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1758章 神秘人的身份

作者:花猫警长  |  更新时间:2019-01-12 05:54  |  字数:2211字

“是吗!太好了!”林宝昌闻言兴奋的道:“我这就把电话号码发给你!我刚和这部电话通过一次话,你看看那个朋友能不能定位出电话的位置。”说完,林宝昌就把夏子琪的电话号码转发给了白伟。

白伟拿到了电话,立刻转给了自己的朋友。

林宝昌看着白伟发完了信息,忙道:“白伟!你过来帮我研究研究!看看我提供的这些人信息当中,这个神秘人最有可能是谁。”

“没问题!”白伟说完来到了办公桌前,看向了林宝昌推过来的人员名单……不过他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忙道:“不是吧队长!执行过这么多任务?”

“对!你也知道!我当年申请过,调往前线,执行特种任务!那几年南坝国政局不稳,军阀割据,边境经常有武装分子渗透劫掠,du品的生产和交易,还有偷运入境的情况也严重,这些都严重威胁我国边境的稳定。为了国家安全和扶持亲我国的军阀政权!特别调派我们一批人,作为军事援助的前线特种指挥官,在南坝国内为特定军阀培养部队。我的外号,就是那个时候当教官时候起的,现在已经很多年不用了。除了当年的同组同事和你们几个关系好的朋友外!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我想来想去,也想不到别的。只能是我在南坝国那几年,带队执行的几次特种军事任务的时候得罪的人。”

“可我记得你说当时你的特种任务!应该都得手了吧!而且你当初执行任务时候杀的人都是外国人!他们有那么大的能量,找到国内来找麻烦报仇!而且还能找出你现在在哪了军区?哪个驻地部队任职?”

林宝昌闻言,皱了皱眉……似乎听白伟这么分析,也有点道理。能找到自己的军区,那么对方的能量一定大的出奇。虽然那些军阀在南坝国势力很大,但在自己国家找麻烦,那纯属茅坑里打手电找死。

这么一分析!似乎自己写的这些人,又有点站不住了!可如果不是这些人,又可能是谁呢?虽然自己回到军区,还是从事军事培训工作,但已经不是前线了,不可能得罪什么人才对。

看着林宝昌一脸的愁容,白伟道:“副队!你当初在南坝国执行任务的时候。打死的都是外国人吗?”

“中国人也有!但是不多。当时上级领导要求我们重点打击的对象是,南坝国内,涉嫌对我国进行入境DU品交易的军阀。当时和他们交易的那些人当中,一部分国内的DU品贩子。也被我们打死过一些!但数量不多。除了大笔交易外!他们一般都不再南坝国内出现!”

“这就麻烦了!可如果不是南坝的军阀又可能会是谁呢?谁有这么大的能量!能找到国内来?难道他们就不怕惹怒国安的人吗?”

林宝昌闻言也是叹了口气!要知道自己经手过的任务,已经过这么多年。如果不出这种事的话,他都快忘了那些事了。可现在的问题是,这个人不但能找到自己,还能够调查出自己和夏子琪的关系,那么事情就变得不简单了。但眼下的问题是,他一时之间又摸不到什么头绪,让林宝昌也是头痛欲裂。

白伟仔细的看了看这个名单,挠了挠下巴,道:“副队!你认为所有可能的人,就这些了吗?”

“够级别的!就这些了。不过这里面的很多人!已经都死了!而且以南坝国现在的情况,军阀应该都已经消失了才对。”

“副队!你看看我分析的对不对!第一,我觉得这个绑架你朋友的神秘人,既然敢打电话来挑衅,又不怕你知道,那么肯定给你留下了什么信息。要不然这么多人!让你怎么猜?

第二呢!这个人弄不好是见过你!要不然南坝国和这里相隔那么远,也不知道你的名字,怎么可能找到这来?所以我怀疑这个人应该是咱们国内的人,可能偶尔从本地经过,刚好看到了你。

我觉得,你应该把重点放到你那些,可能涉及以前在南坝从事过DU品走私的贩DU武装集团身上。因为只有这些人才有可能在国内认出你来!又不担心国安局插手!不是吗?”

林宝昌闻言皱了皱眉头,道:“你说的虽然有道理!但我当时清理过的最大du品武装走私集团,就是穆氏五兄弟了。可当时他们几兄弟和手下都死了!”

“那你想想,有没有可能!在穆氏几兄弟当中,有人没死呢?”

“没死?”林宝昌说到这,忽然愣了愣,喃喃的道:“穆氏!木偶!难道是他!”

“副队!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白伟见状急忙追问道。

“穆老大!”

“你曾经说过那个穆老大!最后跳到瀑布里的那个人?”

“十有**就是他!因为刚才那个神秘人在视频里漏了脸!是一个木偶人!木偶!木偶!姓穆!我知道了!肯定是他!”

“哦!这么说就应该差不多了!没想到那个穆老大命那么大,从那么高跳下去人也没死?”

“当时听本地的队员说!那条瀑布的下游都是鳄鱼!还有人在下游捡到一件破衣服好像是他的,我当时还以为他死了。没想到他还活着!”

“现在看来就是他了!这可麻烦了!我记得你当时可是杀了他四个兄弟!他要是想找你报仇,那一定是来者不善!”

林宝昌闻言也是一脸的发愁,他也没想到对方居然是自己的杀弟仇人。这下事情可比自己想想的还要麻烦!要知道自己可以带队杀了对方四个弟弟,其中的两个人还是自己亲手打死的,最后逼得他跳了河,现在想想,两人根本就是生死大仇,应该不存在调解的可能性!

这么说!夏子琪岂不是很危险!想到这!林宝昌是如坐针毡……

白伟的电话忽然响起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脸上闪过了兴奋之色,急忙接通道:“怎么样了!大周!找到电话的位置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