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202章 去平梁

作者:清花蔓  |  更新时间:2019-01-13 10:34  |  字数:3171字

万顷碧波,百尺凌云大漠流金,风沙成乐。

从镇宁出发,经过一片森林,来到广袤无际的草原,草原之后是戈壁滩,这里有些沙漠的局部特色。此处是平梁的地带,这是一个骁勇善战、骑射厉害的国家,虽臣服于北华,但实力不弱。

马车很平稳,车内的三人睡过一觉醒来了。打开帘子,灵儿心中很是欢欣,终于正经地回家了。

“平梁,我又回来了!这次带了两个任务,一定要顺利完成啊!师父在干什么呢,是不是还在查询炎槊和天女的关系?可惜,炎槊成了槊,不再是以前那个魔头了!不过师父放心,我一定会帮助天女拿回冰晶!”

回想起来,吾晓曾经很不愿意灵儿参与其中,毕竟“天女劫”和凡尘人士没有太多牵连。不过,槊的横加干预,使得这劫难不再是一个人的劫,而是有关天山、天下,甚至是三界安和的关键。

吾晓虽然退隐江湖很多年,平时也只是打点兰心阁,但是那份正义的心还没有泯灭,他只能尽自己所能拨正反乱。至少,灵儿这样认为,她一直觉得自己的师父、那个一直崇拜且追随的人是个正直的英雄。

突然,马车停了下来,三人都向外看去。灵儿只看了一眼,便缩回头,将两人也拉了进来。

“不要看外面,快点装睡!”

莲子和夏枫互看一眼,假装睡了过去。灵儿将她们头纱盖在脸上,又把她们的发丝拨乱,这才横在马车的入口。

外面来了一群人,他们骑着黑色的骏马,那是平梁的精锐骑兵,专门监控入平梁国都的人,很不好对付。

马蹄声近了,在马车前停下,有几个人走了下来,对歌笑行礼问好。

“大王子,此行可顺利?现在

可是要回平梁?”

歌笑点点头,将马车慢慢地向前驱赶。“本王还有要事,就不与你们多说了!”

“且慢!”一个穿着虎纹衣服的男子走了过来,对歌笑说道:“请大王子停下马车,我等奉命例行检查!”

歌笑没有说话,身边的侍从回道:“大胆,这大王子的马车你也敢拦?莫非是活腻了?”

“这是国君下的命令,一切来往人马都需要仔细检查。最近,平梁皇室十分不稳,这也是我等的职责所在,还请大王子恕罪!”

歌笑愣了愣,看了看里面,听见灵儿小声说:可以。

“那你就看看吧!不过,这里面可是贵人,你可别给我得罪了!”

“是!”男子走上马车,走了过来。

歌笑对他笑了笑,怪异地说:“若是超乎寻常,你会不会吓到?”

男子甚是疑惑,不敢多问,也不敢放行。他走到马车上,一把拉开帘子,猛然吓了一跳。

“参参见二公主!”

灵儿笑了笑,一脚拨开帘子,戏谑地跟他说话:“你且看看,这三个美女是你要拦截的人吗?”

“属下不敢,请二公主恕罪!”

灵儿冷哼一声,将帘子拉好,冷冷地说:“这是本公主带的贵人,可是要去给我三弟看病的。你要是再拖延,到时候父王怪罪,你就担着吧!”

“属下不敢,请大王子、二公主慢走!”

所有人都横在一排,目送马车远去。马车行了十公里,车上才有人说话。

“喂,你们这管这么严格?”

灵儿笑了笑,“这算好的了,就这么一次而已,哪像北华啊?若没有一身功夫或者通关玉蝶,还没有走几步就被拦住了!”

“那只是针对平民百姓,你们可是王室的人哎!这别人都认出你们了,还不让你们走,这公主当得有点委屈吧!”

灵儿不以为然,她更喜欢这种不偏不私的方式。

“人人平等,我觉得挺好。只有大家伙都遵守法纪,这才能不出疏漏。他们是我父王的军队,当然只听他一个人的话咯!若非如此,天下岂不是很乱?”

莲子点点头,看着一言不发的夏枫,突然想到一件事。“哎,夏枫,这或许对你来说是件好事情哦!”

夏枫懵懵地问:“为何?”

莲子越想越激动,她拉住夏枫的手摇了摇。“你想啊,这平梁和我们的风俗不一样,大肆宣扬人人平等。那就是说着婚嫁不怎么注重门当户对,而是更多地看两人的感情如何,这岂不是能够利于你在平梁早些安身?”

“这倒是说中了!”灵儿点点头,若有所思地看着夏枫。“或许,你可以换个身份,这更快更好地成为我的弟妹啊!”

夏枫看着两人,脸红了大半,尴尬地转头看窗外的风景。

“哎呀,弟妹,你别看了。那胡柳早就过了!”灵儿将夏枫的脸转过来,笑嘻嘻地说:“你去了平梁,不要想念旧物,就当你重新活过。这平梁有许多新奇之物,而你也可以跟我三弟重新找个地方作为约会地点啊!嗯,我想想就觉得很幸福哎!”

夏枫没有回话,她只是低着头。此行,她的目的就是让广离早点好起来,然后陪在他身边而已,并没有想过那些奢华的事情。

莲子似乎看出了夏枫的心思,同样是爱而不得、距离甚远的感情,她也敏感了起来,越发懂得此情此景之内的心路。

“让她好好想想吧!”莲子拉住灵儿,眼神示意她不要再劝。

灵儿一脸懵,还不懂为何,却听见帘子外有调侃的话语传了进来。

“我说二公主,三弟都已经有佳偶了,你呢?你还在这里羡慕别人,怎么不去找人让我也能替你把把关?”

歌笑边吹风,边跟着侍从笑话灵儿。两个大男子,笑起来豪迈而放肆,声音被吹过来的风原封不动地传送了来。

听此,灵儿和夏枫都忍俊不禁。

灵儿叹了口气,幽怨地回道:“这不都怪你吗?老大都没有想过婚嫁之事,我哪敢啊?等你娶妻生子了,再来教训我!”

“话可不能这样说,我们三弟开了头,按顺序你是第二个!我做老大的,应该收尾才是!把我的弟弟妹妹的婚事安排妥当,这才能想自己的事情!”

“是吗?”灵儿无聊地玩了玩自己的小辫子,“你我都有理由,那就别互相为难了!你说说平梁的近况,让我们三个有些准备啊!”

“这倒也是!平梁最近没什么大事,只是举国上下都在担忧三弟的病情。我们回去,先见了父王,再去医治三弟。你们切忌走得近,这会让父王生疑!毕竟,你们都是我从北华带回来的人,倒是有几分细作的嫌疑!”

灵儿不情愿地摇摇头,“与其让父王防备她们,还不如换个身份。就说她们是平梁的人,只是早间去了北华学医而已。不然,父王怎么能将夏枫赐给三弟?”

“对对对!”莲子也十分赞同,“若是不够周全,可以说我是北华的人,夏枫小师妹是我曾经在镇宁捡回来的。这样也不用编造她的身份,也不用怀疑她的北华习惯,或许立功之后还能晋封,这不就顺理成章了吗?”

灵儿正要点头称好,夏枫突然拉住了两人,皱着眉说:“不可以!这是欺瞒,总归是不好的。我只愿能够看好广离的病,就算留不下来也没关系。让你们一起冒险,还四处周转,这是在不该!而且,我也不会撒谎,最多只是隐瞒身份罢了!”

“哎呀!师妹,你忘了吗?你就是一个江湖医女,哪有什么身份可隐瞒?”莲子看了看温柔紧张的夏枫,真有几分当姐姐的感觉。

“可是你们不是在说籍贯吗?”

灵儿应了声,笑了笑。“哪里的人都没关系,我父王信就是信,不信就是不信,或许他的衡量是直觉吧!”

“这?”

莲子见夏枫很犹豫,劝慰道:“你若是不愿意撒谎,那就说你幼时记忆受损,不记得自己是哪里人。我呢,在边境将你捡回来,从此跟着师父学艺,这并不牵扯朝堂,应该没有问题!”

“那,若是国君不问,我可不可以只说自己是江湖医女?”夏枫似祈求般看了看两人,一向正直诚信的她不愿撒谎,尤其是这样的大谎。

灵儿点点头,“可以,只要你能嫁给我三弟,你怎么说都可以!”

“也是,你以后要做王妃!”莲子叹了一声,“若是说了自己不称心的谎,以后每一天都要在意它,刻意回避,又怕漏破绽,这还不如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