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一百三十六章 侯府的水深

作者:清风不粘尘  |  更新时间:2019-01-13 09:52  |  字数:2547字

有的人伸出脑袋嬉皮笑脸的看向下头。

有的人看似平淡,却坐着看下来,面露挑衅。

这是一龙门宴啊!

哦不,不是龙门宴,李乐只是王道立请来帮忙的罢了。

“三公子,五层请把。”

白衣书生回头笑道。

“带路!”

王道立冷声道。

看得出他的心情并不好,至始至终他也只往上头看了一眼。

顺着他的目光,李乐只看到了一个模样大约十五六岁的少年。

嗯……这个世界也算成人了。

也就在上去的路上,王道立大概说了一下这件事。

听完后其实挺简单,李乐总结一句话,还是侯府里面这些嫡系争权导致的。

众所周知,想让自己支持者众多,就得拉帮结派,这点在侯府也不例外。

不过王道立有些特殊,他天赋虽佳,但是根本对权力这些玩意不感冒,自然没有争权的意思。

别人拉拢他,也是通通拒绝。

这样搞下去,这位三公子在家族里的地位自然比较尴尬了,也就是很少有存在感。

唯一与他玩的不错的,是他同父同母的十四弟。

简单点说这个十四弟被人合伙坑了一大笔钱,这老三哥就出面来解决了

值得一提的是,这位单纯的十四弟,不仅仅是被外人坑了。

这其中还有他的大哥!

也就是侯府那位最有希望的大公子!

听完这些,李乐不禁摇摇头。

这还只是一个侯爷家里,就尚且如此,那那些王爷家,乃至皇家呢?

还是一家独大独掌中州的出云国皇家,想想就有些可怕!

“三哥!”

几人上了五楼,那十五六的少年立马脱离作为,颇有些委屈的跑到王道立身前。

“你啊,唉!”

王道立摇摇头看着面前少年,没多说什么。

不过李乐能看出王道立眼中的关切。

看来他是真的疼这个弟弟,毕竟他也是人!

在偌大的侯府中,一个同母胎的弟弟,两人的关系可想而知。

“三哥,我越想越觉得是着了外人的道了,要不我告诉父亲吧?我就不信他们敢要债要上侯府!”

少年看到王道立眼泪便有些流出来的趋势,硬是抹了抹眼睛道。

王道立摇摇头:“父亲岂会管这些杂事?”

李乐也听明白了,感情这小孩还不知道他大哥也是坑他的一员?

白衣书生默不作声的走开,一直走到一青年身后。

五层看起来还更小些,在这里不过四五卓人,而且全都是围着中心那个位置,往下看,便是那偌大的擂台。

这里粗略算算,大概有二三十人。

其中有一半的公子模样的人,还有一半的气质各异的人存在。

“十四弟,有大哥在这里为你公正做主,你三哥也来帮你了,就不要哭哭啼啼,像个小孩子似的了。”

白衣书生前头坐着的青年,一身华服,面容俊俏,笑容和煦道。

这位还饰演着好人角色?

“大哥,谢谢你,还有三哥!”少年跑了过去,面露感激之色,也不忘回头看着王道立。

王道立只是沉默。

其余几桌的公子哥分明露出了看戏时的好笑模样。

“别啊,十四公子,哪怕您是侯爷的公子,也得遵守规矩不是?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啊!”

这时有一身穿华服,手里摇着折扇的公子哥站起身来,面容笑嘻嘻道。

“郭子涛,你们不是说只要我找到人,打赢了你们挑选的人,就能免债么!

少年回头怒目而视道。

他知道自己被坑了,但却不知道真正的主使者是谁。

“哦。”

被唤做郭子涛的公子哥一拍手。

笑着走到王道立面前来,他身后跟着一位仆从。

只见他笑容满面,眼眸笑出了月牙状,其内却暗藏着阴狠之色。

“十四少说的没错,我们也是看在大公子,三公子的面子上,再做的决定啊!”

最后一个字,郭子涛硬生生提高了几个调,且直直的看着王道立,似乎想看出点什么来。

无奈王道立根本不理会他。

“我的弟弟,我自然要帮!郭子涛,我只说一句,不是进了黑龙卫便可以高枕无忧。”

说完,王道立带着李乐直接走向那位大公子,与他面对面坐下。

“直接开始便好了,谁先来?”

“三公子爽快,我便是这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郭子涛从后跟了上来。

“你的人呢?”

王道立头也不回,盯着他那位风轻云淡的大哥看。

“便在这。”

郭子涛身后那位奴仆猛的一抬头,露出一双如鹰隼一般锐利的眼睛。

直勾勾的盯了李乐一眼,之后郭子涛一扭头,他便从五层楼直接跳了下去。

“轰!”

擂台之上,那精廋汉子抱拳从四个方向摆了摆。

“吾,郭公子请来的战将,燕子门彭水!”

“好!”

无论二三四五哪层,均有人兴高采烈的应了一声好。

这里的战斗可没那么简单,不然也不至于借了蓬莱阁的场地。

那是很贵的!

能来这里看戏的人,不仅身份尊贵,同时,也是要交上一大笔的门票钱的!

至于为什么叫着声好?

势力颇大的侯府大公子,与形势薄的三公子,他们支持谁还用说嘛?

“三弟,你带来了帮手么?若是没有,我这里倒是有一人,或许可以帮帮十四弟。”

那位侯府大公子先是听了白衣书生的汇报,接着不着痕迹的看了李乐一眼,对王道立笑道。

“小弟却不敢要大哥出手!”王道立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后,看向李乐。

“李乐,此事拜托你了,共十场,不论输赢,以后你都是我的兄弟!”

“兄弟,你是三哥的兄弟,也是我的兄弟!”

那位十四公子立马跳出来,握着李乐的手激动道。

“对了,我叫王道宽,这是我大哥王道文,你也可以叫我小十四!”

“十四弟不可胡闹。”

那大公子王道文忽然说到,他看向李乐,王道宽看向他。

“你三哥不懂事,你也不懂事么?他不过一幕僚,何以跟你称兄道弟?”

王道文这句话,倒是颇为诛心了。

什么叫你三哥不懂事,你也不懂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