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七百八十三章 黄昏前的午后

作者:咸鱼不惧突刺  |  更新时间:昨日19:27更新  |  字数:2736字

正在此时,罗赛的脸色一动。

“哦!有动静了,有人从黑之工房中传送出来。”

室内众人对视了一眼,莱恩再次用arcus拨通了乔治的号码,这一次非常顺利的拨通了。

“你好,莱茵哈特?”

莱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用比较热情的语气问道“乔治,你现在在哪里,我有一个很重要的技术问题希望你能帮忙。”

乔治顿了一下才接着说道“没问题,但我刚刚从扎克森矿山出来,要赶到欧尔迪斯大概需要2天时间。”

“为了方便携带工具,能先说一下是关于哪方面的技术问题吗?”

“当然可以。”莱恩目光深邃的说道“其实是罗赛想要找你,她想问问你能否将灵力信号转化到导力终端中进行演算。”

“灵力信号转换演算吗?”

乔治沉吟了一下“应该没问题,我后天就能到欧尔迪斯,如果时间紧急,我可以搭乘定期飞行船,这样应该明天就能到。”

莱恩试探着说道“不用这么麻烦,我让独角狮号去卢雷接你,说不定今天晚上就能到达。”

“不用不用,我这边还需要做一些准备工作,既然你们比较赶时间,我明天早上保证能到达。”

“那好吧,辛苦你了,乔治。”

“没事,我对这方面的课题也挺感兴趣,明天见。”

……

灰骨山脉南面的湖畔小镇米尔桑提,一个穿着灰色大衣的胖子挂断了手中的arcus。

“灵力信息转换演算……”

胖子脚下不停,继续往镇上唯一的综合杂货店走去,路上还有些不解托着下巴思索。

‘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做这种耗费时间的工作?拉玛尔州最近应该很忙吧?’

随后他摇了摇头“算了,反正只要和工房无关,帮帮他们也无妨……”

“滴滴”

就在这时,乔治的arcus再次响了起来,看到联络人名字的“安”时,他的表情有些复杂,但最终还是没有接通联络。

“安,既然你已经去过共和国,凭借你师傅的工作性质,应该早就察觉到不对劲了吧。”

乔治将arcus调到静音模式收回腰间的背包中,继续迈步往一家名为“戴安娜杂货店”的两层木质小屋走去。

‘相见不如不见,为了避免过早决裂,现在还是先保持距离吧,至少……让我再去欧尔迪斯以朋友的身份见一见克洛。’

……

卢雷市,罗格纳侯爵城馆

“可恶!”

安吉里卡郁闷的切断了无人接听的联络“乔治那家伙到底在干什么!”

想到年初在卡尔瓦德时师傅告诉她的消息,往常一向洒脱的安洁莉卡心里有些烦躁。

“为什么要撒谎说去过乌尔努公司?”

安洁莉卡双手交叉抱在胸前,抖动着腿一脸烦躁的坐在沙发上。

身旁的女仆们痴迷的看着自家英气十足的大小姐,那副花痴神态让刚刚走进女儿起居室的罗格纳侯眼角狠狠的抽搐了几下。

“咳咳!”

重重的咳嗽两声,花痴的女仆和烦躁的安洁莉卡都回过了神。

“是老爹啊……有什么事吗?”

罗格纳侯粗壮的眉毛逐渐倒竖起来“你还问我什么事?今年的领邦会议谈了些什么,拉玛尔州的动乱又是怎么回事,立刻一五一十的告诉我!”

“啧!”

心情不好的安洁莉卡努力稳定了一下情绪,这次的会议中确实有很多事情需要和老爹商量。

听完女儿的讲述,罗格纳侯若有所思的摩挲着下巴上如钢针一般的胡须。

“黑之史书吗,莱茵哈特说得没错,黑之史书的存在虽然十分隐秘,但作为数百年来掌控帝国偌大领邦的四大名门,我们并非对此一无所知。”

对亚诺尔一族忠心耿耿的罗格纳侯担忧的叹了口气。

“如果和黑之史书有关,那陛下的反常举动就说得过去了,他也只能无奈的遵循既定的历史走下去,但……”

罗格纳侯抖了抖手中的书页“太古血脉,果然是指亚诺尔一族吧,会是陛下吗?”

安洁莉卡耸了耸肩,翘起二郎腿随口说道“谁知道呢,既然预言上没有写清楚具体是谁,我觉得亚诺尔一族的任何人都有可能。”

“不行!”

罗格纳侯考虑了一会儿后坚定的说道“下个月帝都仲夏节宫廷庆典,我必须亲自参加,不能让陛下身陷危险之中。”

安洁莉卡听到罗格纳侯的话顿时眼前一亮“哦哦!老爹你终于打算再次出山了吗?那我就不用……”

“哼!”罗格纳侯斜眼瞄了下一脸讨好的女儿“当然……不行,你也必须换上礼服和我一起进入巴尔弗雷姆宫!”

“为什么啊啊啊!”

……

巴尔弗雷姆宫,宰相办公室

一脸阴沉的阿尔贝利希正在向宰相谏言“伟大的主人,放弃卢法斯吧,那个没用的废物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他的名声彻底完蛋了。”

“哼哼~”宰相轻笑着否决道“他的名声确实很快就会因为凯恩公的曝光而跌入谷底,但那只能代表卢法斯无法继续担任总督,而非他这个人彻底没用。”

宰相似笑非笑的看了地精之王一眼“阿尔贝利希,你不用刻意排除我身边的其他人,所有人都有自己的用途,你也不例外。”

“我之前就说过,会根据卢法斯这次的行动成败来决定对他的使用方法。”

“依然他已经无法胜任总督,那么……就干脆继续在我身旁作为秘书和侍从官吧。”

“可是,主人!”

“够了,不用再说。”

宰相威严的看向表情僵住的阿尔贝利希“列车炮的失踪八成是凯恩公在搞鬼,不过你最好还是先去联系结社问问情况,别再在内斗上下太多功夫,你懂我的意思吗?”

“是……是!”

往常不可一世的地精之王感受到宰相身上传来的强大压迫力,急忙低头服软“主人,我这就去联系结社,我们要不要给凯恩公一点回击?”

宰相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挥手道“不必,大势将近,不要在这种节骨眼上横生枝节,在黄昏正式发动之前,一切以稳为主。”

“是。”

阿尔贝利希传送离开后,一名令人本能产生厌恶的声音在室内响起。

“嘻嘻嘻~哈哈哈!你的‘铁血之子’又失败了,冰之少女和稻草人最近的行动也有些反常,你就不怕他们全部反水吗?”

“哼~”宰相不在意的轻笑道“如果他们真能抓住我的破绽一举反击成功,我只会为他们感到自豪,毕竟孩子本来就应该要超越父亲。”

“嘿嘿嘿!随便你玩吧,别耽误大局就行,我会一直盯着你,嘻嘻嘻嘻嘻!”

宰相继续批改文件时,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容。

‘变数越来越大了,有意思……凯恩公,我很期待你接下来的表现。’

‘利用无数相连的细微改变,是否能组成足以撬动大局的棋子,姑且让我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