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五十章 遗迹

作者:夜南听风  |  更新时间:2019-01-12 08:58  |  字数:2302字

“死……死了吗?”

格雷和艾露莎等人看不到天赋卷轴之类的东西,在看到陆宁走到布鲁诺特的尸体前停下来时,回过神来,也都走了过去。

众人都是魔导士,尤其是艾露莎和米拉,两人都曾经斩杀过许多邪恶的黑暗魔导士和恶徒,对于布鲁诺特的死亡自然是没有流露出什么过多的情绪。

“联手的威力太强了一点。”

艾露莎眉头微蹙,看着布鲁诺特的尸体道:“这下就没办法拷问关于恶魔的心脏还有巴拉姆同盟的情报了。”

米拉吐了口气,从恶魔形态恢复成了可爱的看板娘模样,歪着小脑袋道:“没办法呢,刚才那种情况下,只能全力以赴了啊。”

格雷也是点点头,道:“是啊,那种情况下不可能留手了,不然这家伙可是要把我们全都用那个魔法给吞噬掉。”

纳兹双臂叠放在胸前,望着布鲁诺特的尸体,却是不说话。

此刻。

远处的卡斯尔城外。

无数望着这边的一幕的人们,也都逐渐从震撼中回过神来,望着聚集在布鲁诺特尸体前的纳兹等人,心中都是剧烈震动。

普通人还好,那些魔导士内心中都掀起了滔天的波澜,因为他们都能感知到布鲁诺特的魔力是何等的庞大,一般的公会精锐根本无法与之相提并论,那是圣十大魔导级别的力量!

而一位圣十大魔导级别的黑魔导士,竟然就这么被陆宁等一群妖精的尾巴的魔导士给击溃了!

“那就是……妖精的尾巴……”

“幽鬼被解散之后,他们就是菲奥雷王国的第一公会了啊。”

“不,一直都是第一公会吧?幽鬼本来就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在被击溃之后又被评议会解散了啊。”

许多魔导士们都是神色震动的相互议论纷纷。

而这个时候,那些零零散散的,因为搜集情报而潜入卡斯尔城,不在公会内的黑暗魔导士们,内心中却都已经是天翻地覆。

其他人不知道布鲁诺特的身份,可他们还是知道的!

来自恶魔的心脏的副会长,仅次于会长哈迪斯的男人,据说实力能超过评议会的圣十大魔导!

然而这样的存在,竟然也败在了妖精的尾巴的手里!而且马卡洛夫那位会长圣十都没出手,妖精的尾巴也未免太恐怖了一点!

不少人都缩了缩脖子,心中升起怯意。

“我觉得我们还是……回家好了……”

……

陆宁直到艾露莎等人都围拢过来,纷纷开口的时候,才从获得卷轴的心神震动中回过神来。

他看了一眼旁边的米拉和艾露莎等人,道:“怎么样,都有受伤么?”

“没事。”

艾露莎摇摇头,解除了换装魔法,恢复了最常用的铠甲。

米拉也是眯起大眼睛嫣然一笑,道:“我也没事,一直都是你挡在前面啊,对了,你的手怎么样了?”

“嗯,已经愈合了。”

陆宁听到米拉提醒,才想起自己的手在之前的爆炸中受伤了,因为黑化状态下对于疼痛可以达到不皱眉头的免疫程度,再加上有**恢复,也就一直没在意。

此刻看了一下,果然已经恢复如初了。

“之前你还对他用过黑暗魔法吧?”

艾露莎看向陆宁,道:“连黑暗魔法都会用了啊,你这家伙经常把天赋普通挂在嘴边,其实你才是魔法天赋最高的吧。”

说到这里,艾露莎的眼眸中也忍不住露出一丝敬意,她这里光是换装魔法都还没有钻研到极致,陆宁那里却已经掌握了不知道多少种魔法,而且关键是每一项陆宁都有着极高的熟练度,并不是东学一下西学一下,而是真正能掌握那么多的能力!

这种级别的魔法天赋,是一般魔导士远远达不到的。

要知道,在场的众人基本上都只掌握一个类型的魔法,像露西的星灵魔法、纳兹的灭龙魔法、格雷的冰之造型、艾露莎的换装魔法以及米拉的接收魔法。

除了米拉还会一些变身魔法之类的小玩意外,其他人基本上都只专精一项,或者说只一项魔法,就已经让他们到现在都还在不断的进步,根本还远远触及不到顶端。

“魔法这种东西,无论种类有多少,到最后都会归于一点的。”陆宁听到艾露莎的话,不由得笑了笑,道:“所以学的种类多与少,其实都没有什么分别。”

“圣十大魔导的前四位,被称为伊修加尔四天王的那四位,第二位掌握的是吸血魔法、第三位是接收魔法、第四位是自然魔法……他们几位都只是凭借单一的魔法,就成为了整个伊修加尔最强的魔导士。”

艾露莎和米拉虽然都已经是s级魔导士,纳兹和格雷的见识也都很丰富了,但对于伊修加尔四天王这个级别的信息,却都没有触及多少,此刻听到陆宁的话,都不禁有些心潮涌动。

这时候,露西也从远处走了过来。

看到已经安全了,她心中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是忍不住露出吐槽脸,道:“下次这种任务我觉得还是应该呆在家里更好。”

而就在露西吐槽的时候,她眼角的余光不经意的一瞥,却是忽然看到支离破碎的大地不远处,一块裂缝中似乎露出了一个被埋藏在地下的建筑。

“咦?”

露西惊诧了一下,抬头看向那边,道:“那个,你们看,那里面是什么?”

听到露西的话,艾露莎等人都扭头看去,也都看到了那因为地面被打碎,而露出的一角建筑的遗迹。

本来下意识的以为是之前那个黑暗公会的建筑,但透过光线一看,却隐约能看到那露出的建筑的一角透露着一种古朴的味道,很显然不是这个时代的建筑。

陆宁眼眸中也是闪过一丝惊讶之色,向着那碎裂的区域走了过去,低头看向裂缝的深处。

因为裂缝不大,所以看不清全貌,但这个埋藏在地下的建筑似乎并不大,只是一个很古朴的小屋。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