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244章 大逆不道

作者:小阿毒  |  更新时间:2019-01-13 07:37  |  字数:2356字

真的是被容飞的所作所为伤透了心,连着责怪萧诗琴?

温阳不得而知,人心的复杂程度永远超出她的预估,以前的奶奶随着时间的变化而改变。

她已经不像上一世那样单纯的认为奶奶收留她,对她好只是想对她好,只是因为她是孤儿,只是因为奶奶喜欢她这样乖巧的女孩子。

只是想把她留在身旁陪她做个伴。

其实温阳的性格不像温世军,表面上安安静静,但她内心里还是有些叛逆的,她已经受够了容家的这一团乌烟瘴气!

容山河又长长的叹口气才说:“妈,我有脑震荡后遗症没错,但我的脑子确实没坏,她跟我这十几年,我不能现在就把她赶出家门吧?她有什么大错呢?

犯错的是容飞,容飞已经受到了惩罚成了残废,还免不了牢狱之灾,诗琴她是容飞的亲妈,她激动点是正常的。我真是夹在你们中间左右为难,这些事都是因为容飞而起,现在我已经跟他断绝关系,他也得到了该有的惩罚,您还想让我怎么办?

你真想让我把他妈也赶出去?您别忘了,她还是媛媛的母亲,也是我的妻子!最近,她心情不好,压力也很大,总不能在外面跟人撒泼胡闹吧?她回到家里哭一通,发泄几句怎么了?你们对她真的太过分了!”

容山河说着说着有些气愤,似乎萧诗琴真的什么都没做,真是她自己口中那样善良的一个人?!

而奶奶、容许、温阳都是逼迫萧诗琴这样善良的人的刽子手?

温阳真想翻白眼,真的!

还想骂人!

以前没觉得容山河是这样一个不分是非的人,现在她听了他说的这些话,才觉得,以前真是错看他了,他就是这样一个软弱又分不清状况的男人!

她也总算明白当初为什么容许的妈妈会死,她甚至怀疑容许的妈妈大概是对容山河绝望,而不是想要成全他们这一对狗男女!!

这个念头和认知在温阳脑海滋生成长,容山河真是一个彻底的渣男!

奶奶也是个墙头草,总是莫名的向着她的儿子,她有时候也很可恶,根本不管事情的对错,温阳对她已经不抱任何希望。

人心隔肚皮,你以为的只是你以为,永远不可能成为现实,更不知道他们真正怎么想的。

这一刻,温阳很无力,她什么都不想说,只想马上逃离这个所谓的家!

“呵呵....”一直站立的容许发出一长串的冷笑。

笑里还夹带着愤怒,接下来他说了一段让容山河浑身彻凉的话:“萧诗琴是你的妻子,那我妈是谁?你心疼的这个女人是害死我妈妈的凶手!

在你眼里,究竟要她犯什么样的错才是真的错?杀人不算,那么你告诉我,在你眼里,这个陪你十几年的女人到底要做什么令你伤心的事,你才会抛弃她?

以前我敬重你,是因为你是我的生父,是我妈用生命保护的人,我不能破坏我妈的遗愿,你知道我妈为什么选择死吗?她是为了保护你!保护你的前途!

我妈真的好傻,她一心一意拿生命袒护的男人心里根本没有她....你知道我妈死的那天,你心疼的这个女人跟我妈说了什么?

她左一句成全她,右一句你爱她,她甚至还放言如果我妈不答应去死,她就要去举报你的所作所为,告你强-爆她!

听听,你爱了十几年的女人就是这么心狠手辣,我妈傻傻的以为只要她死了,你就能安稳一辈子,你就会幸福,你会念着她的成全,她的舍身殉情,她真是太傻太愚蠢!

今天,我替我妈跟你做一个彻底的了断!这个家,有我就没有那个女人!现在你自己选,要留我还是她!?”

容许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在家里一口气说这么多话,他的神情是说不出的那种冷漠,只是语气间决绝地让人听了徒生凉寒。

他是铁了心要让容山河做一个选择!

在容许看来,当年容山河选择了萧诗琴,现在他也要让他重新做一个选择,大不了他带着奶奶和温阳一起生活。

这个家,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容许!你说什么混账话?你这是在逼你父亲?当nián的事,你答应过我不再提的!你到底想干什么?”奶奶气得浑身颤抖站起来。

她没想到一向少言寡语的大孙子今天为了维护媳妇,竟然把话说到这么绝的地步,还逼着容山河做一个选择。

她身为容山河的亲妈,都没有这样逼过他,难得说几句重话都很懊悔。

容许一个小辈,怎么可能逼迫自己的父亲做选择?

在她看在这根大逆不道有什么区别?

况且,那件事已经过去这么多年,她以为容许早就忘了,她以为容许不记得当年发生的事,没想到他一直记得....

容山河腾地站起来,气得脸色都成了猪肝色,伸出食指颤颤抖抖地指着容许:“你这个不孝子!你说什么?你翅膀硬了?还逼我做选择?你要滚就滚!这个家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现在就滚!老子以后再也不想看见你!”

容许妈妈的事是容山河这辈子的污点,被亲生儿子当面揭开,他又怒又羞,加上他语气里的理直气壮,以及不可挽回的决绝语气,容山河怒气攻心,脑袋也疼地厉害,哪管得了别的?

话赶话,就不管不顾地吼出来!

奶奶一听,这父子俩这是要闹掰了?

她哇地一声大哭起来:“乱了....容许快向你爸爸道歉,你不能离开这个家!你离开了温阳怎么办?她是你媳妇啊!”

温阳此时此刻挺佩服容许的,要换她这个外人要不是被欺负地狠了,她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的。

她对容许有了新的理解,他现在简直是温阳心底的白月光!

他刚才那一席话说得铿锵有力,字字句句利落干脆,简直又酷又帅,心底的小人已经化身容许的脑残粉!

不过,这时候容家的家事,她可不敢轻易开口。

也没她说话的份...

奶奶的话说出口,容许再次深深冷笑:“我媳妇我带走,奶奶我安顿好了来接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