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七十三章 歌圩相遇

作者:莞香飞侠  |  更新时间:2019-01-13 08:14  |  字数:3712字

在进行龙舟赛和独竹漂比赛时,湖边早有人对起山歌,只是歌圩未宣布正式开始,对山歌的场的面还未形成气候。

“我宣布,敬流三月三歌圩正式开始!”陆大海的右手挥动一下,面带微笑地正式向湖边上的人们大声宣布。

此时,对山歌才算正式开始。

敬流的歌圩多以村寨站队,人们围在湖边,聚集在同一区域,进行对歌。

在对歌的过程中,如果男女双方都是年轻人又相互相中对方的,那么双方便可以各自顺着岸边,一边对歌一边朝主持台靠近,面对面交流,然后再众人的欢呼中,抛绣球。

绣球即为定情之物。

位于西岸几棵青竹下,敬仁寨一位身穿红衣绿裙的年轻妹仔,朝东岸的阿哥先开腔。

对山歌咧对山歌,

山歌出口歌成河。

山歌有意暖人心,

流水无情满容波。

……

对面阿哥几鬼多,

丢首歌来和一和。

壮族歌圩是年轻人的盛会,也是老少齐参与庆祝、交流感情的歌会,因此对歌不分辈份与年龄,大家都可以对。

对山歌来对山歌,

湖边鸭仔也来和。

今日敬流设歌圩,

大家齐唱热闹多。

……

哪能只想小哥哥?

阿妹年老背也驼。

唱歌的是乾怀寨的一位驼背的老歌师,歌声出口,便引起众人的欢笑声和叫好声。

敬仁寨的小阿妹被老歌师损了一把,略显尴尬,脸微红,却没有生气,只是笑笑地点头,觉得老歌师果然不一般。

还好那卧寨的方阵,立刻有一位头缠黑头巾的年轻仔唱起,替她缓解那份尴尬:

对山歌来对山歌,

阿妹唱起哥来和。

山歌好比蜂蜜水,

山歌好比肥猪诺。

……

乡亲父老来作证,

从此不再找媒婆。

“哈哈……”大家哄堂大笑,还有喊道:“今晚,就提‘猪诺’去敬仁寨提亲啊!”

大家对歌正起劲时,一位面部红润,花白须发的老阿公竖着拐杖走来,烔烔有神的双眼一直环顾着湖边的周围,脸拉得好长。

他就是冷水寨的老歌师,方圆几十里都赫赫有名,外号叫“佬挼”。

“唉……看来是白跑一趟了。”佬挼摇了摇头,无奈地道。

“阿公为何这么说,这不挺热闹的吗?”旁边的一位中年妇女不解地道。

“你懂得什么?我这一趟来,就是冲着莫曼歌师来的,她不到场,这歌圩也就没什么好玩的了。”

冷水寨离敬流有十多里地,“佬挼”并不了解敬流壮锦作坊的情况。,

“你很久没来敬流唱歌了吧?敬流壮锦作坊都关停好几个月了,莫师傅家离这里那么远,忻城的三月三歌圩到处都是,她怎么会来这里唱歌?”

“就是,没能听莫曼师傅唱歌的确有点遗憾……我还听说了,那卧寨韦镖头早就对他家的娃仔——韦世豪解禁山歌了。这后生仔也唱得不错,去年大塘向财主的千金摆歌台招亲,几百个后生

仔都对不赢她,就韦世豪赢了。听说,他和莫曼傅是对呢!”

“哦?那卧寨还有这样的人才?”佬挼眉头一挑,阴云密布的老脸又风和日丽起来。

“可惜喽!这两人恐怕是不来参加这一场歌圩了。”中年妇女道。

“为什么?……”佬挼刚刚阴转晴的脸又恢复了原样,道:“这歌没法对了,都是一帮边角料。”

在佬挼眼里,敬流就没一个像样的歌师。

“话不能这么说。一山更有一山高,你唱唱不就知不知道有没有高人了吗?”旁边的一位男子对目空一切的佬挼有些不满。

佬挼将拐杖往面前一顿,道:“唱就唱,来都来了,不唱两首,就不是我‘佬挼’了。”

跋山涉水赶歌圩,

倒出山歌多如米。

可惜不见真神在,

不知唱来和谁比。

佬挼的山歌自吹自擂,歌声未落地,立即引来一片嘘声,但是他并不以为然。

歌声落定,立即有人唱道:

莫攀比来莫攀比,

蚂拐无知坐井底。

问你天高有几尺,

问你地厚几多米。

这是一个小女声唱的骂歌,骂佬挼是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

“哼……”佬挼不服,从鼻孔中喷出一个字,又唱:

有心想听画眉叫,

原来乌鸦搭个腔。

诺大歌会无高手,

好不叫人心发凉?

木罗寨的一位后生仔唱道:

心莫凉哎心莫凉,

心若凉了话不长。

听你唱歌不年轻,

不要过早风阎王

佬挼拐杖又一顿,又哼了一声,敬流的后仔竟敢如此轻蔑他?

正要开口时,一声如银铃般的歌声唱起:

对山歌咧对山歌,

任凭谁都莫逞强。

强中自有强中手,

你长我短取你长。

……

杜鹃花红油茶黄,

画眉乌鸦不一样。

人人唱歌要和气,

留得名声在歌场。

此歌一出,叫好声连连。

老挼听了也佩服得五体投地,莫非这个妹仔就是他所想拜会的莫曼?

对,一定是她!

韦世豪和谢英君两人与莫青莲、李猫仔等人汇合后,突然听到莫曼的歌声,他们都兴奋不已,尤其是韦世豪。

他激动地在空中猛挥一拳,道:“哎呀,我就知道她会来的。”

莫青莲媚眼一翻,醋劲大发,道:“看你高兴的……人家来这里又不是来和你约会的,你激动个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