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五十五章 灵兽破壳(下)

作者:七夜门  |  更新时间:2019-03-15 06:59  |  字数:3069字

清风吹拂,小学童们的欢声笑语依旧,但顺就不是那么的开心了。

顺原本以为诺会像往常那样,为他补习一些不曾知晓的苍穹趣事。他一向都是个好听众,边听边思考,还总能在不懂的地方提出些问题,让诺很有成就感。

或许是因为今天的听众数量严重不足,又或许是因为之前讲过的事情再拿出来讲一边会觉得很无趣。

诺似乎对灵兽的事情更感兴趣,大有刨根问到底的架势。最重要的是她今天的心情很好,连带着头脑似乎都灵光了不少,面对着顺长久以来谜一般的行为举止,她决定要探究一番。

听到顺给了肯定的答复,诺长长的“哦”了一声。接连两次发现了神奇的地方,顺身上的秘密似乎即将揭晓。

“诶?顺,你族里的长辈是不是经常会到下界去啊?”

诺双手抱膝蹲在顺的旁边,也许是急切的想要知道问题的答案,所以脚尖起起落落,身体轻微的前后晃动着。

顺见势不妙,转头望了一眼即将靠近他们的一团云雾,想要站起来跑去和它来一个热烈的拥抱。

不料被诺一把抓住了衣袖,并给予了他致命一击。

“喂,顺的那个长辈是农氏的采集者吗?”

心头一凉,真的是一凉的感觉。关于采集者这个称呼,顺也是前一段时间才听玄讲起过。他长这么大,对苍穹的事情了解的甚少,可是诺几句话的功夫,就已经快把他的底给摸清了。

他和诺说话的次数也算是不少了,但从来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令他惊惧。

自从来到苍穹书院到现在,他已经逐渐的能够感受到自己所处的状况。排除燧氏后代的身份不说,没有所谓的氏族,又很特殊的住在下界的岛屿上,对苍穹的一些习俗也不太懂,简直可以用惨烈来形容了。

他十分的不希望其他人知道自己住在下界这件事,这也是顺为何会向玄提出来到苍穹居住的原因之一。

“是。”

“哦......”

当顺在思考着自己的难言之隐,浑身散发着有些负面的精神波动时。

诺的脑袋莫名其妙的飞速运转了一阵,对于顺以往的种种表现和印象一一浮现在脑海中,一个大胆的猜测与难得准确一次的直觉相互叠加,简直像一颗落星奇迹般的划过夜空。

虽然诺察觉到此时说出这个猜想,可能会惹顺不高兴。但因为性格使然,她还是将这个想法瞬间脱口而出。

“顺!你该不会就住在下界吧?”

这是顺目前最不愿意被人知道的事,如果非要排个名的话,诺绝对可以排在前几。

虽然已经和同窗们相处了很长一段时间,但他仍然不善于去面对这样的状况。

顺总觉得被别人知道这些事情很不好,因为玄总是吓唬他,要处处小心。

六神无主的他,依然选择贯彻平日里的风格,呆呆的像个木头。

即便是诺此时说:“顺!你是燧氏的后代吧。”

任你惊涛骇浪扑面而来,顺也仍旧会坚若磐石的呆立在那儿,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不过,任凭诺想破脑袋,也绝对不可能会往这方向上去想。如今的顺,即便是站在苍穹国主的跟前,也没能被探出真身,诺自然是更不可能。

就如同顺一直所想的那样,对于当代的苍穹人来说,燧氏已是存在于传说与神话中的事物了。

顺真的很想说个谎话,但在诺亮的发光的双眸面前,他甚至忘了怎样说谎。

他心中懊恼,那个封住自己嘴巴不得泄露石门秘密的禁咒,要是能在此时派上用场也好。

顺重新坐回地上,扑通一下,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抿着嘴唇,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诺见势不妙,也就没顾得上自己刚才那一连串如有神助一般的敏锐直觉,但她的智慧在此时也算是耗尽了。

“诶?顺,你是不是生气了?住在下界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嘛。大地那么广阔,我从小就特别羡慕那些可以到地面上去玩的长辈们。”

她一边说着一边拽着顺的衣服,希望顺能看她一眼,恢复神气。

奈何此时的顺已经深深地陷入到了惶恐和忧虑之中,他现在才知道自己究竟是有多害怕这背后的事情暴露出来。

一枚毽球突厄的落在了顺和诺的身边,发出了落地声。

两人齐齐看向毽球掉落的地方,然后又抬起头来望向毽球飞来的方向。

那里站了好多人,而且离他们还不远。

金烈,常乐,般若,壮还有朴岩等一干在玩毽球的同窗们眯着眼睛看着两人,可能已经观察了好一会儿。

那毽球似乎是他们有点不耐烦,故意丢过来的。

“你们俩在干什么?”

第二天,清晨。

二重天的小岛屿上,玄围着那三枚快要破壳的灵兽卵忙来忙去,而顺则忧心忡忡的捡着地上的黑色卵石。

用新鲜的植物叶子分别垫在三枚灵兽卵的下面,然后放到在地面上挖好的土坑之中,周围围上了高高的卵石和树枝,大部分都是顺捡来的。

玄咳嗽了两声,又在卵石中埋进了几颗烛火石,来增加热量。

这一切都是为了模仿灵兽母亲孵化幼兽时的环境,玄对此很有研究,所以并不担心会出什么差错。

三枚兽卵在他的精心照顾下,都已经成长好了躯体,而且很强壮,几乎不会有夭折的情况发生。

那颗表面有着裂纹的兽卵,被玄用一种乳白色的灵草汁液经常涂抹,外壳已经和里面的那层薄膜融为一体,没有影响到胚胎的发育。

他反倒是有些担心顺。

昨日在书院的小亭子里,顺忐忑极了。

如果不是玄沉着冷静的观察了空无一人的四周,他差点以为顺的身世暴露了。

“咳咳,没事儿的,小主子。你那位同窗猜到的这些事,对于我们来说并不算是什么重要的秘密。”

无论是居住于下界的岛屿上,还是玄采集者的工作,都是属于正当而且合理的身份背景,没有违反苍穹的任何律法和规定。

即便玄这样跟顺解释,也还是没能消除顺的忧虑,就连顺自己都不知道究竟在担心些什么。

“唉,嗯咳,之前不就一直在盼着这三个小家伙出世吗?咳,现在快到时候了,又不见你上心。”

顺将最后一把捡来的卵石围在兽卵的周围,问道:“玄,还要多久?”

一块小小的圆镜被玄拿在手中,观察着兽卵内部的情况,沉声道:“应该快了。”

等待的时间总是感觉格外的漫长,玄与顺一直在一旁进行着神力修为的修行,转眼就过了正午。

再一看兽卵,还是没有要破壳的迹象。

顺懒洋洋的继续询问道:“玄,怎么还没好啊?今天该不会破不了壳了吧?”

玄拿出圆镜又瞅了半天,面对顺的发问,依旧回答道:“快了,咳嗯,就快了。”

午后,阳极星已经开始在天边染上绚丽的彩霞,时间即将进入黑夜,整整一天都要过去了。

顺捧着万字经和玄在一旁小憩,看样子是两人都等的有些累了。

直到此时,三个小生命的诞生才刚刚开始上演。

它们先是肉眼可辩的晃动了一下,证明着里面的小灵兽已经从长期的休眠中苏醒。

然后三枚兽卵开始发光发热,细微的响动从内部传出,它们几乎是同时开始用那柔弱稚嫩的身躯冲击着阻挡在面前的坚硬壁垒。

顺受到感应,猛然惊醒,并叫醒了玄。

三枚兽卵的表面上已经开始出现了裂纹,它们必须尽快凭借着自己的力量突破眼前的障碍,否则将会因为得不到空气中的养分而死。

这是生来的第一份考验,它们必须利用有限的体力,吃到第一口卵壳的碎片。

而那只因为卵壳表面本身就有破损的地方,反倒是省了些力气,可以更快的突破障碍。但这对于它未来的成长,却并不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