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三百九十六章 惊羽朱的下场

作者:唐楠汐  |  更新时间:2019-03-15 06:59  |  字数:2938字

东方昊从白色的房间醒来。

他还未走进涂远,任务就宣告结束。

从床上坐起,机器侍者给他端来一杯蓝色的水。“殿下,请用。”

东方昊喝下了营养液。

身体的疲惫感降低了不少,身体也变得轻松起来。

果然还是自己的身体用着更为舒服。

只是任务就这么结束了,都还没来得及和千灵道别,千灵必然有很多嘈要吐吧。

这么想着,东方昊开始期待下一个任务的开始。

敲门的声音想起,机器侍者道:“是东方理事主。”

东方悟么?

来得真快。

“还有风晨理事主。”

机器侍者隔了一秒才道。

东方昊不由挑眉,一脸苦瓜水:“你这小破机器,坏得很,不能先说风晨吗?”

机器侍者眨眨大大的水灵灵的眼睛:“风晨理事主后到。”

东方昊无奈。谁让这里的墙那么强,可以抵挡他平常情况下的感知能力呢。

站起身伸了个懒腰,东方昊打开了门。

东方悟小小的眼睛笑得眯起:“殿下回来了。”

东方昊也笑得礼貌:“恩。我的任务不算严格意义上完成了,你们要不等我会儿?”

惊羽朱的魂魄还在他的戒指空间里装着呢。

东方悟忙点头:“好。那我在控制室等你。”

东方昊抬眼看向东方悟身后的风晨。

风晨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

东方悟赔笑道:“风晨自从来了这里,比以前更冷冰冰的。我从来没见他笑过。”

东方昊道:“我已经习惯了。你们稍等我一下。”

东方昊关上门,系统主神这才开口说话:“编号1019966号觅士,欢迎回来。请将任务中需带回的灵魂交出。”

东方昊将惊羽朱的魂魄放了出来。

惊羽朱漂浮在空中,半透明的身体有易散的质感。

惊羽朱看着周围的一切,问道:“这里就是觅生系统?”

“你不需要知道。”

“代我向殿下问好。”惊羽朱温和的笑着,贤惠柔情。

“可以。”

系统主神将惊羽朱的魂魄收了。

她的意识渐渐消失。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醒了过来。

躺在一片青草上,硕大的紫*在头顶飞舞盘旋。

有流水的声音,还有,茶香。

她用着自己的身体。

惊觉旁边有人,猛地转过头,一名安静淡然的男子,正将盛着茶水的白瓷杯递给旁边站着的一只丹顶鹤。

丹顶鹤低头看了看,用长长的嘴啄了一下,然后掉头走开,仿佛对茶水不感兴趣。

男子笑笑,自己就着茶水喝了一口。

惊羽朱惊恐的站起来,端正了神色,走到男子面前,恭敬的拜下地去。

“拜见人皇陛下。”

人皇拿起旁边的公道杯,将茶水倒进瓷杯中,眼神无波无澜。“想好如何赎罪了吗?”

黑暗力量增长了惊羽朱的邪念,让惊羽朱屡屡犯罪。

可惊羽朱本身的邪念就很重,她是帮凶。

付优瑱宁可背叛信仰、舍弃权位也要护她周全,那么现在杀她毫无意义。

惊羽朱的额头抵在地上,声音中有细微的颤抖:“但凭陛下处置。”

“你记得自己杀了多少人吗?”

“……未曾……记过。”

“如果算上因你而死的人,至少有一百万。你觉得判处你死刑,能换回这百万人的性命吗?”

惊羽朱不答。

答案显而易见。

人皇放下了手中的杯子,抬眼看惊羽朱。“把他的内丹还给他吧。”

“他还活着吗?”惊羽朱直起身子来,焦急之感溢于言表。

她不关心自己杀了多少人,也不关心人皇将会如何处罚她。

她只想知道,付优瑱到底怎么样了。

“还活着。”人皇道。

惊羽朱喃喃一句太好了,随即将付优瑱的内丹拿了出来。

人皇用法力将内丹运到自己手中,检查了一下,而后轻轻唤道:“付优瑱!”

森林深处一片颤动。

紧接着一条熟悉的巨蟒从林中窜出,快速的来到人皇身后。

人皇将内丹还给了他。

惊羽朱怔怔的看着付优瑱,久违的情感差点控制不住而决堤。

是他,的确是他。

惊羽朱想开口唤他的名字,但在人皇跟前,她不敢有任何行动。

付优瑱叛了他,人皇夺取付优瑱的位置,判处付优瑱死刑是完全可以的。

但很明显,人皇非但没有处罚他,还救了他。

内丹归位,付优瑱静静的趴在地上调息着自己身体内的法力。人皇将自己炼好的丹药喂付优瑱服下。

不久之后,付优瑱幻化人形。

他未曾看惊羽朱一眼,只是拜服在人皇脚下。“谢陛下。”

人皇淡然的开始清洗茶具,动作优雅娴熟,不快不慢。“惊羽朱,这内丹是谁帮你修复的?”

惊羽朱料想到人皇会问玉永朝之事,心里虽然已经对未来的生活不抱任何希望,但付优瑱现在活得好好的,她很感激。

“是永朝亲王殿下。”

“她可提到过我。”人皇清洗完毕一件茶具,就归位一件茶具,神情之间毫无变化。

“虽未曾主动言及什么,但……”

“无需猜测评判。”人皇将茶具六君子放在茶盘上,而后手一挥,整个茶盘变得干净无比。

惊羽朱不再说什么。

她等着判决。

人皇站起了身,道:“付优瑱,对惊羽朱的判决,请你转达。”

付优瑱应了声是,抬起头时,人皇已经消失不见。

惊羽朱心有疑惑,甚至燃起一点希望。

付优瑱看了看周围,抬步走了两步,仿若在思考纠结着什么。

惊羽朱站起身来,盯着付优瑱的背影,等着他说话。

忽然付优瑱转过了身,温柔的笑起来,张开双臂,颤抖的道:“小妹,我来接你了。”

“三月之后我来接你……”

“半年之后我来接你”……

“一年之后我来接你……”

“我来接你……”

付优瑱接了她一百八十年。

他从未将她接回去过。

他从未放弃过接她回去。

惊羽朱心中埋藏了一百多年的、被黑暗力量强硬按下去的、对于付优瑱的思念和爱欲,在这句熟悉的话语中,喷薄而出。

她裂开嘴笑了一声,眼眸看向天空,泪水夺眶而出。

她冲进了付优瑱的怀里。

付优瑱抱住他一直渴望着的温暖躯体,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一百八十年的提心吊胆,六万六千个日夜思念,今日,终于落下尘埃。

“谢谢你来接我。”惊羽朱屏住气息,强行管住情绪,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惊羽朱更收紧了自己的怀抱两分:“谢谢你肯回来。”

“我必须回来。我……你先告诉我,陛下对我的处决是什么。”惊羽朱在这片森林里,能感觉到人皇的气息,他不在这里,却又无处不在。

付优瑱放开惊羽朱,捏了个决,空中出现了金黄色的人皇诏书。

“……助炼体体主拔除黑暗势力之时,为母女相见之日;解救百万生命之时,为罪孽赎清之日。但凡伤及无辜一,数罪并罚……”

拔除黑暗势力,解救百万生命。

“谨遵法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