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五十三章 燕儿

作者:岳洋  |  更新时间:2019-01-13 07:37  |  字数:3324字

邬二娘赶回芙蓉汤馆,喘息未定就将苏员外的一席话学于一帮艺人。听说还要为苏员外暖脚,

女艺人们一下子炸开了锅:

“还不是老娘这个部位给他暖脚,这厮好不要脸。”

“暖到血液循环,多久才算血液循环?想想都恶心。”

“亏这厮想得出!不赚此等龌龊的银子也罢。”

芙蓉汤馆的女艺人们还挺要面子的。

邬二娘坦陈相告:苏员外给出的出馆费是平时的三到四倍,除此之外,还有重礼相谢,并当场兑现。

女艺人们瞬时鸦鹊无声。

一阵短暂的沉默后,有几个姐妹挡不住诱惑,小声应允,最后愿意服侍的姐妹越来越多,只剩下新来的燕儿咬紧牙关死不开口。

海裳一去不归,邬二娘肉痛要死,她四处物色一个能代替海裳的花魁。踏破铁鞋无觅处,燕儿卖身葬父,自己把自己卖到芙蓉汤馆。

燕儿要模样有模样:水灵灵一双大眼睛,顾盼生辉;红粉粉一张脸,灿若桃花。要身段有身段:柳腰盈盈一握,风姿绰约;步履处暗香流动,销魂蚀骨。

更令人称绝的是,燕儿自带才艺,吹拉弹唱样样精通。一手琵琶技惊四座,一曲高山流水冠压群芳。

如此美人儿,自然招蜂引蝶。不少风流公子纨绔子弟为之折腰,奇怪的是无论他们开出多高的“缠头”,送多重的“花红”,燕儿总是爱理不理。

既来之则安之。汤馆有汤馆规柜,燕儿有燕儿的条件,只要客人附合她这个条件,一切都好商量。

一切都好商量的意思:不管你长得风流倜傥还是丑陋不堪,不管你腰缠万贯还是一贫如洗;无论吟诗附琴还是轻歌曼舞,无论饮酒赏月还是共渡良宵。主随客便,燕儿都会笑脸相迎。

这下贵客们不谈定了,纷纷要求芙蓉汤馆公布燕儿条件。

燕儿的条件说起来很简单:男人的右脚底必须长有一粒黑痣,状如蝇头大小的黑痣。

这个条件让欢场男子摸不着边际。

长着一粒黑痣大有人在,别说一粒,哪怕全身长满黑痣也不足为奇。问题是偏偏要长在脚底,别说蝇头大小,哪怕是一粒针大的人又有几个?

“燕儿姑娘居心何在?”贵客们冲着邬二娘骂了起来,骂归骂,却不敢胡来。

传闻京城巡捕再度成立,唯一一位捕花海裳还出自芙蓉汤馆。海裳所在的云道牌捕快将整顿藏污纳垢的风月场所,芙蓉汤馆首当其冲。

铁尺子的滋味尝不起!汤馆何处无芳草,打燕儿主意的客人压下心头的欲望,转觅其他目标。

邬二娘急了,对着燕儿拉长了脸:“燕儿分明刁难客人。要是半年一年没一个脚底长黑痣的客人上门咋办?你让二娘坐吃山空吗?”

燕儿掩着嘴笑,笑够了拉着邬二娘的手道:“四海之大,无奇不有,二娘等着瞧好了。”

京城流行一句话:“一入芙蓉馆,就是刘禅住魏国,乐不思蜀。”芙蓉汤馆有琴房、棋室、书屋、画堂、酒阁。客人浴后,无论听琴、对奕、赋诗、描绘、饮酒都有女艺人作伴。

燕儿既不弹琴,也不下棋;既不作画,也不喝酒。她在等,她有等的资本。

说稀奇真稀奇,半个月后,还真有一位自称脚底长着一粒黑痣的客人登门拜访邬二娘。醉翁之意不在酒,拜访邬二娘是假,拜访燕儿才真。

邬二娘不是个省油的灯:“哼!我才不管你有痣无痣,先过老娘这关先说,有钱的先扒下一层皮,无钱的一脚赶出芙蓉汤馆。”

客人貌不起眼,却经得起刮。至于邬二娘刮了他多少两银子成了一个秘密,反正燕儿允许他进了她的私房,反正他在燕儿的私房住了三天三夜。

三天三夜过后,客人心满意足离开了芙蓉汤馆。

这以后,再也没有一位脚底长黑痣的客人出现。

邬二娘见众姐妹愿出馆,唯独燕儿一语不发。邬二娘想想不差她一人,便赶在天黑之前和苏员外达成交易。

※第二日午后,苏员外准时来到雅室。汤馆艺人琦琦早早泡好舒筋活洛汤,等候多时。

雅室散发着一股淡淡的中药味,养心安神。水温适宜,理气解郁,舒筋活洛汤果然名不虚传。

泡好足,进入暖足程序。琦琦过来坐在苏员外的对面,人还未坐稳,苏员外的一双脚便往琦琦的怀里乱拱。琦琦见过急的,没见过这么急的,一张俏脸霎那间变得彤红。

苏员外双脚探索着,脚掌准确无误地搁置在

琦琦赶忙脱下外衣,盖住苏员外的脚后背,既保暖又免除双方尴尬,一举两得。苏员外心中暗暗称赞她的聪慧。

茶几上的热茶未冷,苏员外的一双脚暖意融融,四肢百骸舒畅,说不出的放松。

琦琦的出馆费“花红”已事先支付给邬二娘,私下的“体己钱”,苏员外说到做到。他从贴身处掏出一块通体碧绿的翡翠,递到琦琦手心。琦琦触摸之下,手感甚好,收起,满面春风。

苏员外心里想着,琦琦要是得知他送给她的翡翠,是宋夫人古玩店里的膺品,会不会杀他的心都有?

※琦琦回到芙蓉汤馆,姐妹们团团将她围住,让她说说都发生了什么?

琦琦红着脸,吞吞吐吐道出给苏员外暖足的经过。

姐妹们听了后大骂苏员外不是个东西。琦琦拿出翡翠,道:“还不是为了它。”

翡翠玲珑剔透,发着幽幽碧光。

姐妹问:“是苏员外赏赐的?”

琦琦点了点头。

姐妹们沸