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三百三十五章 长命百岁

作者:大果糖  |  更新时间:今天06:59更新  |  字数:2315字

?????这周周末,大家都在家,难得放松一下,几个孩子聚在一起商量着,快过十一了,这节日该怎么过。

曾以柔被周奶奶叫了过去,说是要教她怎么打理绸缎旗袍。

周奶奶从箱底翻出一件深香槟色的两件式旗袍,样式看着并不是很新颖,倒是显得十分老气,不过,做工和面料都十分的精致。

曾以柔摸摸衣服,好奇地问道:“奶奶,这衣服,感觉像是压了很多年箱底的旧衣服。这是哪个顾客呀?!这么没有眼光,还要你来做这么老掉牙的款式?这不是存心浪费你的好手艺吗?”

周奶奶面上的怀念一僵,沉着面孔道:“是我的衣服,怎么,不行呀?!”

曾以柔忙谄笑道:“哪里?!哪里!我奶奶那是手艺最好的老匠人了!

你看看这衣服的绣花,多逼真呀?!这衣服的针脚都是手工缝制的吧?比缝纫机出来的还要工整密实!

这衣服的料子,仔细看,也是上上之选,都放了这么年,依旧如新,没有掉色、变形之类的。

我奶奶的手艺和眼光就是好,太好了!”

“臭丫头!都知道拍马屁了!你以为我会在乎你这些闲话?”周奶奶把衣服摆在案桌上,平整地铺开,“我人都老了,半截都快入土的人,还要什么好样式?这种老气的过时的,我穿着就挺好的!”

曾以柔不知道该怎么接口了,忙转移话题,道:“奶奶,你怎么突然想起来把自己压箱底的东西给搬出来呢?这又不过年又不过节的?!

难道你是听我们说了要过国庆节,所以,才想着这么隆重的吗?

你老人家也太有爱国之心了吧?!”

周奶奶抬手就敲了一下曾以柔的脑袋,道:“还编排你奶奶我!

我跟你们折腾什么国庆节呀?又不是粉碎四人帮,更不是给奕鸣他爸爸平反,我还有没有那么大的觉悟,老管这天下的大事。”

曾以柔捂着脑袋,皱巴着脸,道:“那奶奶你这是要干嘛呀?!”

“哎!你陈家奶奶过两天就要过生日了,我这不是跟你赵奶奶商量着要去给她过寿吗?寿礼我这几天已经紧赶慢赶给作出来了,正好,给送过去。”

周奶奶说着,情绪有些低落了下来。

曾以柔歪头努力想着,恍然大悟道:“陈奶奶?哪个陈奶奶呀?

奥,我想起来了,是晨曦刺绣厂的那个陈奶奶吧?她的生日就是这两天了?我说呢,这些日子,你都是给我布置作业,却顾不上指导我绣功了,还以为是哪家的人追着你要绣品要的紧了呢,原来是忙着给陈奶奶绣礼物呀?

不过,奶奶,你确定要去吗?

这林城市说近,坐车要一个多小时,赶上路况不好,还要两个来小时。

再从林城市到晨曦刺绣厂,又是半个来小时。

你这一把骨头的,不是都要给颠碎了吗?”

周奶奶长叹一口气,道:“就是颠碎了,也是要去的。我和你赵奶奶都怕,这种相聚的日子是一天比一天少了。

能在我们还有喘气的时候,多见上几面,也能少些遗憾。”

曾以柔听着不乐意了:“奶奶,你说什么呢?你要长命百岁的!奕鸣哥现在还是一个学生,你都没有见到他成家立业,给你抱个大胖孙子呢,怎么能现在就说这些丧气话?

奶奶,不信,我现在就去给你叫了奕鸣哥过来,他肯定也要说你不心疼他呢!

你是现在这个世界上他唯一的一个亲人了,你要是都不心疼他,你要是都不珍惜他,你让他一个人可怎么过呀?

就算是,你为了奕鸣哥,硬撑着,也要长命百岁,知道吗?”

周奶奶放下手中的旗袍,感怀地看着一心为钱奕鸣抱不平的曾以柔,眼睛里都是柔柔的目光,摸摸她的脑袋,道:“我的好柔柔,奕鸣呀,日后能有你在身旁跟着,心疼她,我也就放心了!”

曾以柔倒是没听出言外之意,仍旧板着小脸,道:“奶奶,你可不能说什么放心之类的话!你要操的心还很多呢?!

奕鸣哥的事情就不说多说了吧,他成家立业你还没有好好张罗呢!

还有我的事情呢!

我可是你的关门弟子,我这绣工才学了一个皮毛,连像样的绣品都没有做出来一个。

你要是从此以后不管我了,我这手艺拿出去显摆,别人一听说,是你教出的这么不成器的东西,还不得给气得跳脚?!

所以,你就安安稳稳地,给我们这些后辈好好地,长命百岁。”

周奶奶故意虎着脸,道:“你说的这些事也确实是个事!

我要不好好教出你这个徒弟,日后,真让你丢人显眼了,怕真是要气着,就算是躺在棺材里,都要跳起来收拾你不行!”

“以后不准再说棺材这些个不吉利的话了!”曾以柔板起小脸,严肃地说道,“你是长命百岁的命,要看着我们都一个个长大成材,你还要子孙满堂呢!”

“好,好,好,我等着,我等着子孙满堂!”周奶奶被曾以柔一本正经的样子给逗了。

等周二要去林城市的时候,即便是赵静雅派了车过来接周奶奶,钱奕鸣仍旧是不放心,跟学校请了一天的假,一起跟了去。

家里才走了两个人,曾以柔就觉得好冷清呀,吃饭都没有食欲。

只是,吃晚饭的时候,仍旧没有见钱奕鸣和周奶奶回来,虽然现在才五点多,但是,现在天渐渐短了,他们去给别人过个寿,也不应该这么晚都不回来呀?!

曾以柔这心里像揣了一个活蹦乱跳的小兔子,怎么也静不下来,做什么都心不在焉的。

上晚自习的时候,她给陈爱英叫了出去。

陈爱英在楼道里,也没有跟她多说什么,就直接低声交代道:“以柔,你钱老师又跟学校请了三天的假期,说是他奶奶在林城市临时住院了,要我顺便告诉你一声。

他还说了,人没有什么大事,就是着急上火晕倒了,休息一下,缓缓就好了,让你们都不要太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