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六十七章 一个都别想跑

作者:秋茉莉  |  更新时间:2019-01-13 05:17  |  字数:2302字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山本一护气急败坏的叫道。

又急又怒的他,破罐子破摔,再也不逃跑了。

“既然来了,就不要急着走!”

夏雪来到山本一护的面前,一双美眸中透射出冷森森的光芒,淡淡的说道。

山本一护脸色大变,瞳孔瞬间收缩。

听夏雪的口气,是要和自己不死不休了。

山本一护急忙看着自己的四周。

糟糕!

冷汗直冒!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加藤太郎和他带来的二百多人,竟然已经被消灭的差不多了,剩下不到十人还在勉力支撑。即使是剩下的几个人,现在也被全部包围了,根本不可能跑出去。相反的,越来越多的护卫队战士,已经腾出手来,控制了他周围所有的逃跑路线。

在榕树沟的东北边,在他们的退路上,还有一队的护卫队在严阵以待。他们现在没有参加战斗,而是在旁边密切留意战斗的发展。看样子,他们是专门封锁外围的。就算他的倭寇海盗能够从厮杀中逃出来,也无法逃过这一队护卫队的追杀。

“好,好,好!”

“好本事!”

山本一护怒极反笑。

他当然不会幻想夏雪会放过自己。

事已至此,只有以死相搏,鱼死网破了。

“呼!”

山本一护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挥舞着腰刀,向夏雪冲过来。

哪怕是死,他也要拖这个美少女垫底。

“唰!”

夏雪唐刀出手。

“当!”

唐刀将腰刀挡开。

山本一护的动作很快,立刻收刀,挡住自己的胸口。

他的战斗经验非常的丰富,一旦完全镇静下来,防守的确非常的缜密,轻易不会露出破绽。

然而,夏雪根本没有跟他来硬的。

她的目的,只是解决战斗。

用最快的速度解决战斗。

于是,她双手紧握唐刀。

“唰!”

唐刀呼啸着向山本一护面门劈去。

山本一护大惊,急忙挥舞腰刀,用力将唐刀撞开。

“当!”

腰刀和唐刀狠狠的碰撞在一起,飞溅出耀眼的火光。

巨大的撞击力,让山本一护忍不住手臂微微一阵颤抖。

他的眼睛余光,清晰的看到,腰刀的刀刃,被唐刀劈开一个巨大的缺口。

妈的,看起来娇美柔弱的小丫头怎么这么大劲,她这什么刀啊,这么结实锋利,真是邪门!没说,老大加藤太郎会死在她手里。

“嗤!”

就在这瞬间,夏雪的第三刀再次刺到。

山本一护急忙抽刀下划,试图将唐刀挡开。

电光石火间,“唰”,夏雪的刀忽然变向。

但是这一次,他见识到了什么叫快如闪电,他虽看到了夏雪的唐刀变向,但不论他用多快的速度进行格挡,但最终仍然失望地发现,他的动作,相比夏雪还是稍微慢了一点。“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速度往往就是决胜的关键。

山本一护只觉腹部一凉,带血的唐刀从自己的小腹划过,山本一护的肚子顿时被划开一条数十公分的大口子,鲜血混合着内脏哗啦啦的就流了出来。

“你!好快!”

山本一护顿时满口鲜血,含糊不清的叫道。他心中充满疑惑和惊恐,这小丫头的刀怎么这么快啊!

山本一护痛苦的蜷缩在地,嘴里发出闷哼的声音,剧烈的疼痛已经让他的脸变得扭曲起来,伸出手想要将流出的肠子塞回去,但是却是于事无补,流出来更多了,惨不忍睹,他发出了痛苦的惨嚎,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力量正在迅速的流失。

夏雪束手站立,冷冷的看着他,眼神里没有丝毫的怜悯。

山本一护残忍变态,喜欢剖开孕妇的肚子取乐,夏雪今天就是要让这个变态狂尝尝自己肚子被剖开的滋味。

“会有人给我报仇的……”

山本一护捂着自己的肚子,心有不甘的喘息着说道。

鲜血从他的手指缝里面汩汩而出,他很快就变成了血人。

“你错了。”

“现在不是你们来找我报仇,而是我要去找你们报仇了,为乡亲们报仇。”

夏雪冷冷的说道。

山本一护的眼神,慢慢的暗淡下去,终于,无力的闭合。

“噗通!”

山本一护的尸体,向前扑倒在地上。

和加藤太郎一样,山本一护也是恶贯满盈的倭寇海盗头子,两个横行福宁海域的海上恶魔,终于成为了历史。

背负在他们身上的笔笔血债,条条冤魂,终于得到了偿还。

这时候,榕树沟的战斗还在继续。

但是,已经没有什么悬念了。

困兽犹斗的倭寇海盗们,在凶狠的竹枪或木枪面前,只有一个选择:是死在竹枪或木枪之下。

想要成为俘虏都不可能。

因为,护卫队的战士们,没有人会接受这些俘虏。

潘江不要俘虏,赵宁不要俘虏,独孤俊不要俘虏,赵锋不要俘虏,赵泉不要俘虏,夏雪同样不要俘虏。

现在还不到要俘虏的时候。

杀人立威呢!

“嗤!”

最后一个幸存的倭寇海盗,同时被五根竹枪或木枪刺中,瞬间了结。

战斗,完全结束。

虬髯客、李靖、红拂女也派人来报,三沙湾海盗停靠的二十五条船只全部被收缴,船上留守的少数倭寇海盗也被全部剿灭。

看到满地的鲜血,护卫队的战士们相拥而泣。

独孤俊等人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舒展开来。

加藤太郎、山本一护,这个福宁沿海最大的倭寇海盗团体,终于是被彻底的消灭掉了。

潘江和司马超则是抱头痛哭。

他们两个的杀兄杀父杀嫂之仇,终于是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