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十五章 三个新名字

作者:肥瓜  |  更新时间:2019-01-11 19:30  |  字数:2210字

“呵呵......茶杯”汉尼拔微微一笑:“......因为威尔长期在凶案现场‘侧写’凶手,所以他的心理状态一直很不好,我曾经开玩笑说,杰克对待他就像是对待一个易碎的小茶杯一样,当然了,这只不过是一个玩笑而已,你不用在意。”

子良怎么可能不在意,因为就在汉尼拔说出这个词的时候,罗盘再次发出一阵颤抖......几行让人有点不敢相信的字迹再次显现出来。

......

......

子良的表情稍稍的认真了起来。

这三个名字第一个是雇用自己的杰克,也就是威尔的上司,第二个是这间监狱的典狱长,而第三个......是谁?

子良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叫做的人。

不过这接连出现的三个名字,还是立刻否定了仅存的一丁点‘双生罪孽碎片’的可能。因为罪孽碎片的特性,‘双生’已经极其罕见了,这要是搞出个‘五连环’‘顺子连对三带二’之类的,那简直就像是开玩笑一样,就算是你真的把这些碎片全都捏在一起,那这个位面估计早就被玩坏了......

“你好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汉尼拔将凶案卷宗放在一旁的桌子上,淡淡的说道。

“是啊,很有趣。哦,你认识一个叫的人么?”

汉尼拔摇了摇头:“不认识......可我现在很好奇你在笔记上看到了什么?可以给我看一眼么?”汉尼拔换了个姿势问。

子良将黑色的笔记合上,揣进了兜里:“恐怕不行。”

“为什么?你知道,我和其他的人不一样。”

子良点了点头:“是啊,有那么点不一样,但是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有很多人都有一些天赋异禀的能力,就比如威尔,就比如你,也许是因为你平时饮食习惯的原因,让你的嗅觉产生了一点改变,所以你似乎嗅出了我身上有点不一样的味道,但是这还不够。

不过,我还是得谢谢你对案件的猜测,不然应聘后的第一件事就没办好的话,我很可能丢了这份工作呢......所以,给你个建议吧——别去读那些花里胡哨的书,那些故事大多数都是瞎编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炼狱,更加没有什么恶魔。”

“是么?”汉尼拔似乎在反问:“就算是没有,但是那些东西总是存在的......恶魔只是用来代替它们的一个符号而已。”

子良懒洋洋的挠了挠脑袋,然后站起身来:“随你怎么想了,很高兴认识你,再见。”

“当然会再见的。”汉尼拔微笑着:“哦,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

“子良。”他懒散的挥挥手......离开了汉尼拔的视线。

.....

走出了“重症区”,子良发现威尔正在监区的门口等待着自己。

“他怎么说?”威尔问道。

子良把汉尼拔的推测原封不动的跟威尔复述了一遍。

威尔点了点头:“这个思考方向真是太有用了,那走吧!”

“去哪?”子良疑惑的问道。

“就在刚才你进去的这段时间里,总局又接到了报案,又有凶案现场被发现了”

“啊?”子良郁闷的呻吟了一声,无奈的把脑袋垂了下去,但是又没办法,毕竟总不能放着罪孽碎片不找......

虽然现在自己只剩下一具普通人的躯体,但是依旧还残留这一些原本的痕迹,所以,‘大宇宙意识’依然在不断的寻找着自己,如果不努力一些,赶紧将自己修补完全,那很可能在下一次的相遇中,被直接‘清洗’掉。

一想到这,子良只能长叹一声:“好吧,那走吧......”

......

郊区。

很多的罪犯都喜欢将尸体扔到郊区,毕竟这里鸟语花香,风景宜人,和腐烂变质的成块尸体格外的搭配。

但是子良很不理解,怎么会有人将尸体扔到山顶,那地方全是石头,埋也不好埋,藏也不好藏的,就那么扔着,风吹日晒,烂的速度要比在潮湿的地方慢上好多倍,要是遇见一个干旱的时节,弄不好都能晒出一具干尸来。

这要是被发现了,皮肤尚在,指甲完好,一口牙齿都没掉几颗的......这种尸体简直就是给调查组白送战绩一样,上午发现的,下午就能把死者姓甚名谁,生辰八字都给你查的一清二楚。

所以在这里告诉在座的同学,以后弃尸千万别选这种暴露的地方,就算是再人迹罕至的都别选,最好就是剁碎了,分别埋到相隔很远的不同地点,因为就算是挖到一块,想拼凑起来也很费劲,如果你细心点,在埋之前把牙齿指甲这种能追查到死者信息的东西单独保留下来,那就更好了。

什么?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些玩意?剁碎了,碾成面,吞了,不都行么。实在还不会,你就把它们也东一颗,西一片的扔了,估计第二天街道上得清洁工就帮你处理掉了。

当然了,最关键的是,你把一具尸体抬到山上......你不嫌沉么?

就算是你不嫌,子良可很嫌啊,等到他爬到山顶上的时候,已经累的气喘吁吁的了。

由于威尔和子良去见汉尼拔的时候,正是将近黄昏,所以这时,早已经夕阳西下,在山顶,调查组的人立起了许多台探照灯,将整片区域都照的灯火通明。

杰克见到了子良和威尔赶来,快步走了过去。

“两个小时前被发现的,碎尸,相关部分已经拿去调查组化验了,应该很快就能比对出来。”杰克说着,然后指了指一个方向。

子良顺着那个方向望过去,只见在山顶边缘处,视野最开阔的地方,正坐着一个人......

或者说,半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