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265章 砥砺前行

作者:日出江上  |  更新时间:2019-01-12 17:56  |  字数:2590字

蜀川大学那边的合作谈的很顺利,对于刘峰提出的邀请,田学林院士几乎没有多做犹豫便答应了下来。

虽然“彭宁离子阱”被全球各大实验室广泛采用,比如在欧洲核子研究中心的反质子储存就是使用的这种技术;但和其他技术不同的是,这种技术的运用范围依然十分狭窄。

除了适合于精确测量离子和稳定的亚原子粒子的特性以外,这种技术运用得最多的地方,就是为了测量电子磁矩,然后利用这种技术制造并研究了Geonium原子。

可然后呢?也就只能用于反物质的存储研究了!

即便‘这家伙’听起来十分的高大上,却也改变不了它只是一种‘受制于人’的下盘技术的事实!而下盘技术的意思就是,只能在其他项目对此有需要的时候,才会有相应的“彭宁离子阱”研究项目下来!

而之前的时候,华国需要用到“彭宁离子阱”的地方,也只有精确测量粒子特性这一项目了。

经过这么些年的研究和发展,田院士在这个项目上的“彭宁离子阱”更新换代,早就已经达到了一个‘改无可改’的地步!

说起来,这项技术还是川大的一个明星项目呢,然而这些年拨下来的资金却是越来越少;勉勉强强能够维持一个二三十人的团队,都已经是看在他是一名老院士的份上了!

刘峰的邀请,对他们来说,简直是久旱逢甘霖啊。

甚至于这家伙究竟有没有能力能够搞定资金的问题,田院士都没有计较,大不了继续在旧的“彭宁离子阱”技术上蹉跎呗,条件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了。

那就等吧!

川大这边搞定了,刘峰便没有在蜀都市这边多做停留,次日便赶回了京城,开始为反物质技术的落实做最后的规划准备。

然而,他回到京城没两天,就收到了京津市那边的通知。

国家投资了20亿建造的海水淡化示范工厂一期工程建造完毕,即将投入到生产当中,而大长老也将亲自出席工厂投产的剪裁仪式,邀请他也一同参加!

大长老的亲自邀请,刘峰自然是不能拒绝的。

说起来,他的新材料生产工厂,一期工程投入生产还不到一个月,生产的材料也才4000吨,刚刚交货也没有多少天吧,没想到海水淡化那边,竟然就用上了?

果然,有国家背书的工程,效率堪比坐火箭。

2011年4月28日,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京津市滨海新区,某处沿海工业园。

大约半年前,这里还是一处荒凉地带,周围除了山丘以外,也就几块农田显示着这里还有着几分人气。

然而,自从一个团的工程部队开进到这里后,只用了一个月时间,该拆迁的拆迁,该转移的转移,于是,移山填海,斗转星移,在工业化的强大力量之下,硬是将周围的山丘推成了一块大约500亩的平地。

然后又用了一个月时间,京津市第一海水淡化工厂的办公区、生活区以及部分生产车间的主体工程,就已经宣告落成。

然后继续搞装饰,安装部分仪器,等到这些东西全部完成以后,也只用去了不到3个月时间。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结果却是,一直等了好几个月,海水淡化工厂这边都已经望眼欲穿了,隔壁的东风这才送来。

虽然只有4000吨新材料,但一期工程能用到的,也只有2000吨而已,却也完全满足所需。

在前往淡化工厂的路途当中,刘峰很有幸的和大长老坐到了同一节专列上。

说起来,自从得到了掌控微观世纪粒子的异能以来,他的运气似乎也变得越来越好,从遇见段老板到科协的张sHU记再到大长老,一个又一个的贵人,相继出现在他的生命当中,就连他自己也不免觉得这一切实在太过虚幻了,偶尔更会产生‘德不配位’的焦虑感。

因此,这让他一直都在潜心修炼着自己的内功,不断吸收着知识的养分,时刻都不敢放松自己在科学道路上的砥砺前行。

窗外的景色飞速而过,刘峰也陷入了沉思。

“小伙子,我看你在车上发了好一会儿呆了,在想些什么?”

老人笑呵呵地走了过来,问道。

回过神,刘峰赶紧站起身来:“不好意思,大长老。突然回忆起了过去一年的经历,感觉有些不敢相信罢了。”

老人点了点头,连忙招呼着:“坐坐坐,你可是我们华国的国宝,委屈谁都不能委屈你啊!”

其实,说实话,对于刘峰过去一年所取得的成就,不要说他自己不敢相信,就是他这位踏遍了千山万水的华国最高领导人,也难以置信。

‘华国史上最年轻的教授’、‘分子反渗透材料的领军人’、‘大统一理论的缔造者’

——无论是哪一种,放在普通人身上,都已经是值得夸耀一辈子的成就了,然而对于这位年轻的小伙子来说,却仿佛微不足道一般,区区一年就全部达成,怎一个天才了得?

幸运的是,像这种百年难遇的天才,出现在了华国,出现在了他的任上!

天佑华夏!

因此,即便刘峰提出的反物质工程听起来再怎么不靠谱,他也决定全力支持,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像这样的天才到底有怎样的潜力,万一,真的被他搞出来了呢?

更何况,当初刘峰的那种绝对自信,根本就不是他自己夸耀出来的,他也相信自己的眼光不会看错。

“对了,反物质工程你现在进行到哪一步了?有什么难题就找张勤,如果连他也解决不了的,就直接来找我。”老人在刘峰的对面坐了下来,看着刘峰的目光充满了宠溺。

“正要向您汇报呢。这一个多月的时间,我都在做工程的系统论证工作,前期遇到的几个问题,也基本有了腹稿,最多再有半个月时间,我就要向您提交报告了。”

刘峰整理了脑海中的思路,一脸认真地说道。

听到刘峰的安排,老人点了点头:“那好,你也不要着急。反物质工程毕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而国内能够搞这方面研究的人,也并没有几个,因此,十年、二十年、甚至是五十年的时间,我们都能够等得起!但如果把你给累坏了,那才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谢谢您的关心,”对于老人的关怀,刘峰很是感动,但却摇了摇头,“只可惜时不我待啊!国外、尤其是m国那边,在反物质技术上的积累实在太过深厚了。甚至于除了反物质的大规模生产技术以外,他们连存储技术方面的难题,都已经解决,恐怕最多20年时间,就能解决生产难题!到时候我们再去追赶,恐怕就真的晚了……”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