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656 郑鹏的强势

作者:炮兵  |  更新时间:昨日18:27更新  |  字数:3523字

卡尔罗马上解释道:“郑监军误会了,关于俘虏的问题,某要解释一下,主要是有二个原因,一是受伤的人多,吐蕃的郎中比不上大唐的郎中,不治伤亡的人很多,再说大唐的将士到了吐蕃,没得到吐蕃神灵的庇佑,死亡的人数有点多,真不是虐俘,这一点某可以保证。”

本想说吐蕃是大唐将士的诅咒之地,卡尔罗话到嘴边还是改了。

换俘的问题上,大唐占了主动。

按照经验,大tángrén到吐蕃后,一年内死亡率过半,卡尔罗心急跟郑鹏谈判,除了怕郑鹏晚了改变主意外,也怕自己手里的筹码越来越少,不利于得到水泥配方。

郑鹏从卡尔罗的表示猜到他的心思,闻言沉吟了好一会,一边喝茶一边漫不经心地说:“不知都护想怎么一个换法?”

吐蕃医疗水平很低,本国的伤者估计都得不到有效的治疗,更不用说俘虏,第一个原因成立,至于第二个原因,所谓的诅咒其实就是高原反应,高原反应并没有传说中可怕,主要是吐蕃对俘虏和掳掠的人口很差,弄回吐蕃可不是供养的,而是把他们当奴隶,吃不好睡不好还要从事繁重的工作,根本就没有给身体适应的时间,死亡率不高才怪。

这个时候吐蕃主动提出换俘,把主动权彻底推给大唐,也是时候谈了,郑鹏表面不在乎,内心却时时担心郭子仪、陆进他们的安危。

表面的不在乎,其实是为了谈判作准备。

卡尔罗早就想好,闻言马上说:“郭百骑还有跟郑监军一起并肩作战的战友全部释放,包括李千骑使的遗体,此外遵循昔日十换一的约定,如何?”

很明显,卡尔罗深谙“漫天要价,落地还钱”的道理,知道郑鹏肯定要杀价,故意把价抬得高一些。

郑鹏把茶杯放下,面色有些不悦地说:“怎么,那么珍贵的水泥配方,只换了一个百骑和几名小将士,要是都护没有诚意,那这谈判也就罢了。”

“怎么算没诚意呢”卡尔罗开口道:“情义值万金,里面有郑监军的结拜兄弟,还有李千骑使,怎么算是没诚意呢。”

“问题是,一个百骑,份量不高,是我的兄弟不错,可不是大唐的兄弟,我就是有心偏袒也不好操作,至于李千骑使,连皇上都不在乎,哪里轮得到我担心,要是都护喜欢,把李千骑使埋在吐蕃也行。”

卡尔罗一下子语塞,没想到郑鹏这般绝情,自己手里最大的两个筹码,在郑鹏眼里竟敢可有可无。

都不能愉快地...谈判了。

卡尔罗给库罗使了一个眼色,库罗意会后,上前一边给郑鹏倒茶一边说:“某知道郑监军不是薄情之人,万事好商量,放心,我们赞普是慷慨之人,只要这次谈成,一定会铭记郑监军这份情的。”

郑鹏不以为动地说:“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先谈现在的。”

自己都决定拨掉吐蕃这个钉子,自然不会掂记吐蕃所谓的好处。

卡尔罗看到郑鹏有种油盐不进的样子,倍感头痛,犹豫一下,很快说道:“不知郑监军有什么方案?”

郑鹏早就等这个句话了,闻言不客气地说:“简单,谁也不要看不起谁,就一换一,另外,这次是吐蕃毁约在先,给大唐赔个黄金三千两、马三千匹、牛羊各五千就行。”

什么?一换一?

还要给大唐赔那么多黄金和牲口?

卡尔罗当场反驳:“不可能,换俘得按旧例,怎么可能一换一,再说战争各有伤亡,吐蕃和葛逻禄的伤亡也很大,让我们赔偿,说不过去吧,也没有这个先例。”

吐蕃凭着独特的位置,都是不服气就打,打不过就跑,反正别人也不能把它怎么样,早就养成二混子的个性,哪有什么赔偿,就是上次兵发拨汗那,动了大唐的虎须,也就是称臣纳贡一下,也没什么赔偿,郑鹏竟然叫自己赔偿?

要不是这次谈判郑鹏占了主动,卡尔罗都想嘲笑他了。

郑鹏毫不在意地说:“大唐也没在占据上风时,还拿关乎国运的东西去换区区一个百骑和一具尸首的先例,对吧,既然都没有先例,为什么不能都退一步呢。”

卡尔罗一时语塞,半响才说:“不行,这个要求太苛刻了,某不能答应。”

“看来都护是不能拿主意,既然这样,那下次再聊吧。”郑鹏说话间,站起来就要走。

“郑监军,有事好商量。”

“就是,好商量,好商量。”卡尔罗和库罗连忙拦住郑鹏。

两人明知郑鹏很大可能是故作姿态,不过二人还是等不起。

外交是讲求国家的实力和手中的筹码,开元后大唐国力如日中天,拨汗那之战和班公错之战都是以胜利者结束,吐蕃实力不如大唐,就筹码来说,大唐手里有吐蕃做梦都想得到的配方,而吐蕃手里有价值的,只有郭子仪和李显城。

最有价值的,无疑是皇族出身的李显城,可惜他死了,另一个郭子仪,郑鹏的态度可有可无,以致非常被动。

郑鹏在二人的劝说下,重新坐下,摊摊手说:“二位,都谈不拢,还有什么好谈的?”

卡尔罗苦笑一下,开口道:“郑监军要价实在太高,某很有诚意跟郑监军谈这件事,毕竟将士们已经流了很多血,不能让他们再流泪,也不能让被俘将士身后的家人为之寒心,对吧,希望郑监军也能拿出一点诚意。”

“都护觉得要价太高?”郑鹏故作惊讶地说。

“高,希望郑监军能再考虑。”

郑鹏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