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460、年轻时候都是冲浪高手

作者:中秋月明  |  更新时间:今天01:19更新  |  字数:3208字

反正看着一头冲进钱多多怀里嚎啕大哭的孟桃夭。

汤云裳的二妈,都站在旁边给了汤云裳一个你解释下的表情。

看见泪流满面的孟桃夭,钱多多心疼极了,哪里还想得起自己是不是受了伤啥的,也破天荒的揽住她拍后背,真的感觉瘦。

虽然没有几次身体接触,但夏天的桃子,肯定不是这样的,这两三个月她可能还在承受不少工作忙碌以外的心理压力,这时候钱多多还是承认,这些压力也许自己应该帮她分担。

孟桃夭哭得伤心极了,像个受尽委屈的孩子。

可抬头看见钱多多额头留下来的血迹,哭得更厉害了,终于想起来转头看汤云裳,还想推开站直点的,汤云裳已经大步过来,展开蝶泳的双臂搂住他俩一起:“好了好了,事情已经过去了,现在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来,看明天能不能回去,这事儿好像闹大了……”

是闹大了,警察终于也来了,虽然有点姗姗来迟,但七八辆摩托车的规模也说明很重视。

但督查这边已经把几位异地抓捕的警察分别带上他们车询问,那个副驾驶的就是企业安保部的经理,十多个或蹲或躺的打人者都是从那家企业调过来的保安和工人,有些人还穿着工装呢。

作为本地纳税大户的企业,提供办案经费就可以报案到异地抓人,这种事情在全国各地并不鲜见,有人督查呢自然是大把的违规点,没人管也就习以为常了。

本来这事儿呢,只是先把人弄出来,再象征性的处理一两个人,大不了把带队的安保经理给行政拘留下,就算是过了。

连蒋阿姨都说这种事情,怪罪到经办的几个警察头上挺没意思的,抓几个工人更没意思,她也不指望通过这样一个案件就能怎么提高地方上的认识,带来什么本质性的改变。

可现在企业方居然敢报复打击办案督查人员、受害者家属,而且这明显是有人走漏风声,走漏了督察人员的方位。

所以看看默不作声站在后面不说话,也不说走的那位蒋阿姨。

省里面的几位督查估计满肚子的火想骂娘。

他们本来也只是几十公里过来处理个简单事情就能回家的,大半夜的也没那么多除暴安良的念头。

谁能想到这边居然敢如此粗暴简单的直接把人打回去。

如果不是这边带了十个人,这两位女性铁定受伤。

那时候估计省里面这几个人都兜不住。

这时再说警察们都不知情,全都推锅到那个安保经理头上,也要拿出个结果来啊。

作为平京来的领导,现在啥都不说,就站在那,静静的看着事态变化,就已经是很不满了。

所以这几位省里政法督查的人员也在八方打电话。

很快警察局长来了,企业领导来了,市里面领导来了,救护车也来了,这个高速公路收费站边的路口越来越热闹。

蒋阿姨并不倨傲,而是直到有人敢满头大汗的面对她解释事件的时候,简单简洁:“别这么快下结论,首先我是以一个普通公民在受到违法侵害的状况报案,不用考虑我的工作职务,但整个事件经过我都会以我的渠道上报,这还是我有点职务职责,可以接受传达报案提请,这还是受害人家属多少有点经济能力,起码还能寻求几个人做保护,看看三个大学生,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原本在追求法律的公平维权,一切按照法律流程在办事,却被异地抓捕、报复打击、蓄意伤害,哪怕有了省一级督查机关的介入,还如此猖狂,平时的状况也就可见一斑了,明天下午两点我在平京有个会,现在要先回酒店做准备了,顺便随时配合调查。”

话说得很含蓄,却摆明了要得到个结果,而且给出了时间限制。

家电企业的老总是最后来的,甚至还带着漫不经心的态度,可等他想凑上来再说话的时候,这边一行人已经上车离开。

留下省里面来的督查人员,这下肯定别想回去了,愿意留在本地酒店,就已经是给了台阶,等这边的处理结果,包括省里都得给出合情合理的处置结果。

不然这事儿牵扯起来,那就太操蛋了。

所以他们还分了部车赶紧跟上这边,小伙子们也兵分两路,有人熟练的跟着去警局录口供,有人准备打出租跟着去酒店,万一还有人报复呢。

结果发现这高速路口不好找出租,他们居然问警车能不能送。

所以走掉的车辆又是浩浩荡荡。

钱多多自然被急救车包了个纱布头,汤云裳陪他坐在最后面笑嘻嘻:“哟,短短时间是第二次包成这样了,这次不能算是我坑你吧?”

孟桃夭和蒋阿姨并排坐着,飞快回头看眼,还是能保持态度感谢:“辛苦您这么远从平京来……”

蒋阿姨却看着她:“把这个知识产权的案情给我讲讲?”

孟桃夭清晰简洁的把整个来龙去脉讲了遍,汤云裳其实都是第一次听说钱多多还拥有一堆专利权。

蒋阿姨开始询问孟桃夭关于法务的系统知识,连钱多多这种外行都听得出来,有点考察的味道,东拉西扯各种知识点,但没想到端正态度以后凝神认真回答的孟桃夭好像都答上来了。

因为蒋阿姨表情很是赞许:“我也是从江州踏上法务专业的,有没有兴趣来跟着我学习做实习助手?我能够提供很多的学习深造机会,包括出国留学。”

钱多多感觉汤云裳身体都动了下,很明显是想撑起来推介自己的长辈,可听到最后几个字就不做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