏,所以才会如此的不适应。

相比之外,随同李璋一起来的还有狄青和野狗,野狗这家伙对战场上的惨状根本没有任何反应,倒是狄青第一次看到如此惨烈的景象,脸上也有些不自然,毕竟无论他日后的成就如何,现在依然是个从没上过战场的少年。

不一会的功夫,金山那边也吐干净,然后拖着身体有气无力的回来道:“以前总感觉打仗没什么,不过是死的人多一点,可是今天一见算是开眼界了,幸亏我没有被发配到军中,否则刚上战场就得死在那里。”

李璋这时也缓过劲来了,当下几人一起在战场上转了转,当然他们没敢太靠近,只是在后面已经被打扫过的战场转了一圈,这时已经有许多受伤的将士被人从死人堆里抬出来,甚至还有人前来收拾地面上的武器、箭支等等,甚至连死人身上的铠甲都会被扒掉,毕竟这些都是可以重复利用的。

刚开始李璋对战场还有些好奇,但是看得久了也没什么感觉了,特别是看到许多宋军将士伤势极重,一个个发出痛苦的"shenyin",这让他也不由得叹了口气,当下回到拓远寨开始帮助军医为受伤的将士治疗。

大宋对医学还是十分重视的,科举中甚至还有专门的医科,所以大宋的医学在古代也十分的发达,涌现出不少的名医,边军中也设有专门的军医,只是数量还是比较少,当李璋来到伤兵营时,发现整个营中都是受伤来不及诊治的伤兵,有些脾气暴躁的甚至已经开始大骂了。

当然能骂人的伤兵一般伤势都不算太重,至少暂时死不了,真正严重的是那些断肢或失血过多的将士,有不少人都已经陷入到昏迷之中,李璋进到帐中看了看那些军医们的处理办法,结果发现无非也就是清洗、敷药、包扎三步,当然也有些需要服用汤药,另外还有正骨之类的,都是中医对外伤常用的办法。

不过李璋看到这里却是暗自摇头,因为这些治疗办法虽然也有效,但有些办法还是效果太慢,所以他立刻对旁边的野狗吩咐几句,对方也立刻闪身离开,不一会的功夫,就将李璋一直随身携带的药箱取了过来。

“快,快帮我按住伤口!”正在这时,只见军营里的医官对旁边的小徒弟大喊道,这次抬进来的是个大出血的伤兵,腿上的一道伤口足有半尺长,鲜血像是泉水似的一直往外涌,倒上去的药粉都被冲开了。

小徒弟听到医官的吩咐立刻用两手挤住伤口,然后医官将一包药粉倒在伤口上,随即就用纱布将伤口和药粉紧紧的裹在一起,这种办法对一般的伤口也许有效,但这个伤兵明显是伤到大血管,纱布刚绑上就再次被鲜血给染透了,渗透出的鲜血依然顺着大腿往下流。

“算了,听天由命吧,抬下去吧!”医官看着这个流血不止的伤兵,当下叹了口气挥手道,以他的经验,自然也知道像这种止不住血气的伤兵,最后能活下来的十不足一,虽然他也想救对方,但实在没办法了,而且后面还有更多的伤兵需要他救治,没必要把时间都浪费到他身上。

“大夫,求求您救救我兄弟,他可是亲手杀了五个党项骑兵啊!”听到大夫的话,那两个抬着伤兵的士卒却忽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哀求道,他们和伤兵即是同乡又是军中的兄弟,平时也是情同手足,现在听到自己兄弟的命要交给老天爷了,这让他们自然也不肯放弃。

“你们求我也没用,把他抬回去尽量的让他多喝点水,如果伤口的血能止住,而且日后不发烧的话,说不定他还能捡回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