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376章 大婚

作者:芈黍离  |  更新时间:2019-03-15 06:59  |  字数:2494字

元徽与太平公主的婚礼,自是盛大,场面极尽奢华,办得是热热闹闹的,丝毫没有因其“寡妇”的身份而有所遮掩顾忌。

皇帝好不掩饰对太平公主的喜爱与重视,特命婚车沿着洛阳坊市绕行一圈,接受神都官民们的祝福。又以洛阳县衙为婚馆,衙门门隘难通宽大的婚车,有司早有准备地拆墙垣以通行......

一切,恍若当年公主出降薛绍的情景,只是铺张犹过之。以元氏之富,毫不吝惜靡费百万,以迎公主。

别的不说,在神都郊外,仅那新改良的烟花,便费了二十余万贯,洛阳夜空,灿烂的烟火表演持续了近一个时辰,以贺良缘。更别提其余耗资,元郎君这一遭也算是刺激了一番帝都的经济。

洛阳县衙中,内外喜宴上千案,夜渐深,然热闹不加减。密布的大红灯笼下,觥筹交错,推杯换盏,所有宾客似乎都沉浸在喜悦的气氛中。

太平公主出降,神都朝堂的王公贵族们基本都到了,甚至某些京外的宗室、官员都送来的贺礼与祝愿......

皇帝亲临,但没有待多久,便回宫去,大概与张氏兄弟**去了。似武三思这等与元郎君不和者,以及一些上了年纪的大臣,接续离席,但剩下的,仍旧将场面烘托地热闹无比。

大喜之日,元郎君少不了应客饮酒,内场一桌桌敬下来,以元郎君有成的内力也难以化解那酒意。

“狄公,元芳兄......”绕了一圈,端着小巧的酒杯,再走至狄仁杰案前,元郎君笑眯眯道:“元徽再敬二位!”

“恭喜,还要多谢盛情款待!”狄胖胖自是乐呵呵的,指着丰盛的酒宴,举杯相应。

李元芳大概是受气氛所染,面上没有挂着他平日里的“苦大仇深”,面上肌肉松弛了些:“元兄,恭喜......”

身形晃了晃,元郎君似乎不支,倏地坐下,望着二人,借着酒意,说起了心里话:“大人,元芳兄,不管此前有多少误会不愉,但元徽是一直将二位当作至交。对大人的智慧,元芳的武功,我是发自肺腑地佩服。我元徽虽算不得什么君子,但心里的底线,却是从不会逾越......”

啰啰嗦嗦说了一大堆,见他舌头都有些打结了,狄仁杰赶紧唤来仆人照顾......

“大人,元兄看起来是兴奋过了!”瞧着元徽被扶往后处,李元芳浅酌一口,头朝身边的狄胖胖偏了偏,小声道:“似方才之言,平日里可难从其嘴里说出。”

身处一片喧嚣嘈杂中,狄胖胖一片灵台清明的表现,眼神飘了飘,胖脸上笑容依旧,慢悠悠地回元芳道:“元徽之言,听似醉言碎语,杂而无序,然,他是在借机向我表态啊......”

“表态?”听其言,元芳稍稍愣了下,皱了皱眉,脑中回忆起元郎君所言,方才恍然,微摇着头:“也不知方才其所言,是真是假......”

说着,元芳重重地叹了口气。

“欸~元芳,今日毕竟是公主殿下与元徽大喜之日,岂可做此垂叹,让人看见了可不好。”狄胖胖在旁开着玩笑。

闻言,元芳苦笑两声,幽幽地朝狄仁杰叹道:“大人,有的时候,似元兄这样的真小人,有可恨之处,却又难让人憎恶之......”

对元芳之言,狄仁杰似有所感触,脸色流露出些许复杂的情绪。扭头看,见李元芳端着酒杯,欲言又止的模样,当即道:“有话直说,忸忸怩怩,可不是你李将军的风格。”

见状,李元芳这才吐露心中所想:“大人,元兄尚了太平公主,以公主的受宠程度,只怕日后更难制元兄了.......”

狄胖胖清楚元芳的“顾虑”,当即摆摆手,眯着眼,一副老谋深算模样:“不然。对太平公主,我也有所了解,聪明睿智,性格刚强,极类皇帝。殿下出降元徽,于他而言,只怕是个不小的限制!”

喜筵布置分内、中、外三层,自以职爵高低入席。在中席之间,有一案,坐着两名身着青绿袍服的官员,在一堆绯袍豪服之间,显得有些眨眼。

在一众异样的目光中,其中一名着深青色官服的短须男子嘴角挂着点玩味,朝身边面色俨然的绿袍男子举杯道:“张兄,你我级不过七八品,宴上却与一干通贵同席,看起来,是有些惹人嫌了......”

绿袍男子职位虽低,却有不凡气度,器宇端雅。闻身边人调侃之语,嘴角只是轻微地瞧了瞧:“萧兄,你我应邀赴席,仅为道贺,何必在意他人目光。来,喝酒......”

这二人,便是洛阳尉萧至忠与殿中侍御史张仁愿,元郎君特意发帖相邀的好友。两者本无什么牵扯,只是以元郎君之故有所交集,都是位低而志高之士。

二人淡定地坐着,对酒畅谈,很有一番风度。

直到元郎君的身影落于眼帘,萧、张二人立刻起身行礼。

“萧兄,张兄,招待不周,还请恕罪......”元郎君对二者的态度自然和善,没有一点架子:“仅以此杯,聊以告罪!”

“不敢,不敢,驸马客气了!”元郎君态度温和,萧、张却十分拘礼,连忙起身应和:“驸马请......”

看二者拘谨的表现,元郎君醉脸上笑意更甚,一饮而尽。不及与二人多说什么,转往他处。

......

不知喝了多少酒水,元郎君终得返回洞房。“闹洞房”什么的,是不可能发生在公主殿下与元郎君身上的。

在几名宫娥的陪伴下,元郎君醉醺醺地“闯”入布置奢华的新房。少妇公主已然褪去了那繁重的礼服,只余一身喜庆的内纱裙,婀娜诱人的身姿,在红烛映照下,绰约极了......

扫了眼醉眼迷离的元郎君,少妇眉头一皱,命人将元徽扶至榻上躺着,摆了摆手,示意左右退下。

新房之内,难闻的酒气渐渐弥漫,太平美眸在元郎君身上扫了几圈,掩着口鼻,肥臀贴着元郎君坐下。

“起来吧!”过了一会儿,公主殿下淡淡地说道。

躺在榻上装了一会儿,见没有效果,元徽蹭的一下坐了起来,眼神清明,笑眯眯地对着美人:“就知道瞒不过公主......”

“我有事和你讲!”见状,太平昂了昂脖子,在床榻上,语气仍旧强势。

“先不急......”元郎君摇了摇头:“还是办完正事,再谈其他!”

公主柳眉一扬,还欲开口,人已被元郎君粗鲁地按倒,放肆地撕扯衣裳......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