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493章 生意惨淡

作者:兰诗诗  |  更新时间:今天12:06更新  |  字数:2460字

一个不受宠,还没有得势的百里敬轩,是不敢对她如何。这是她一直以来的想法。

百里敬文挪开视线,“皇帝年老,不想看到子孙不和,他不想因为你而让老皇帝对他失望,所以才对你这般容忍,可一旦你触碰到他的底线,或者让他抓到把柄,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除去你,父……明王和你叔叔都不敢说什么。”

看着她还懵懵懂懂的模样,百里敬文忍住心中的怒气,接着说道:“而你现在就是触碰到那根底线,一个世子爷的侍妾穿着暴露,当众跳yànwǔ,已经是犯了死罪。”

袁茹蔓慌忙摇头,“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不想死的话,那你就按我说的做。”

袁茹蔓又慌又惧,不住的点头,“好好好,只要你能救我,你说什么,我都听。”

百里敬文神色才算是好了些,“你这样……”

良久,将交代的事情都告知她后,他才飞身离去。

袁茹蔓坐在凳子上,久久回不了神。

她没想到只是跳个舞,就差点没命,这时的她,第一次感觉到皇权的可怕。

……

柳媚儿走进酒馆,望见在座的客人,不过寥寥数人,心中早已是猜到了。

来酒馆喝酒的都是男人,而那些男人现在怕都是在袁茹蔓的酒楼中。

“你跑哪里去了?”傅凌风面色很不好看,今天的酒连一半都没有卖出去,堂吃的客人更是少的可怜。

柳媚儿走进柜台,将今日所见都说了一遍。

听后,傅凌风眯起了眼,“饭来香连这种招数都使出来了。”

“无妨,也就这几日。”柳媚儿肯定的说道。她不信这么好的机会,那两叔侄不抓住?

傅凌风见她笃定的模样,就知道她心中已有成算,便放下了心。

这时,外面传来几个男人的艳羡声。

“饭来香那群娘们扭得真带劲,看的我差点把持不住,要不是口袋里没钱,我还真想进去看看那啥钢管舞。”

“我听饭来香的小二透漏,钢管舞是一群女子脱光扭动不停,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肯定是真的,你没看方才在外面都放得开,到了酒楼里面,那群娘们还不知道浪荡成什么样子。”

“对,尤其是那个袁家小姐,那腿白的都能挤出水来了,那股骚劲,一般男人还真的抵抗不了。”

淫秽的言语让傅凌风皱起了眉头,却让酒馆中坐着的几个客人不约而同的站起了身。

几人走到柜台,急切的说道:“掌柜的,快算账。”他们还等着去饭来香看脱衣舞呢。

傅凌风沉着脸,没有动作。

旁边的柳媚儿扫了眼他们桌边的酒坛子,以及账本上记得数目,口算了下,“总共三两银子。”

几人付了银子,就迫不及待的走了出去。

傅凌风气的用力锤了下柜台,恶意竞争,还是如此卑鄙的手段。

柳媚儿笑了笑,不在意的说道:“何为酒楼?没有美食美酒,光靠这些歪门邪道能留得住客人几时?”

傅凌风看向她,眼中的怒气渐渐褪去,“你打算怎么办?”

“趁着这段时间,我们暂时歇业几日,你们也都忙碌不短的时日,休息休息,就当放假了。”

正好新楼阁已经拾掇的差不多了,这几日就要乔迁,他们也能回去帮把手。

“好。”傅凌风轻声应下,就离开柜台,招呼木头和一众伙计过来,将此事于他们说了一遍。

伙计们顿时高兴不已,这不过年,不过节,能休假回家,他们心中别提有多开心了。

待他们一个个都离开去后院收拾东西时,木头才说道:“我本就是无家可归,被三掌柜买回来的,酒馆就是我的家,这几日,我就搁在酒馆看家。”

“好,那就辛苦你了。”柳媚儿笑着回道。

待几个伙计都背着包袱过来,和他们告别离去后,就见外面焦急的走进来一道人影。

“傅夫人,你这是遣散了伙计,要关门不成?”曹掌柜看着外面背着包袱离去的伙计,忙走进来问道。

酒馆关门了,他醉香楼更是没有翻身的余地。

柳媚儿解释道:“曹掌柜误会了,我暂时歇业几日,他们是回去探亲去了。”

“歇业?”曹掌柜微微愣了一下,转而叹了口气,“看来,傅夫人你是知道了。”

“曹掌柜说的可是饭来香之事?”柳媚儿让旁边的男人去沏壶茶,她走出柜台,坐在了凳子上。

曹掌柜面色愤慨,“我没想到那个袁氏之女竟是这般不知廉耻,让那么多姑娘……”说到这里,他一个年近半百的人,都不好意思再说下去。

柳媚儿笑了笑,问道:“醉香楼今日生意如何?”

“平日里,醉香楼生意爆满,一餐都能翻台数次,而今日,连一半的桌凳都没有坐满,二楼的包厢更是没打开过。”他醉香楼生意何时这么差过,这都是那个袁茹蔓搞的鬼,作为生意人,最恨的就是恶意竞争。

柳媚儿早就料到如此,说道:“曹掌柜经商多年,目光如炬,你觉得饭来香这般经营下去,能撑多久?”

傅凌风提着一壶茶过来,倒了三杯后,就坐在他们身边。

曹掌柜愣了一下,接着大笑起来,“还是傅夫人够冷静聪慧,曹某竟是被那个小丫头片子给扰乱了心绪。”

端起一盏茶,饮了一口,心绪也平静下来,“醉香楼是百年老字号,我们两兄弟打小就生长在酒楼中,对于酒楼生意上的事情是再熟悉不过。饭来香打着酒楼的名号,行青楼之事,已经不配称之于酒食同行,那些客人现在离去,也只是去看个热闹,时日久了,自会重新回来。”

“曹掌柜能反应过来就好,我等都是正经经商的生意人,都是能拿得出真本事的,而饭来香……”柳媚儿笑了笑,端起茶杯,饮了口茶,没有再说下去。

傅凌风拎起茶壶,替她满上。

曹掌柜捋了捋两撇小胡子,脸上重新挂上笑容,“多谢傅夫人一番开解,我这就去城里,袁世安的女儿生意做得这么红火,该是要宣传宣传。”话落,就起身离去。

柳媚儿望着他的背影,饮尽杯中的茶,“我们回去吧!”剩下的戏,该他们登场了,她就做个看客就好。

傅凌风望着她眼底的幸灾乐祸,嘴角微扬。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