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152 他乡异地

作者:沙包  |  更新时间:2019-01-12 16:27  |  字数:2632字

几句闲话之后,一群人继续全力以赴拆车。

许问还是没有动手,只在其他人遇到问题的时候提一下建议。

他在这方面极有天赋,话不多,但每每一眼看到关窍,马上就能解决他们的问题。

那老头一直在旁边绕来绕去,像是在监督他们。也是凑巧,他几次过来都听见许问提点,额外多看了他好几眼,好像有点惊讶。

最后,许问他们先一步把马车拆卸完毕,接着岑小衣他们也完成了工作。

他们清到一半的时候,道路就已经让了出来,路上行人开始通行;最后完全清完,悦木轩和岑小衣那边新的马车已经到来,赶在城门将要关闭之前把他们接了进去。

上车前,岑小衣并没有过来跟他们招呼,只是远远往这边看了一眼,就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离开了。

齐坤有些担心地问许问:“我会不会打草惊蛇了?”

许问摇了摇头:“那件事是他做的就是他做的,不是就不是。他怎么想并不重要。”

齐坤长出一口气,缓缓点了点头。

那老人并没有等到最后,道路清出来他就走了。

许问抽空看了一眼,他并没有人同行,而是自驾自乘了一辆马车。那辆马车跟他的人一样,破破烂烂,上面装满了柴木,感觉像是在外面山上刚刚砍柴回来的樵夫。

只是,一般樵夫都是住在城外,早上赶着进城卖柴的,他这时间有点不对啊……

桐和府是一座大城,城墙非常高,上面有身穿甲胄的军士来回巡视,下面行人只能从城门排队进出,出入都要验证路引,管理颇为严格。

相比现代城市,它的规模当然差得远了,但是可能是被这个世界同化,许问坐在马车上,远远看见高耸的城门时,他还是打从心里想着:好高啊……

走到近前时,注视着那两扇打满铜钉,足有十米多高的巨大木制城门时,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想法从何而来了。

是因为上下人们所穿的服装、所持的武器,以及所乘坐的交通工具。

毫无疑问,这个时代的生产力是相对比较落后的,没有机械,没有电子设备,没有带来强大动力的能源。

所有的一切,这高耸的城墙、这巨大的城门,那些华美绮丽的雕塑,全部都是靠着人们的两只手和最简单的工具完成的。

一想到这个,许问就忍不住打从心里有一种敬畏的感觉。

当然,往深里想的话,现代的精密的机床、巨大的吊车……所有的机械和设备,也全部都是由人类的智慧与汗水制造出来的。于是,入云的高楼、横跨险山危崖的大桥、在海洋中间凝礁而成的新岛,也全部都是由只有血肉之躯的人类完成的。

无论古代还是现代,无论建筑还是工程,工匠这个词,都代表着人类的力量——改造世界的力量。

许问搂着球球,从马车的窗口凝视城门,思绪飞扬。

换车之后,姚师傅和齐坤交换了位置,让他们年轻人坐在一起。

齐坤没注意许问,注意力全被吕城吸引过去了。

吕城才是第一次到这种大城市来,表现得有点夸张。

从看见城门开始,他的眼睛就瞪得大大的,嘴巴张得圆圆的,视线随着城门的变化而紧紧移动,眼皮子眨都不敢眨。

齐坤捂着嘴笑了两声,说:“我第一次来的时候也跟你一样的表情。”

吕城听见他的声音才意识到自己的表情,连忙板起脸,摆出一副镇静自若的模样。

但随着城里第一幢楼映入他的眼帘,他的嘴巴又张大了:“好高的楼!”

桐和是许问到这里来之后见到的第一座真正意义的城市。

城里没有黄土路,所有路上全部铺上了石板,石板上还洒着水,是这个时代少有的整洁与幽雅。

路边有树,树后是两到三层的小楼。各式各样的招牌琳琅满目、五颜六色的幌子迎风招展,没见过市面的乡下人吕城看得眼花缭乱,眼睛都快红了。

“这,这就是大城市?”他东张西望,震惊地问。

“毕竟是一府中心,桐和的确算是大城市。不过听说吴越中心的苏城,南粤中心的蜃都,西疆中心的格布都比这里大得多,更别提北边皇上所在的京城,简直就是天上云池,想也想不到的富贵华丽。”齐坤向往地说。

“你去过吗?”吕城艳羡地问。

“我不是说了听说吗……”齐坤有点讪讪的。

“哪天能去看看就好了。”吕城也不在乎,向往地说。

“徒工试考完是百工试,百工试最后的殿试就是在京城。只要你考过了,到时候你不想去都得去。”齐坤笑着说。

“是吗!”吕城突然被激励了,他伸手一摸旁边包袱,想把家伙拿出来练习,但看了许问一眼,又把东西放了回去。

“算了车上不安全……”他小声嘀咕着说。

许问听见了他的话,回过头来笑着看了他一眼。

悦木轩在桐和府也有分店。

桐和算是大城,他们在这里的分店也不小,是一座三层的高楼,后面还有足足五进的院子,连同仓库和住处全在一起。

齐正则直接让车夫把车开到了门口,下车后对他们说:“外出不便,这段时间就住在家里,也方便安排。”

许问和吕城一起看姚师傅,姚师傅没有反对,向齐正则拱手道:“恭敬不如从命,那就麻烦齐兄了。”

“小女还托庇在贵坊,你我亲如一家,不必客气。”齐正则明显很高兴,爽朗地笑着说。

他们一路奔波,就算全是坐车也挺辛苦的。现在天已经黑了,齐正则没跟他们多讲究,直接安排了一顿便饭就让他们各自回房休息。

许问刚刚回房间安顿下来,就有一个伙计过来敲他的房门。

“许师傅在吗?”也许是齐正则特别交待过,悦木轩上上下下都对许问格外客气。

“有事吗?”许问打开门问道。

“外面来了个人,指名道姓说要见您,说有东西要给您。齐老板让我们过来问问您要不要见,不见的话我们就打发他走。”那伙计对他打了个千,恭敬有礼地道。

“见我?确定?”许问到这个世界以后还没出过这么远门,在桐和府更是一个人也不认识,谁会专门过来找他?

伙计非常肯定,许问思索片刻,点头说:“那人在哪里?”

伙计带他出去,悦木轩门口,昏暗的灯光下站着一个人,正扬着头看上面。

就这个角度看过去,这人道约三四十岁,正值壮年,有一种风尘仆仆、英姿勃发的感觉。

最关键的是,许问确定自己从来没见过这个人,他怎么会突然跑过来,点着名要见自己?

听见许问他们的脚步声,那人低下头来,注视着许问,微笑问道:“你就是老连的新徒弟?”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