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四百七十二章 自生自灭无人怜

作者:高原银耳  |  更新时间:2019-03-15 06:59  |  字数:2998字

夺命书生向着王老虎的方向一路奔跑过去。-剑气冲天,经过刚才的小试牛刀,夺命书生这次已将真气聚集在剑上。剑气在他的跑步之间,劈开了屋顶的几张瓦片。

王老虎也将真气聚集在手,让手传到剑身,紫兽剑是有灵气的,当王老虎的真气灌输到紫兽剑上的时候,紫兽剑便发出了嗡嗡的声响。

王老虎也向前冲,很快两人便交锋在了一起,各自在真气灌输下的剑替代了主人,这是两人真气的较量。夺命书生虽然经过两天的恢复,但这真气远还没有恢复,比起王老虎外加药丸的辅助,差了很多。自然这剑也一样,在强大的真气与紫兽剑的灵性之下,夺命书生的剑发生了颤抖。

夺命书生向外震动了一下,身体不由地倒向外边,王老虎手持紫兽剑,见到真气已将夺命书生弹开,他脚一用力,身体向上一挺,让自己的腿离开了屋顶,在夺命书生向外倒去的一瞬间,腿向着夺命书生一脚踢去。

右脚和左脚同时踢向了夺命书生,这两脚踢在他的胸前。“叭,叭”踩出朵朵尘土,夺命书生仰面倒去。

他倒在片片屋瓦之上,瓦片发出稀里哗拉的声响。

夺命书生向着屋顶的斜坡方向一路滚了下来。“哗啦啦”夺命书生一路而下,在快到屋檐的时候,他也没有抓住,人就整个地往下落。

啪,夺命书生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王老虎从屋顶之上飞身而下。

此时明虎队员已从四面赶来,围在了夺命书生的周围。

夺命书生虽然倒在了地上,摔的有些重,但并没有将他摔得很伤,只见他从地上爬起,又一次挥剑袭向王老虎。

王老虎再一次将真气聚在手上,让手的内力沿紫兽剑而去,这一次的真气似乎又在了一些,它在发出嗡嗡的响声,剑上闪着寒光,蓝色的光和紫色的光混成一片。

嗡嗡之声更响,似乎这剑已不是握在王老虎的手中,紫兽剑已经充满了力量,不需再要王老虎手的把持,剑在离开王老虎的手臂。

王老虎一用力,向前一甩,紫兽剑便离开王老虎,向着夺命书生的方向一路狂奔过去,带着那一道紫光。

夺命书生还在向前冲,紫兽剑同时在冲向他,一道紫光的夺命书生的眼前一闪,他感到腿上火辣辣的一阵。原来是紫兽剑贴着他的腿一扫而过,剑锋切开了他的裤子。

夺命书生还在冲。

王老虎手上一招,真气之力便回旋而回,紫兽剑在这一力量的感召之下,调转了方向,嗡嗡之声带着紫光的紫兽剑原路而回。

夺命书生剑指王老虎,剑尖直指,一支夺命剑,十里穿肠过。再大的真气也抵挡不住夺命书生强大的剑气。

剑尖已经触到王老虎的身体。

王老虎并没有动,他有宝衣护体,再强大的剑也不可能突破他的宝衣。

紫兽剑却已返回,刷的一声,从夺命书生的另一条腿划过。

两条腿都被砍中的夺命书生感觉双腿不能支撑自己的身体,他的身体在向下蹲下去,瘫下去。

他的剑还指着王老虎,已经刺中他的身体,但并不能刺透。

他还没弄明白,或者他还想再用劲,刺向王老虎的时候,他感到自己的腿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

第一剑被紫兽剑东伤的腿,因为用了真气,而跑了一小段,血运行旺盛,被紫兽剑划中的伤口看上去很小,实则入肉很深,运的越是厉害,这血流的就越旺,而夺命书生正是犯了这样的错误。

第二剑是夺命书生的注意力完全在王老虎身上,紫兽剑返回则重得在划在他的另一条腿上,这一击却是更致命的一剑,紫兽划过了他的整条腿,钭他的腿硬生生地切了下来。

王老虎收回紫兽剑。

紫兽在王老虎的手中,他的面前倒着曾经不可一世的夺命书生,少了一条腿的夺命书生。

天空突然飘来一片乌云,瞬间就下起了倾盆大雨,雨落在苏州城的街面之上,行人已越来越少,而这里,却还躺着一个人,一个没有人可怜的人,他少了一条腿,另外一条腿上的血还在沽沽地往外流。

这人就是夺命书生。

雨水中,几人从他面前而过,其中一个还是被人打着伞的,伞下之人正是宁王爷,他漠视地看了一眼夺命书生。

夺命书生躺在地上,嚎啕地喊着:“王爷,王爷……”

宁王在他几步远的地方,回了一句:“废物。”竟没再理他,头也不回地向前而去,他的手下其中一人再经过他面前的时候,还狠狠地踢了他一脚。

华府。

华太师和夫人坐于上坐,秋香在夫人的身后,王老虎坐在坐位之中。

“夺命书生已经全废,应该不会对你产生威胁,而宁王爷也于今日离开了苏州城,太师,你安全了。”王老虎道。

“王公子,这次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和皇……”华太师这话刚一说出口,就感到有些欠妥,他将此话收住,“感谢你呀王公子。”皇跟王有时在南方人的发音中却是有些相近的。

“太师,你客气了,我也正好凑巧赶上这一趟子事。”

夫人插嘴道:“王公子啊,老身也是无以表达对你的谢意。秋香是我的贴身丫鬟,一直跟在我身边,我知道你为她而来,你这样帮我们,而我如果不尽这个人情,也过意不去。”

“夫人,你误会我的意思了。美女爱才子,两情相悦才能伴终身,秋香姐姐有一段好姻缘,只是她时辰未到,唐公子会在府上继续助华公子,他的才华世人可见。”王老虎道。

夫人看了看王老虎,又看了看华太师,有些尴尬地道:“这……”

“夫人啊,咱们就不要操这份心了。”太师道,“王公子自有主见。”

“太师,苏州的事情已经了结,我这就要离开苏州。”

“王公子不打算再住些日子吗?”华太师道。

“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王老虎道。

“王公子既然有大事,我也就不再强留。”华太师道,“王公子侠义,什么都不肯收下,我这里略薄些礼物,还请你收下。”

华太师说完,就走上来几个家丁,他们手里托着几个盘子。

“打开。”华太师道。

家丁将盘子打开,里面露出了一个个光彩夺目的宝石和玉。王老虎也不再推辞,让王彪和李添将这些礼物收下了。

“太师,我能不能单独跟秋香姐姐说几句话?”王老虎道。

华太师道:“王公子,请。”说完,他和夫人及其他一般家丁都如数退了下去。

王老虎终于离开了华府,带着人先回到了客栈。

一方面,他让人带詹姆斯回了泰利,因为那里刚好缺了个外语老师。另一方面,他要解决好慕华樱的事。

慕华樱被绑在客栈里。

其他人都被支开,房内只留下他们两人。

慕华樱看着王老虎,她知道,王老虎并不会拿她怎么样。

王老虎也看着慕华樱道:“华府的事已经解决了,我们也要走了。”

“从你的情况来看,应该是解决了,那位秋香姑娘可娶到手了?”慕华樱道。

“慕姑娘,我要上京城,你也该到应该去的地方。”王老虎道。

应该去的地方?慕华樱想道,王老虎这是要了自己的命了,“你想杀了我?”

“慕姑娘,我说过我不会杀你。即使你想杀了我,我会放了你,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吧。”

“你会放了我?”这是慕华樱想不到的答案,在结束了华府的危机之后,王老虎选择放了慕华樱。

“正义也许会来迟,但不会缺席,另外,我劝你不要对我的家人动手。这是我的底线。这间客栈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王老虎边说边解开了慕华樱身上的绳子。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