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四十八章,乐捐(5)

作者:奶瓶战斗机  |  更新时间:2019-01-13 07:17  |  字数:3303字

?????到了辰时二刻,一声号炮,杨肥便身穿二品文官仙鹤补服,腰系玉带,头戴乌纱帽,带着一群幕僚,从屏风后面缓步走出。他在白虎堂正中的檀木公案后面坐了下来,两个卫士一个捧着尚方宝剑,一个捧着总督大印分立两旁。而他的幕僚则跟着分立在左右。

承启官走到白虎堂门口一声传呼,外面顿时应声如雷。等候在二门外的文武大员由湖广巡抚方昭领头,后边跟着监军道、总兵、副将和参将等数十员,文东武西,分两行鱼贯而人。文官们按品级穿着补子公服,武将们盔甲整齐,带着弓箭和宝剑。文武大员按照品级,依次向杨肥行了报名参拜大礼,躬身肃立,恭候训示。

杨肥等这些官员们一个个行礼完毕,才吩咐他们坐下。等大家坐定了,杨肥便扫视了一下众人,然后慢慢的站起身来。所有的文武官员便也跟着站起身来,等候杨肥训话。

杨肥清一下喉咙,开始说话,他首先引述皇帝的口谕,痛斥大家剿匪不力,愧对皇恩。语气十分严厉,让下面的官员们都很有点害怕。

接着杨肥又道:“本督师深受皇上厚恩,界以重任,誓必灭贼。诸君或世受国恩,或为圣上所识拔,均应同心戮力,将功补过,以报圣上。今后剿贼首要在整肃军纪,有功必赏,有罪必罚。如有玩忽军令、作战不力者,本督师有尚方剑在,五品以下先斩后奏,五品以上严劾治罪,决不宽贷!”

说完这话,本着打一巴掌,再给一个甜枣的原则,又开始安抚大家,勉励大家整饬军纪,为国尽忠,救万民于水火,成国家中兴之伟业。关于今后作战方略,他便说为机密起见,随后再分别训示。

训话完毕之后,杨肥便吩咐大家退下,等候分别传见,然后离开座位,向大家略一拱手,在幕僚们的簇拥中退回内院。众文武大员躬身叉手相送,等他走了以后才从白虎堂中依次肃然退出。大家不敢离开督师行辕,等候传见。过了片刻,只见承启官走出白虎堂高声传呼:

“请湖广镇总兵左大人!”

左梁宇赶忙站出来,跟着承启官走了进去。

那个承启官引着左梁宇穿过白虎堂,又穿过一座大院,来到一座小院前边。小院的月门外站着两个手执宝剑的侍卫,刚才插在白虎堂阶前的豹尾旗已经移到此处。

那个承启官带着他到了这里,便朝着里面通穿道:“左镇到!”随即,里面便传出一声:“阁部有请。”

一个侍从官从月门中出来,带着左梁宇进了院子,一直走到一间挂着“节堂”的匾额的房子前面。这里是总督办公的地方,左梁宇以前也经常来,但现在却觉得颇有点压力。毕竟杨肥的身份不是前任总督熊山火能比的。

侍从官掀起节堂的门帘,示意左梁宇可以进去了。左梁宇赶紧走进去,便看到杨肥正坐在节堂正中的交椅上。左梁宇赶忙跪下禀告道:“湖广总兵左梁宇叩见总督大人。”

早已决定要用“恩威兼施”的办法来驾驭像左梁宇这样的悍将,所以杨肥对他的行大礼并不谦让,只是站起来拱手还礼。等左梁宇行过礼以后,他却又赐座给他,然后便问了问近来作战情况,兵额和军饷的欠缺情况,接着便道:

“左将军,你是非常之人……”

左梁宇听了赶紧站起来拱手道:“末将不敢当。”

杨肥只是一笑,却也不再叫他坐下去,而是继续道:“所以当年商丘侯先生拔将军于行伍之中,置之统兵大将之位。他也可谓是有识人之鉴了。不过自古为大将者常不免功多而骄,不能振作朝气,克保令名不坠。每览史书,我也常为之掩卷太息。今日正当国家用人之时,而将军亦正正当有为之年。日后或封公封侯,名垂青史;或辜负国恩,身败名裂。都在将军自己。今上天纵英明,励精图治,对臣工功过,洞鉴秋毫,有罪必罚,有功必赏,想为将军也是知道的。房县大败,圣上震怒,姑念将军平日尚有战功,非其他怯懦惜死的将领可比,仅贬将军三级,不加严罚,以观后效。本督师拜命之后,面奏皇上,说你有大将之才,兵亦可用,恳皇上格外降恩,赦免前罪,恢复原级,并封你为平贼将军,已蒙圣上思准。想来不久之后平贼将军印即可发下。将军也要努力立功,方能报陛下天覆地载之恩,也不负本督师一片厚望。”

左梁宇赶紧跪下道:“圣上的天恩,并阁部的栽培,梁宇便是粉身碎骨也难报万一。末将今后一定奋勇杀敌,定要把那张炳忠生擒活捉,送到京师去千刀万剐……”

……

北镇抚司大狱,也就是民间所谓的“天牢”了。此时两个锦衣卫一左一右,押着李国瑞往里走,李国瑞则不断心惊胆战地向着左右两边窥看。

有关北镇抚司大狱,有着很多可怕的传说,尤其是在十多年前,东厂提督太监还是李进忠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得罪了李进忠的官员死在了里面。人们都传说,这个监狱中,有世界上最为可怕的各种刑具,什么商纣王的炮烙,什么周兴来俊臣的火瓮,和这里面的东西一比,便都像是人畜无害的小白兔了。

而在这座大牢中,还有整个天下最精通如何折磨人的狱卒,据说他们个个精通人体解刨学,知道如何才能给人们带来极致的痛苦。他们能将一个人全身的皮完整的扒下来,还能让这个人继续存活一整天;他们还能在你身上插上几根银针,便让你全身瘙痒,奇痒无比,如果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