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119章 诈骗罪

作者:三金元宝  |  更新时间:2019-01-13 07:17  |  字数:2359字

?????叶沐泽回公司的时候,公司都充斥着一种非常奇怪的气氛。

对于总裁的回归,大家当然是表示热烈的欢迎,同时也就叶老爷子渡过难关表示热情的祝贺。

另一方面,所有的人一个字的闲话都不敢说了,茶水间里面空荡荡的,那些飘荡在空气中的闲言闲语,好像在一瞬间都消失了不见了。

一切都漠然的恢复到井然有序的秩序中去,苏暮烟也在最短的时间内接到了重新开一个会议的决策。

刘特助给所有的部门经理都发去了邮件,对他们在这一段时间里面的工作表示满意。

但是随后发生的事情,让这和谐的气氛顿时被打破了。

有几个经理,包括何秉铎在内,通通收到了被炒鱿鱼的邮件。

苏暮烟在办公室里就可以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的声音,徐瑶瑶去打探了一番,回来报告她说那几个被炒掉的经理正在外面叫嚣着说自己劳苦功高,叶沐泽没有权利把他们给炒掉。

苏暮烟也有些纳闷,叶沐泽去医院之前让自己代理一些事物,还让那个何秉铎在旁边协助,他不是经理里面挺出挑的一个吗?被叶沐泽唯一的重任,怎么说开除就开除了呀,他也有50多岁了,在这个时候被炒鱿鱼的话,出去根本就找不到工作。

“你们都放开我,我要见叶总,我要见叶总!”

声音最大的就是何秉铎了。

徐瑶瑶看着苏暮烟忍不住吐了吐舌头说,刚才那几个经理在外面闹的厉害,保安都跑过来了,只看着他们年纪大了,所以暂时没有动手,要是真的闹到叶总那里,情况恐怕不太好收拾了。

苏暮烟走到门口拉开门向外看出去。

以何秉铎为首的几个经理,已经冲向了叶总的办公室。

“叶沐泽,给我出来,凭什么说辞退就辞退啊,我就算是没有功劳也是有苦劳的。”何秉夺的声音最大,被几个保安拦住之后拿起来旁边办公桌上的一个笔筒,狠狠的砸向了叶沐泽办公室的门。

有几个离得近的女员工吓得尖叫起来,那个笔筒四分五裂,东西散落了一地。

就在何秉铎冲着办公室的门大声嘶吼的时候,门终于被打开了。

叶沐泽阴沉着脸从里面走了出来,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两个保安一左一右的挟持着何秉铎,让他不能动弹。

何秉铎大声的喘着粗气,“叶总,为什么把我给辞了?我自认为这么多年对公司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就这么什么理由也没有的把我给辞退,你对得起我这么多年的付出吗?”

何秉铎身后的几个被辞退的经理也附和着说,“叶总,你做事实在是太绝了!”

叶沐泽淡淡的一笑,看着何秉铎说道,“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句话说的实在是太好了,你的功劳我都记在心里,你的薪水一分也不曾亏待过你,所以在这方面你没有资格跟我讲条件,至于你的苦劳吗?你已经用这个在公司捞了不少的油水,远远超过你应该得的工资,你存在瑞士银行的账户,我已经找人查过了。”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合并多的脸色已经变成土色。

他的嘴唇哆嗦着,半天也没有说出来一个字,到最后竟然身形一矮,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叶总,我也是身不由己呀。”

在他身后的几个经理面面相觑,不知道事情怎么突然就发生了转变。

叶沐泽居高临下的看着何秉铎,“现在让我原谅你,你不觉得太晚了点吗?本来把你扫地出门,已经是看在咱们多年的情分上,可是你非要找我讨一个说法,那好吧,那我就给你一个说法,你觉得你账户上的钱能够让你做多少年牢啊?”

何秉铎一个50多岁的男人,突然放声痛哭起来,上前拉住了叶沐泽的腿,“叶总,我是有苦衷的呀,我是被逼迫的呀,你想对你忠心耿耿的呀……”

一个保安一同扑过来,把她强行拉开了。

他身后的一个经理这才回过神来,上前抬起脚就狠狠的踹了何秉铎一脚,“原来你一直都在利用我们呀,叶总,我们都是被他给利用的,我们对你也是忠心耿耿的呀。”

就在这乱哄哄的场面看起来难以收拾的时候,几个警察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们亮出了逮捕证,当场宣布那几个经理全部都在测以经济诈骗罪依法收押。

所有的经理都傻脸了,被警察带走的时候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

叶沐泽只是轻轻地说了一句,不见黄河不死心,就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去了。

闹剧结束之后,办公室里面又恢复了平静。

苏暮烟从其他人的嘴里也知道了大致的情况。

叶沐泽医院这一段时间还真的没有闲着,趁机把潜伏在公司里面几个奸细给办了。

这几个资格比较老的经理,当初都是跟着叶景昆的,有几个也曾经跟过叶景炎,叶沐泽只是表面上对他们委以重任。

人们刚开始以为叶沐泽是尊重公司的元老,到后来这些经理虽然没有为公司打下来多大的江山,但是在公司里面的地位还是非常牢固的。

苏暮烟才想起来那一天和托尼开会的时候,?叶景炎和几个被开除的经理似乎是格外熟络,难道他们早就在底下沆瀣一气了,为的就是一起扳倒叶沐泽。

叶沐泽之所以这次让何秉铎主事,为的就是让他快点露出马脚。

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不光把何秉铎给牵了出来,在他背后的那几个经理也一块被牵了出来。

这些经理的背后还有一个昭然若揭的主谋,那就是叶景炎。

叶景炎实在是太想当然了,他以为自己的哥哥被推进手术室之后,就没有可能再出来了,所以才会这么迫不及待的动手,

苏暮烟此时却觉得自己也有些太想当然了,她把叶沐泽看的也太简单了,以为他在医院里面陪着自己的老父亲,完全无法抽身来治理公司,没有想到不但把公司治理的井井有条,还趁机揪出来几个老狐狸。

想要对付他,可真的要花一番心思呀。

苏暮烟正琢磨着呢,就接到了刘特助的电话,让她现在就去会议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