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322章 广平侯

作者:芈黍离  |  更新时间:2019-01-13 05:17  |  字数:2513字

夜凉如水,清风习习,花苑之中,草木森森,亭榭前边,狄仁杰很没形象地坐在台阶之上,手里拿着一根燃烧着的蜡烛,盯着不断晃动着的火焰发呆。

胖脸之上,满是凝思之态,表情沉冗,犀利的眼神中泛着些不寻常的波动,老狐狸心思深沉,心情看起来并不怎么好。

“噫......”重重地叹了口气,口鼻中吐出的浊气让烛焰剧烈地抖动了几下。

“大人!”背后传来点脚步声,李元芳的呼唤响在耳边。

扭头一看,只见李元芳缓缓地走来,一身白衬,外边罩着间蓝袍。狄仁杰将手中的烛台放下,笑道:“元芳!”

李元芳昏迷了好些时日,到今日终于苏醒过来,挂灵就是不一般,伤得再重无甚妨碍。身上的外伤包扎还未拆封,然李元芳眼下的气质却发生了蜕变一般,有种破后而立的感觉。

挂灵毕竟挂灵,元芳自己都隐隐有些感觉,他武功似乎有所提升了......

“身体怎么样了?”拍了拍了身边的石阶,狄胖胖笑问道。

搭起袍脚,直接席地而坐,李元芳和声答道:“不妨事,卑职好得差不多了!”

“此次为了我这老朽,劳你与诸卫士陷于生死危机......”狄仁杰叹息一声,说道:“你的伤太重了,只怕伤到了根本,还需细细调理,固本培元!”

点了点头,李元芳:“烦劳大人挂心!再让卑职遇到那紫袍杀手,绝不会再发生前次那等情况,必将其斩于刀下!”

李元芳话说得甚是平淡,似乎忘记自己被虺文忠虐成狗的事实一般。然其表情间的那股自在,却令人不禁信服,仿佛他说的仅是事实一般......

狄仁杰轻笑出声,只当他此次吃了亏,争那武人的意气罢了。

“对了,大人。那些杀手、刺客的身份查明了吗?”李元芳沉声问道。

“毫无进展,打伤你的紫袍人与那些紫衣杀手自当日之后,便完全失了形迹......”狄仁杰摇头道:“元芳啊,我们又遇到了一个十分难缠的对手,我有预感,那些人十分危险,甚至比起铁手团还更甚!”

“观大人面色凝愁,莫非在忧心彼辈?”元芳问道。

摇了摇头,狄仁杰淡淡道:“不尽然......对彼辈,我们只有等他们再露出行迹,再行动作,眼下,多思却无益处。”

“您是在担心朝中局势?”

这一回,狄仁杰默然,算是承认了。

“从皇帝召来俊臣还朝始,我便知晓,这洛阳少不了风波动荡,果然......”顿了顿,狄仁杰说道。

“狄春都和我说了......”注意着老狐狸的表情,李元芳试探着出言安慰道:“此次皇嗣殿下终究无恙,杜公虽遭贬,总算保住了性命。您不是说过,似那等酷吏小人,人不治之,天必谴之,大人不必太过忧心。”

听着元芳娓娓而道的宽慰言语,狄胖胖笑了:“元芳所言甚是有理!”

“再者,那武承嗣不是被皇帝贬斥了嘛!这可是喜事,李唐社稷延续的危机也算暂时解除了。”

说起这,狄仁杰又不禁摇了摇头:“没有武承嗣,尚有武三思。武氏宗室虽然不成器,但皇帝还是会倚仗他们,朝中诸武弄权的局面,仍未结束。就拿此次,皇帝未诏明其罪,便可知其事......”

“至于武承嗣牵扯王知远逆案一事,却是可笑至极。其不过一匹夫,绝对没有能力谋划那样的大的一桩大案来。”

“您的意思是?”

“就如那些紫衣杀手一般,此案背后的隐情,已经被彻底埋藏在表象之下。”狄仁杰嘘唏道:“元芳,神都难能平静啊......”

言语间,狄仁杰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了元郎君的形象,喃喃自语一句,你知道些什么呢?

“您说什么?”

“哦”了一声,迅速回过神来:“没什么......”

二人随口聊了一会儿,元芳忽然拱手道:“还要恭喜大人,如今复职内史。皇帝对您,仍然十分倚重啊!”

摆了摆手,老狐狸开着玩笑:“一大把年纪了,却要终日操劳于国事,有何可喜?”

事实上,狄仁杰复主凤阁中书,武曌本就有那心思。此次除了补豆卢钦望去职的缺,协理政事之外,女帝大概也有酬功的意思。

......

狄仁杰都升官了,元郎君亦然。前后宿卫奔走,又是破案,又是擒逆,辛苦那般,待风波告止后,女帝的赏赐来了。

功高莫大于救驾,算上女帝闭气那次,元郎君算是救了皇帝两回。

官暂时没给元郎君升,既非皇家,亦非国戚,二十一岁的千牛卫中郎将,已然有些过分了。故女帝直接降诏,进爵广平侯,是个县侯,还赏了一百户的食邑。

封侯的制书还是大文豪凤阁舍人李峤所做,文辞秀丽,将元郎君一通好夸......另赐了不少珍华玉器,绫罗绸缎,外加安业坊内一所宅邸,以作侯府。

钱财宅所这种东西元郎君不会在意,他心头警醒的是皇帝从尚宫六局挑选的四名美貌年轻的宫婢,一并赏给了元徽,入元府伺候。

四个美人,可都是皇城之内悉心调教的,伺候人的功夫那自然是一流的......

元郎君在意的,当然也不是美婢伺候人的功夫,而是皇帝此举的目的,由不得他不深思。这显然是皇帝明目张胆安插的眼线,却容不得拒绝......

必须得好生应付着,搞得元郎君今后许多事都不能在自己府中干了。

“恭喜你了,广平侯......”入宫谢恩完毕,信步于宫室之间,“偶”遇上官婉儿,只见大美人扬着脑袋,美眸瞥着元郎君。

大概是有些时日未光顾大美人了,上官婉儿这是明显主动凑上来的,迎着那春情稍露的目光,元郎君谨抱一拳应道:“还多仰仗姐姐照应!”

露出个骚气的笑容,目光在上官婉儿娇躯上转悠了两圈,无声地啧了啧嘴,似乎在感叹宫装包裹下,那具火热的胴体。

顿时来了性致,眼色微闪,左右张望了两下,元郎君朝大美人做了个手势,小声道:“姐姐文才著称于世,末将有些诗书上的疑惑,若得空,还欲请教一二......嘿嘿嘿......”

上官美人当然注意到了元郎君那意味深长的笑容,面颊泛红,她本就有那心思。

回殿,过了一段时间,方故作正常地,朝某个私密之所走去......

,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