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女帝 散文诗词

草根女帝 第200章 今赌一跪愿赌服输

作者:杨不寻

本章内容简介:是玄瑚。于是将名字改成:张薇。 当我要去改第二张时,雷决抽走要改的那张纸道:“你并非玄瑚的事与言域说了?” 我摇摇头,“还没有。” “那这张不必改了,你收着。改好的这张我收着。...

我茫然的在旁边的空地上踱了几圈。

为什么会这样?怎么会是这样?

已经过去了不是吗?我早就拒绝了不是吗?所有人都知道我跟言域甜蜜恩爱,不是吗?可怎么吃了一顿饭,又乱套了呢?

如此一来饭肯定是吃不下了,话也没法说了。

隔着一桌没怎么动过筷子的菜,我对雷决道:“瑾萱的事?”

雷决道:“休书早就写好了,待她想清楚了就给她。”

原来早有决定,我问的多余了。

又傻站了一会儿,看雷决还在那里一杯杯饮酒,我想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如痛快一点吧。

坐回雷决身边,我正对着雷决道:“雷决,别喝了,我们聊聊,把话说开,然后就往前看,不要再回头了。”

雷决依言放下空杯,也转过身来,与我面对面坐着,膝盖与膝盖之间几乎要触碰到一起。

雷决道:“你有话就说吧,不用这么犹豫。”

我咬咬牙,硬着头皮说:“雷决,我和你确实有过一段。但那时候我刚复生在这个世界,我甚至还没搞明白这世界长什么样子就遇见了你。你可以定我的生死,所以很多事我都违背自己的意愿,我只是怕死而已,并不是跟你有多么深刻的情感和羁绊。”

雷决虽噙着笑意,却垂着眼,点头道:“我知道。”

我又道:“我很爱言域。”

雷决哈哈一笑道:“哈哈哈,这我看得出来。”

“我不想再跟你有任何不恰当的暧昧,无论是我去接你在辇舆上你那副公私不分的霸道,还是今天你握着我的手一脸宽容宠溺,我都不想再发生了。”

雷决又无力笑一笑,“那我怎么对你才合适?”

“像对着国事众臣那样沉着寡言,决断千里?”

“像对着雷念那样冷血无情,呼来喝去?”

“像对着萦柔一样只要尽责便好,柔声细语哄着便好?”

“还是像面对盟国君主一样,互相利用却也步步设防?”

我在他一声声轻浅笑着发问中,拍一下他的胳膊道:“互相利用,步步设防即可。我是玄苍的皇帝,今天我跟你结盟,以后也许我们两国会再度反目成仇。雷决,你曾对我有情我知道了,我感谢你,但从今天开始,请你对我无情。”

默等片刻,雷决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

再斟满两杯酒,他递给我一杯,我接下,与他碰杯各自饮荆

“大哥还活着。”雷决神色恢复正常,提起筷子去夹菜喂进口中。

我也拿起筷子道:“是。”

好在菜没凉透还可以继续吃,侧目看雷决若有所思,我道:“你别动玄陌的脑筋了,那是我亲哥哥,只有我调的动他。”

雷决挑眉道:“你知道我要干什么?”

“早知道了。你和言域上回说到要帝衡从内部瓦解,但帝衡根基在那里摆着,就算瓦解也很难打下来。最好的办法就是——”

我用筷子沾了酒想在桌上写两个字,想了半天,转头问雷决:“那两个字怎么写来着?”

雷决嗤笑道:“你争不过我。”

我笑道:“不争怎么知道?”

“赌么?”雷决笑。

我也笑,“好啊,赌。”

雷决道:“赌注你定。”

我想了想道:“你还没跪过我,先赌一跪,如何?”

雷决笑道:“不公,你是跪过我的,输了再跪一跪也没什么大不了。”

“都说了不翻旧账行吗?我现在身份不一样了,我一跪可是很值钱的。”

雷决略思忖一番道,“好,赌一跪。”

“立个字据如何?我去写1我兴奋道。

雷决对我做个“请便”的手势。

我便一溜烟跑去书案处,随手研了墨提起毛笔正准备下笔,却看见旁边摊着一本册子左侧写了一列小字。

这是雷决的字迹嘛,笔锋刚劲,清晰有力。

将册子从几份公文下抽出,却发现这就是言域给雷决的那个曲谱册子,而这一页,却正是我抄袭来给言域弹唱过的一首。

我捂住脸感觉自己没脸看了,抄来的东西都记录了一册字了,脸皮最厚也差不多就是我这样了。

捡起毛笔我在雷决那行字下面写了一列很丑的字。

然后又狂草一番写了两份字据。

拿着两张纸提着笔回到雷决跟前伸手道:“签字。”

雷决接下纸笔看的整个脸都扭曲了,“这是你写的字据?”

我得意道:“怎么?不敢签?”

雷决拧着眉头好像还是忍着恶心,在两份字据上签了大名。

我也紧跟着签了我的名字。

雷决道:“不对,不是这个名字。”

我看看,哦,对,不是玄瑚。于是将名字改成:张薇。

当我要去改第二张时,雷决抽走要改的那张纸道:“你并非玄瑚的事与言域说了?”

我摇摇头,“还没有。”

“那这张不必改了,你收着。改好的这张我收着。”

“可以,你放心,我不会不认账的。”

雷决道:“我很放心。”

离开琉光阁时雷决亲自将我送出院门,却在门口看见言域。

天上又下起了雪,也不知道言域在这里站了多久,我赶忙上前去握一握言域的手,果然是冷的。

我不悦道:“这么冷的天,你怎么不进去?”

言域笑都有点僵了,眼神却还是那般温暖,轻道:“这是从六督主那边回来路上冻的,我刚到,还没来得及进门你就出来了。”

“你一点都不会骗人,还想骗我。”我翻言域个白眼。

言域却按一按我的手,对我身后之人抱拳道:“主君,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雷决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对言域点头后道:“回去吧,我不送了。”

我道:“不必再送了,主君快进去吧。”

说罢我握住言域两手一边往回走一边帮他搓手,念叨道:“你知道让百灵盯着我出门必须穿风毛穿披风,你瞧瞧你自己,这么薄的一件披风顶用吗?没有风毛你这脖子不冷吗?你身边的清衣卫都这么不懂事吗?不知道提醒着点吗?”

言域可能是脸冻僵了笑的像个傻子,只知道嘿嘿嘿,我念的凶了他就凑过来哄我道:“好啦,我知道啦,以后不敢了。”

有个被我含沙射影覆盖到的清衣卫赶忙脱了自己的披风递过来道:“要不王爷再套一件?”

言域推拒道:“你穿好吧,马上就到地方了。

我又捂住言域的脸怒道:“你就是存心让我心疼你。”

言域笑的更傻了,道:“我知错了,别气了。你在琉光阁吃饱了吗?我再叫御膳房送些夜宵到寝宫去?”

摸摸肚皮,我道:“想必你也是没吃饱的,多送点,我们都多吃点。”

“好1

言域去吩咐清衣卫时,我眼角余光往回瞥了一眼。

瞬间惊呆,雷决还站在琉光阁门口,面向是向着我这边的。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