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夫当官 散文诗词

一夫当官 第160章 李卫军的两步棋

作者:江南活水

本章内容简介:群也渐渐散去后,李卫军皱着眉头思考了几分钟,然后抓起桌上的固定电话,拨打了松山市地税局监察室主任欧庆昌的手机。 “欧主任,请问你们市局党组研究了陆涛的处分申诉问题吗?” 原来,这个欧庆...

李卫军见邹向红在听到苏跃进的话后有点迟疑,呼地站起身喝道:“邹所,这个所谓的地税干部曾经多次涉嫌殴打他人,被县公安局处理过,还被他们地税局给予记过处分。他今天又冲到我办公室,态度嚣张地质问镇党委的一项决策,还拍桌子大吼大叫,差点动手打我,这不是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是什么?你们派出所必须维护镇委镇政府正常的办公秩序,并依法处置违法犯罪嫌疑人,而不能顾忌对方是什么身份。请你马上把他带到派出所去依法处理1

邹向红知道李卫军跟县委书记罗秋林关系很好,跟县公安局一把手李煦中也是铁杆兄弟,见他下了命令,不敢怠慢,对两个协警努努嘴,喝道:“把他带走,有什么事到了派出所再说。”

陆涛见苏跃进还想替他分辩,便冲他笑了笑说:“苏会计,你别说了,我去派出所把问题说清楚就行,不会有事的。”

苏跃进“嗯”了一声,说:“陆干部,刚刚我打了电话给耀光支书和先灿主任,他们已经赶回村里来了,到时候一定会到派出所帮你说话的。”

当看到陆涛被派出所的人押走、围在书记办公室门口的人群也渐渐散去后,李卫军皱着眉头思考了几分钟,然后抓起桌上的固定电话,拨打了松山市地税局监察室主任欧庆昌的手机。

“欧主任,请问你们市局党组研究了陆涛的处分申诉问题吗?”

原来,这个欧庆昌是从桃林县地税局调到松山市局去的,曾在县局担任过十几年副局长,与柳洪和李卫军关系特别好,还以亲戚的名义在奥尼尔酒店入了一百万元股金,属于柳洪那个利益圈子里的核心人物。上次陆涛受到县地税局处分,李卫军就是从欧庆昌那里得到的消息……

欧庆昌知道李卫军一心想要置陆涛于死地,便用邀功献宠的语气说:“李书记,有我在这里把关,你说陆涛能够撤销处分吗?我现在是陆涛申诉案件调查组的组长,上次到桃林县来调查,我有意搜集了一些不利于陆涛的证据,比如找到了对陆涛有意见的城关派出所金副所长调查取证,他在证言中强调陆涛殴打他人情节严重,至少都要受到拘留处罚的,但因为受到县公安局个别领导的阻挠和干扰,陆涛最后被免于处罚。金所长的这个证言,对陆涛是相当不利的。此外,我还找了你岳父、奥尼尔酒店那个挨打的保安队长、一些亲眼看到陆涛打人的酒店员工做了调查,他们一致证明陆涛是无缘无故冲到酒店殴打人,并强烈要求公安机关严厉惩处涉嫌故意伤害罪的陆涛。

“取得这些证人证言后,我亲自撰写了调查报告,认为陆涛殴打他人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公安机关虽然没有对他进行行政处罚,但根据公务员处分条例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以殴打、体罚、非法拘禁等方式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给予记过或者记大过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降级或者撤职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处分。桃林县地税局对陆涛的处分是正确的,不应该撤销。”

李卫军满意地“嗯”了一声,又问:“你们市局领导看了这个调查报告后,有什么反应?”

欧庆昌压低声音说:“实话告诉你,我们一把手辜局长对这个调查报告很不满意,并直言不讳地告诉我:省局领导对陆涛受处分的事情很关注,要求我们市局慎重研究、妥善处理,最好撤销他的处分。因此,辜局长要求我们重新调查、重新撰写调查报告,但被我顶回去了。我告诉他:陆涛殴打他人的事实客观存在,再调查也是这个结果,我不能违心地杜撰出一份对陆涛有利的报告出来。”

李卫军忙问:“你这样顶撞你们一把手,不怕他打击报复你?”

欧庆昌冷笑一声说:“我怕他干什么?据我从省局一些朋友那里得到的消息,辜达光因为受到我们市局一位干部腐败问题的牵连,很可能会被省局问责,甚至还可能被撤职查办。他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哪有时间和精力来报复我?再说了,我在调查报告里面写的都是事实,又不是存心陷害陆涛,他即使不满意,又能把我怎么样?”

李卫军用赞赏的语气说:“欧主任,你的勇气和担当精神令我很佩服。”

说到这里,他转动眼珠子考虑了片刻,把牙一咬说:“现在我们必须把事情做实一点,务必要把陆涛这小鳖崽子踩死在地。我准备从两个方面入手:第一,要奥尼尔酒店那个被陆涛打伤的保安队长再次住进医院,就说旧伤复发,然后请法医做个伤情鉴定,我们弄点手脚,最少要鉴定出一个轻伤出来,这样就可以刑拘陆涛。然后,让我岳父就陆涛打人未受处理之事向县公安局提起行政复议,要求公安机关对陆涛涉嫌故意伤害罪的问题立案侦查,并对包庇纵容陆涛的公安民警严肃问责。

“第二,今天陆涛到我办公室来大吵大闹,涉嫌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罪,我已经安排镇派出所的人把他抓到所里去审问了。等下我就打个电话给李煦中局长,请他给镇派出所的所长施加一点压力,要求他们按照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罪对陆涛立案侦查,并争取把他刑拘。这两步棋无论哪一步起效果,陆涛都会受到刑事处罚。只要他被认定有罪,到时候我会跟我岳父去找检察院和法院的朋友,一定要判他个三五年有期徒刑,方消我心头之恨1

他刚说到这里,忽听楼下院子里传来一阵喧嚣叫嚷声,跟着,听到有人在用高音喇叭冲楼上叫骂:“入你娘的腐败分子李卫军,你给老子下来说清楚:你凭什么要扣押我们建新房的补助?那是陆干部辛辛苦苦从省里给我们这些贫困村民争来的,你凭什么要分配给别的村?你再不下来,老子就要在这里脱裤子骂娘了1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